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电影
  1. 你的,大大的坏
  2. 你的,大大的坏

你的,大大的坏

本书为《看电影》杂志等专栏作家周黎明的最新影评集,由电影说开去,潇洒恣意,点评从文化到社会到政治到经济,不一而足,是作者“最放肆的写作”。

  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周黎明,评论人?媒体人?文化人?学术人?在人人都爱把漫天的关键词贴于 V字标记下时,周黎明,这个恐怕依然是中文评论圈当量最大的作者,仍不紧不慢在电影界的边缘坐着,给深潭投去那些被大众忽略的常识,试图回答精英们不屑搭理的问题。在一部电影中,“深”是永无止尽的寻宝游戏,而保持“浅”却需要足够的洞察与克制;“独”是越偏便可越收获关注,而“泛”却要仰起脖子通透全局。林语堂讲过,“这老大二字有深意存焉,就是即老又大。”被人戏称为“周老大”的他已过不惑之年,但来自内心的旺盛与热爱,却依然能填满一枚发光的星球。

◆ 内容简介◆——————————————————————

正在这里争先恐后急待读者翻阅的20来万字,拼合成为周大侠40余篇“最放肆的写作”,由电影说开去,从文化到社会到政治到经济,话题均沾。全书分为“那些事”“那些片”“那些人”三辑,曾经以“中文写艺评,英文写时评”左右开弓的作者,如今逐渐模糊了两者的界线,发掘电影折射世界,调侃世界化于电影,为君引来诸般话题,精准评述人性之微、暴力之道、情感之曲、规则之妙,笔调轻松活泼,“坏”得颇具风味,读来似乎能看到作者浮现在脸上的浅笑。本书可视为《莎乐美的七层纱》的续作,其书写影评的“反专业”倾向令人眼前一亮。

◆上架建议◆——————————————————————

电影、文化评论、大众读物

◆读者定位◆——————————————————————

本书针对电影爱好者、关注社会文化的其他大众读者。

◆目 录◆——————————————————————

推荐序 在周黎明背后 贾樟柯/ 001

第一辑 那些事

出轨的火车/ 003

神兵天降/ 008

大海啊,客栈/ 014

你的,大大的坏/ 019

白宫过客/ 031

爱恨有钱人/ 036

无冕之王/ 041

吞云吐雾/ 047

Do the Right Thing / 053

群众场面/ 058

电影需要纸老虎/ 063

仪式/ 068

婚礼/ 073

关于艺术的艺术/ 078

文学名著与电影/ 083

电影诗人与诗人电影/ 097

第二辑 那些片

类型:一样又不一样的电影/ 105

我爱黑色/ 110

史诗片复兴/ 128

好莱坞的主旋律/ 130

成功学的不同范例/ 136

如何欣赏好莱坞歌舞片/ 140

纪录片:记录真实/ 149

传记片为何屡屡得奖?/ 154

灾难片,一边去/ 172

现实的陷阱/ 178

喜剧片的土壤/ 183

短片:短有短的长处/ 188

爱恨闷片/ 192

现代观念的未来时:科幻片的人文价值/ 195

妙手回“真”:科幻特效拍摄法/ 199

库布里克:一种超越语言的体验/ 203

2011 太空漫游 / 207

第三辑 那些人

玉婆泰勒/ 213

马龙·白兰度:表演是一生的宣泄/ 218

里根:一个完美的明星/ 222

绚烂中陨落/ 227

电影女神的坐标:从凯瑟琳·赫本谈起/ 232

斯特里普的秘诀/ 239

两个柏林小女人/ 243

当大导演指挥大导演/ 248

回头草的滋味/ 252

不想当哲学家的诗人是一个好导演/ 255

麦基的点金术/ 258

麦基的视角/ 261

李安的禅与道/ 265

张艺谋的伯克利情结/ 268

姜文:把观众当做恋爱对象/ 278

明星应投资未来/ 307

跋/ 312

◆ 推荐序◆————————————————————————————————————

在周黎明背后

好莱坞电影的确是横亘在各国民族电影门前的一座大山。无论在电影文化历史悠久的欧洲还是亚洲各地,好莱坞电影都以强大的美国文化作为后盾,在美国经济的推动下畅通全球。而表达本民族命运生存的各地电影,在好莱坞电影面前无一不面临空间减少、市场窘迫的命运。

记得几年前第一次去台湾,台湾电影工作者感叹到:现在在台湾,连香港商业电影都不卖座了,年轻人只看西片。确切地说,所谓西片其实主要就是好莱坞电影。那时,随着美国背景的影城落户台湾,好莱坞电影几乎占领了台湾电影市场全部的份额。最极端的例子是,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在台湾上画前,宣传片使用的竟然是英语旁白。把一个纯粹中国人创作,在中国取景的武侠片包装成一部来自美国的影片,这背后是因本土电影创作颓败,而衍生出来的文化信心的衰落。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那些经过长期文化禁闭的新兴电影市场,好莱坞电影的出现为当地年轻观众带来美国价值、生活方式及美国梦。

好莱坞电影流水线生产的工业模式背后,很多作品其实都凝聚了对普世价值的连续思考,这些电影往往又能使用最新的电影科技成果,于是你会发现在好莱坞体制内部,不停地会涌现出一个个璀璨的电影作者,有研究者称之为体制内的作者。好莱坞电影的强势之处就在于他们能将一个个复杂的哲学命题——那些涉及人类生存困境,对人类未来做出思考的哲学命题——通过通俗化的方法,变成就算是小学生都能看懂的故事。于是,好莱坞作为整个电影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吸引了来自全球研究者的关注。难怪,无论是在柏林,戛纳,还是威尼斯电影节,每年都会有几部重头好莱坞电影全球首映。

记得我 2008年带《二十四城记》去戛纳的时候,那一阵正是《功夫熊猫》首映。作为中国电影导演五味杂陈。熊猫,中国的国宝;功夫,中国的国粹。《功夫熊猫》却是好莱坞制造。现在,有一种观点是:三大电影节越来越向好莱坞电影倾斜了。这种观点其实是错误的,因为对以观察电影发展为己任的电影节来说,好莱坞电影无疑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在电影院买票的时候热爱、拥抱好莱坞电影;在各种理论研讨会上却又都成了反对好莱坞的急先锋。谈到华语电影发展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提到反抗好莱坞,似乎我们的创作变得因好莱坞而存在,这是一个更大的误区。电影创作原发于作者内心情感。创作不是因为要反对谁而存在。无论喜欢好莱坞,还是不喜欢好莱坞,其实我们中的很多人对好莱坞都理解甚少。记得有一次和陈丹青先生在北京大学做活动,下面有同学高呼打倒好莱坞,丹青老师轻蔑一笑,说:小伙子先别谈打倒,你对好莱坞了解有多少?我告诉你,好莱坞电影有很多牛逼的地方。好莱坞电影牛逼的地方在哪儿?的确,我们不求甚解,研究的非常少。

这是周黎明出场之前,铺陈在周黎明背后的背景。

所以当周黎明携其一系列对好莱坞电影的研究、介绍文章,闪亮登场于中国影评界时,的确有点曙光初现的味道。他在《看电影》杂志的一系列专栏文章,他在各类电视节目做的电影节目,为我们打开了一扇了解好莱坞电影文化、了解美国电影资讯的窗口。无论你是否喜欢好莱坞,周黎明对我们都是重要的。记忆中他对奥斯卡奖的理解中肯而敏锐,他在《好莱坞启示录》一文中说: 奥斯卡不是电影业的奥运会,但它也不是一个普通国家的内部奖。奥斯卡是从美国的视角看到的全球影业,正因为美国电影产品占据了全球市场的相当比例(而不是多加一个“最佳外语片”门类),才使得奥斯卡具有了全球意义。

今年,周黎明将最新电影文章结集出版,话题还是电影但更能从他谙熟的好莱坞经验出发,扩展到对全球电影工业、本土电影创作的关照。他笔下的“那些事,那些片,那些人”怎么样呢?周黎明在书里等着您呢。

贾樟柯

◆ 出版后记◆

《你的,大大的坏》,是作者周黎明近年来融糅艺评与时评的全新自我表达之作,这部文集既不乏时评的即时性,又充满杂文的揶揄调侃,同时流露出周大侠对电影世界浓郁深厚的了解与毫不掩饰的热爱。在这些满溢感情的文字中,作者放大注视范围,拓宽观察领域,以电影折射社会,以影事透析世情,数说电影江湖诸般风雨,回顾好莱坞前尘往事,讽喻与急智并具,慎思与妙语皆备。

诚如副标题所言,这是一本“远离标准答案的影评”。本书收录的多为作者近年来“最放肆的写作”,但也有数篇略有年头而符合本集特点的“旧时文字”,更有作者近期参加活动的采访心得与思考,而被完整加以再现的作者与姜文的深入对谈,尤为值得留意。

编辑本书稿件时,我们首先对文字进行了基本梳理,继而搜寻相关图片,并增加了图注,以方便读者阅读。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得到了周黎明老师的全力支持:编者在书中增加的个别注释,周老师都细致地查阅核实,其严谨认真的态度可见一斑;校对排版期间,周老师增补了采访罗伯特•麦基、梅丽尔•斯特里普后第一时间完成的“急就章”,配合原有相关文字,提升了文集整体的“新鲜度”,这些都是本书质量最有力的保证。

最后,真诚感谢为本书作序的贾樟柯导演,希望读者能够在阅读这本充满诚意的文集时,触发独到见解,获得满满乐趣。

◆ 跋 ◆

我把自己经常写的电影类文章分成几大类:第一类是就片论片的电影评论,主要收集在《四面楚歌》和《好莱坞现场报道》两书中;第二类是大型工具书中的简评,共有三册,均以《碟中碟》命名;第三类是介绍电影工业运作的文章,原创性不强,但颇受业内人士推崇,喜欢八卦的读者也非常鼓励,书名叫做《好莱坞启示录》;第四类是拿电影来谈更宽泛的题目,从文化到社会到政治到经济,不一而足。这最后一类是我自己最放肆的写作,也最没先例可循。2007年的《莎乐美的七层纱》便是这个套路,而如今这本其实是《莎乐美》的续集。

电影评论不是我的正职,即我不是以此维生。我的职业跟新闻有关,我评论的话题通常属于文化及社会范畴,但因为那方面的写作以英文为主,故读者群跟我影评的读者群极少重叠。最多的时候,我一年做过百多个新闻时事的评论,包括文章和电视节目。评新闻,有过瘾的地方,由其跟当下密切相关;也有不利之处,那就是很容易过时,当需要结集出版时,拿出来再读,总觉得时过境迁,只好把最初发表的日子写上,以说明它的时效性。但是,当我用电影来评论时事政治,我可以跳出来,捕捉事件的广泛意义,同时赋予其跨越一时一地的色彩。还有一个好处是,有些新闻事件不便直抒胸臆,但通过一个类似的电影情节来讨论,不仅规避了陷阱,反而可以直指事情的症结。

这或许不是多数影迷习惯的影评,而我的观影也未必像其他影迷的观影。但我觉得电影好就好在,它提供了一个延续思维的平台。对于电影,我不是一个钻得最深的影迷,但我愿做一个铺得最宽的影迷。如此反“专业”的做法,一定遭到传统学者的猛烈抨击。但那又如何?谁说欣赏电影必须按照某种既定模式?最佳模式,一定是最适合个人的模式。我把这种个人化的思路呈现出来,跟其他影迷分享,内心的想法是,既然大家都是影迷,只要说的是真心话,总能找到知音。

周黎明

2011年8月26日

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