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大众 > 自我成长
  1. 为将之道
  2. 为将之道

为将之道

  • 作者[美] 小埃德加·F. 普里尔
  • 译者陈劲甫 / 叶凌彬
  • 出版社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年7月
  • 定价49.8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1/32
  • 页数384
  • ISBN9787220107528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美国军中极具影响的领导力读物

  1. 详细信息

为将之道

美国名将指挥的艺术

American Generalship Character is Everything : The Art of Command

 



 

 

 

后浪出版公司 


编辑推荐

采访百位四星上将、千余位准将以上将领,潜心研究三十五年,成就美国军中极具影响的领导力读物

历史上的著名将领,如“二战”期间美国的麦克阿瑟、巴顿等人,似乎都具备了超凡的能力与智慧。对这些“天才将领”的描述,显然都将其独特的领导特质归于“天生的”。本书作者认为,优秀的军事将领所具备的特质或许是天生的,但是这些特质的成熟与发挥却要靠后天的养成与训练。

著者简介

小埃德加·F. 普里尔(Edgar F. Puryear Jr.),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担任美国空军飞行军官,亦曾在美国空军官校开设有关领导的课程,现为乔治城大学教授。代表性著作有《十九颗星:对美国四位名将之研究》等。

译者简介

陈劲甫,哈佛大学工程科学硕士及决策科学博士。曾为哈佛商学院、斯坦福大学、北京大学访问学者。现任元智大学社会暨政策科学系、哈佛大学校友会理事。

叶凌彬,福建省泉州市安溪第一中学英语教师。

内容简介

作者访问了上百位美国四星上将、千余位准将以上的将领,与一万多位曾与这些将领共事过的人士进行了面谈或书信访谈,同时参考大量书信、日记与回忆录,归纳出许多将领所具备的特质:公正无私、勇于挑战、努力学习、关怀下属等。而这些特质彼此融合,进而塑造出将领的“风格”。

本书虽然以美国军事将领的统御风格为主要研究对象,但同时也适用于所有政府组织与企业管理组织,因为一个好的领导者除了要带领组织成长,更要展现无私的领导风格、增加组织内部的向心力,本书可说是所有领导者的必读之书。


目  录

译者序……………………………………………………………… 1

前 言……………………………………………………………… 3

第 1章 大公无私………………………………………………… 1

第 2章 决策:领导的本质… …………………………………… 41

坚守决策 55

直 觉 59

军事决策中的政治因素 60

如何发展成为一位决策者 65

第 3章 决策中的“直觉”与“第六感”… …………………… 75

引人注目的技能 97

第 4章 憎恶“唯唯诺诺的人”:具备挑战的风格……………… 107

第 5章 阅读:终生学习… ……………………………………… 141

第 6章 明哲导师:指导、建议、忠告、教导与打开机会之门…… 189

第 7章 关 怀…………………………………………………… 239

第 8章 授 权…………………………………………………… 263

第 9章 设法解决问题,不要逃避责任………………………… 287

第 10章 风格的回顾… ………………………………………… 303

美国内战之前的格兰特将军 303

谢尔曼将军与格兰特将军: 风格与职业的和谐一致 304

李将军与杰克逊将军: 风格与职业的和谐一致 308

艾森豪威尔将军: 盟军领导阶层所面对的挑战 310

乔治· 马歇尔: 消弭军方与国务院之间的嫌隙 319

忠诚的重要性 322

抗拒离开军队的诱惑 325

第 11章 领导模式… …………………………………………… 341

出版后记………………………………………………………… 367

 

正文赏读

4章 憎恶“唯唯诺诺的人”:具备挑战的风格

 

1940年,乔治·马歇尔将军指定奥马尔·布莱德雷少校担任参谋本部的助理秘书,向马歇尔简报待决定的文件是他的任务之一。这个任务执行数周后,马歇尔把布莱德雷及他的助手叫进办公室。他说:“先生们,我对你们很失望,你们从未对我所作的任何一个决定发表过不同的意见。”布莱德雷回答说:“报告将军,那是因为一直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当我们对您的决定有不同意见时,我们会向您报告的。” 这个插曲清楚地反映了作决策时最重要的重点之一——确定你的参谋中没有“唯唯诺诺的人”。

不成为“唯唯诺诺的人”是马歇尔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欧洲最初的职务是担任第1师师长威廉·L. 赛伯特(William L. Sibert)少将的参谋。

当时有数个师正在接受训练,潘兴将军经常以视察来评估他们的进展。19179月,他以一个小通告宣布他将陪着法国总统雷蒙德•庞加莱( Raymond Poincaré)前去视察赛伯特的师。事实上,视察命令在视察行程前一天下午很晚才收到。该师的军队已散开超过方圆48公里, 他们必须整晚行军才能到达法国的得蔻特(Houdelcourt)接受检阅。马歇尔上尉被指派负责安排视察的有关事宜,但因为通知过晚,他必须在晚上选择检阅的地点。在黑夜里,他看不到所选的地点在山坡上,该地已被经常在此训练的部队踩得稀巴烂,泥泞深及脚踝,加上这个师的人员大部分没有什么军事经验,而且只接受过一个月的训练,检阅的结果当然糟透了。马歇尔回忆说,潘兴将军“让每个人像下地狱一样”,并说这个师没有任何训练绩效,未能善用时间,也没能遵守指令。这对马歇尔而言似乎很不公平,特别是潘兴“在所有军官面前,当面严厉指责赛伯特将军( 师长)”。潘兴接着向赛伯特询问了一些事情,但由于赛伯特在视察前两天才到任,这些事情都是由马歇尔处理,所以他对这些事不甚了解。潘兴粗鲁地解除了赛伯特的职务并要求他离开。传记作者福瑞斯特·波格在马歇尔的传记中指出,一如预期,马歇尔的反应激烈:

 

马歇尔对明显的不公平感到震惊,他把一个初级军官在类似场合中应有的谨慎的认知与行为拋诸脑后。他决定不管代价是什么,他必须作些解释。他开始说话,但潘兴不想听,耸耸肩膀掉头就要走。马歇尔“气急败坏”地伸手拉住了将军的手臂。

“报告潘兴将军!” 他说,“有些话我想在这儿说,而且我认为我应该说, 因为我待在这里最久。”

潘兴停住脚步:“你想讲什么?”

发怒的上尉究竟说了哪些话并无准确的记录,事后他也不记得了。后来一位当时在场的同事说,那个生气的上尉讲话速度很快,并以“一连串的事实”让他的对手没有回话的机会。马歇尔自己回忆道“当时他灵光一现”,但站在他身边的同僚却“余悸犹存”。 当他讲完, 潘兴将军保持着平静。

他在离开时对马歇尔说:“你一定能体谅我们(晚通知)的问题。”

马歇尔了解到“他已经让自己陷入水深火热的窘境”,但仍然不放松地说:“是的, 将军,但我们每天都有这些问题,而它们必须在晚上之前解决。”

潘兴将军离开时气已经消了。 伯特将军对马歇尔为了他而趟这浑水感到非常抱歉。 一些马歇尔的朋友确信他完了,而且“马上会被开除”,但马歇尔本人并不后悔。他对那些想要安慰他的人说:“就我所见,我可能会被派赴战场,而不能再当参谋,但这是我所要的伟大成功。”

但是并没有惩罚,相反地,从此以后每当潘兴来视察这个师,他经常把马歇尔带在身边,并征询事情进展的状况。接下来的数个月,他很明显地受到了将军的尊重,且好感与日俱增。马歇尔发现潘兴一直都愿意听取他人诚实的批评,并可让自己从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事情。“你可以跟他讨论他自己,就如你在讨论另一个国家的人一样。他从不认为你在反对他。我从未见过其他指挥官能做到这一点……能够倾听意见是他最伟大的力量之一。”

 

因此,马歇尔不但没被开除,而且在一年之内晋升到上校,在战争结束之前还成为了潘兴将军的作战官。战后,潘兴成为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协助他并担任执行官,在他身边工作了4 年。在那个时代,一般助理的任期时间只有两年。

当马歇尔任职于马林·克雷格(Malin Craig)将军麾下,担任陆军副参谋长时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情。1938年11月14日,罗斯福总统召集他的内阁成员及军事顾问举行研讨会,目的是讨论建构制造1万架战斗机的计划。马歇尔起初以为这些飞机是美军要用的,但随着会议的进展,他才了解原来总统企图把它们送到英国及法国去协助对德国的作战。列席的军官都没注意或多加思考这件事,马歇尔非常惊讶竟然没人敢挑战总统的想法。罗斯福征询大家的意见,他转向马歇尔时说:“乔治,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马歇尔注视着他的眼睛,并回答说:“非常抱歉,总统先生,我完全不同意您的看法。”

在场的一位观察者提起这件事时表示:“总统脸上掠过一丝震惊的表情,他似乎想要问为什么,但随即一想并没有追问,就突然结束了会议。 随后,其他的人……一个接一个走过来与马歇尔握手。”特别是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他对马歇尔说:“嗯,很高兴能认识你。”正如其他人一样,摩根索认为马歇尔的率直已经毁了他的生涯, 他在华盛顿的工作将告结束。

但事情并未结束。罗斯福在1939年决定挑选马歇尔担任陆军参谋长。由一颗星跃升为四颗星。马歇尔接受了,但他再次表明不会成为一个“唯唯诺诺的人”。 马歇尔回忆说:“总统是在书房召见我,并告诉我这件事的。这是一次有趣的面谈,我告诉他,我希望能有权利说出心中想讲的话,而且这些话可能不太好听。‘ 这样可以吗?’他回答说:‘可以。’我再追问:‘你愉快地说“可以”,但我将来所说的话可能是令人不愉快的。’”罗斯福认识到,不能开除勇于陈述想法的马歇尔,面对国家难以置信的诸多困难,他不能也不应冀望找一位“唯唯诺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