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历史 > 世界历史
  1.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2.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 作者[日] 小岛毅
  • 译者王筱玲
  • 出版社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 定价68.00元
  • 装帧精装
  • 开本1/32
  • 页数288
  • ISBN9787559615350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东大教授父亲为女儿写作的日本史 比教材更真实更有趣

  1. 详细信息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精装)

父が子に語る日本史

 


 

 

后浪出版公司 


编辑推荐

身为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的父亲

心怀对女儿满满的爱

也为澄清历史的本来面貌

写下了这本更有趣更真实的日本史

 

从神话时代到江户末期

从陆奥平泉到西南雄藩

从天皇、圣德太子到武士、浪人

从遣隋使到黑船来航

 

反思教科书僵化的编写方式

将日本史置于全球视野之下

以思想史家的问题意识

解构“故事”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历史”的

著者简介

小岛毅(Kojima Tsuyoshi),东京大学博士毕业,现任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研究科教授、“中日历史共同研究”成员、日本学术会议连携会员。专攻中国思想史,著作包括《中国思想与宗教的奔流:宋朝》(《中国的历史》丛书07,讲谈社)、《朱子学与阳明学》(放送大学教材)。

译者简介

王筱玲,曾任职出版社,现为自由编辑,《日日》中文版主编,《美术手帖》特刊中文版主编。译有《图说西洋美术史》,合译作品包括《小星星通信》《情书》《 燕尾蝶》《安藤忠雄:我的人生履历书》。

内容简介

这是作者写给15岁正值初中毕业的女儿的一本书。其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设计了剑、心、宝、锄四个部分,深入浅出地介绍了日本从古代到中世的历史(明治维新以前),讨论了日本的国家形成、历史建构、宗教信仰、社会变动等方面的议题,涉及遣唐使、圣德太子、源平合战、南北朝分裂、幕府更替、黑船来航、尊王攘夷运动等诸多日本历史上重要的人物事件,并对日本中心论等流行观点进行了批判与反思。全书将被分解为琐碎断代的历史重新整合,展现出其整体面貌。作者通过本书,希望传递给读者的不仅是日本史中具体的细节,更强调看待历史的角度与解读历史的方法,以宏大的胸怀与视野走近历史。

目  录

日本年表 1

中文版序言 11

 剑之章 1

A 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3

2 希望展现整体样貌 8

3 从哪里可以看见“日本史”? 10

4 阿弖流为是“叛乱分子”? 14

5 “美丽之国”平泉与“美好之国”镰仓 18

6 引发了明治维新的《日本外史》 22

7 对外国的事情反而很了解 27

8 遣隋使是对等外交吗? 34

9 身为“新兴贵族”的平氏 39

10 尊王思想与德川幕府的关系 48

J 攘夷运动的走向 52

Q 对南北朝的看法 57

K 忠君爱国与民主主义教育 62

心之章 67

A 纪元节神话是什么? 69

2 从宗教谈日本古代史 74

3 《古事记》也以汉字写成 79

4 本居宣长的主张 84

5 对史料的看法 89

6 圣德太子的出身 94

7 成为争论对象的圣德太子 99

8 对太子传说拥护论的疑问 103

9 神功皇后与卑弥呼的合体 108

10 《论语》与《千字文》 112

J 消失的王仁博士 117

Q 苏我氏祖先的故事 120

K 从倭国到日本 123

宝之章 127

A 改新之诏是何时作成的? 129

2 “官人”的诞生 135

3 天智即位之年 138

4 内乱与女帝 142

5 圆仁的大旅行记 149

6 太阴太阳历的故事 155

7 从“梅之都”到“花为樱” 160

8 “国风”的意义 165

9 樱花的印象 168

10 所谓“无常” 173

J 平安时代最强的怨灵 177

Q 《今昔物语集》的世界观 181

K 仁义道德会吃人 186

锄之章 191

A 厉害的中世人们 193

2 眼花缭乱的12世纪 197

3 镰仓新佛教的时代背景 205

4 “对了,去京都吧!”里的京都 211

5 “宁案”的目标 216

6 被称为石蕊试纸的南北朝到室町时代 220

7 将日本史一分为二的应仁之乱 226

8 战国大名的军师养成学校 232

9 “转调”之法 238

10 佛教寺院与天皇的势力 245

J 新外交关系与“日本国家的样貌” 251

Q 锁国时代的中国印象 256

K 现在依旧吃人的仁义道德 262

 

正文赏读

A 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刚刚的生日蛋糕很好吃吧!虽然你也这么说,但实在吃得太饱了。15 年前的这一天,你来到了我们的身边。那天和今天一样,是个有点冷的日子。

今天你正好成为孔子在《论语》中所说的“志于学”的年龄。“志于学”就是十五岁。而且,再过两个月你就要从初中毕业了。如果要上高中,差不多就得开始认真念书了。同时也要开始为将来想要学习什么样的专业课程、想要从事什么工作而准备了吧?是要和爸爸妈妈一样念历史系?或者想要学习对实际工作更有帮助的科系?都要看你自己的选择。我觉得,孔子所说的“志于学”,也有自己选择未来出路的意思。

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很怀疑学校里所用的教科书对这个问题能够提供什么帮助。原本就说不上是什么有趣的内容,虽然我也参与了公民伦理课教科书的编写,但因为有着各种限制,想写的东西有一半都没办法放进去。

爸爸妈妈在大学里学历史,并不是因为教科书很有趣,而是因为遇到了让我们对历史产生兴趣的书和老师。无论是日本史还是世界史,那些教科书,都因为变成了教科书而艰涩难懂,老实说,并不是有趣的读物。如果因为教科书的关系而让你讨厌历史这门学科,是非常可惜的。因此我下定决心写这本书。

以前,印度有一位名叫尼赫鲁(Javāharlāl Nehrū,1889—1964)的政治家。他是印度独立运动的参与者,印度独立后的首任总理。当他变成政治犯被关在狱中的时候,为了他的女儿——后来也成为印度总理、最后被暗杀的英迪拉·甘地(Indira Priyadarshini Gandhi1917—1984),写下谈论人类历史的书信。这些书信后来结集出版为《父亲对孩子说世界历史》这本书,让世界各地的人都能读到。我在差不多你这个年纪时读到这本书,深受感动。我既没有尼赫鲁那么伟大,也并不是广博多闻,好像也写不出“世界的历史”,但如果只是我们所生活的日本这个国家的历史,说不定可以整理出来。我是这么想的。

继续读下去就应该能理解,这本书虽然是“日本的历史”,但它与被当作学科的“日本史”并不相同。高中的科目分为“日本史”与“世界史”,在不同的课堂上,会由不同的老师来教。我一直觉得这种教学方法很奇怪。

第一,高中学科中的“世界史”,并不是“世界上的历史”,而是把日本从世界中排除的历史,也就是像这样的公式:“(全世界-日本)的历史=世界史”。把我们自己所在国家的历史排除,只学习外国的历史,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先具备了“日本史”的基础知识,才能掌握“世界史”的意义;最近还有不学“日本史”只修“世界史”,高中就可以毕业的方式。大学入学中心的考试里,选择“世界史”、只为了考试而念书的结果,就是学生变得对外国发生的事件年代、历史上的人物知之甚详,却对日本的历史几乎一无所知。爸爸在大学里教书,总是对这样的弊病深感痛心。

第二,这也是互为表里的关系,日本的历史只在日本这个框架中是无法理解的。现在的日本国境定界于明治时代(严谨的说法会在后面提到)。在江户时代,冲绳是名为“琉球国”的其他国家,而且北海道似乎也不被称为国内,更何况那块北方领土怎么看也不是日本的一部分。不过,从数千年前的绳文时代开始的“日本史”,认定的当时的日本和现在的日本范围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以这个前提来开始谈。

然而,经过弥生时代到了古坟时代之后,历史主要集中在大和朝廷与其周边地区,接着就接连进入飞鸟、奈良、平安时代。大和朝廷就是天皇的政府,历史就是叙述这个政府如何扩展统治区域的故事。

“日本”这个名字是在公元7世纪左右,由天皇的政府决定的。而且“天皇”这个名称,是几乎同时开始被使用的。所谓“日本史”,便是以最早的天皇政府的治理区域为前提,依照时代的进程,列举现在日本领土的整体历史。但是教科书里并没有清楚地说明,为什么冲绳、北海道在“日本国”统合之前,就被列入“日本史”来谈论。也就是说,日本与其他地区(也就是成为“世界史”描述对象的那些地区)的区隔,是事先根据现在的国境所作的划分,所叙述的是与过去的人所描述、回忆并不相同的“日本”的样貌。

第三,日本这个国家的历史构成并不是只有本国。日本在建国的时候,向大陆上的中国及朝鲜半岛学习了很多事物。关于这些“古代”的部分,在教科书里虽然有所涉及,但是实际上镰仓、室町时代的“中世”也可以说有类似的交流,即便到了称为“锁国”的江户时代,日本并没有完全切断与海外的联系。

近畿地区和关东地区所认为的“日本”,与九州岛的人所看见的“日本”,应该是不一样的;然而,“日本史”的教科书却是从朝廷、幕府所在的京都、镰仓、江户,也就是日本的中央政府观点来叙述日本的国家轨迹。

当然,这也有无可奈何之处。像“日本史”这样的国别史,是为了创造“近代”的民族国家所必需的。法国有法国史,德国有德国史;而且历史上的同一件事,法国方面的叙述与来自德国的叙述也不尽相同。为了强化民族的凝聚力,历史就变成对自己的国家歌功颂德的写法。

虽然我要说的内容有点难,但例如日本与中国对“历史解读”的差异就是引发问题的根源。爸爸现在担任“中日历史共同研究”的成员,正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人叙述的历史,与日本人所看见的历史,为什么会产生分歧呢?不仅要思考这个问题,我想现在也到了试着反省一国史式的历史观的时期了。

因此,为了你的未来,我每天编写一点“父亲告诉孩子的日本史”。希望可以加入很多的轶事,努力让它成为有趣的读物。如此一来,不只是你,我希望与你同龄的人也都能读读这本书。

 

2 希望展现整体样貌

我重新思考、校读了昨天写好的原稿。我应该要怎么称呼自己比较好呢?一般我会写“我”(日文汉字“私”),但是昨天和你说到的时候,好几个地方用了“爸爸”。不过,实际上你不太会说“爸爸”这个词吧。因此,我想了想,决定使用“仆”(日文汉字“仆”,意思为“我”)。至于用这个字的理由,在这本书最后再说。

那么,仆写这本书,应该会受到很多人的批判。因为既不是“日本史”的专家,而只是以“历史学”研究者的身份,要谈日本历史教科书的错误架构,简直是妄自尊大。越是有良心的专家,对于仆这种大胆的整理行为就会越慎重,同时也会对这种做法持不信任态度。

但仆还是硬着头皮写这本书,是因为仆强烈地认为还是有必要这么做。例如司马辽太郎那样的历史小说家,对于他们比历史学者拥有更多的读者,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这点,让仆有很大的危机感。专业的研究者们一边在同侪之间严厉地批判这些小说家对历史的理解与叙述方式,但是对于一般大众,能不能提出可以替代的历史样貌,又绝对不是简单的事。因此在专业的研究领域与让一般大众理解的水平之间,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鸿沟。

当然,因为学问终究是这样的东西,所以才更需要专家,不是吗?如果是理论物理学或是生命科学等领域最前沿的知识,大家既不需要去理解,何况我们根本也无法理解。

然而,历史与这些理科的尖端科学不一样,历史原本就应该和我们有切身的关系。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是经过千百年的时间积累而形成的结果,关于社会形成的经过,是有必要根据最新的专业研究来好好说明的。身为近代国家,如果构成国家的国民不能准确认识历史,那么这个国家就有开始转向危险方向的忧虑。实际上,日本在数十年前的战争中就有过这样的经验。历史专家们理解的“历史的真实”,在学校里被禁止传授,也不能向普通人传达。

这本书,是为了给像你一样要担负起未来社会责任的年轻世代,在说明当下的研究成果的同时,通过仆自己的整理,将关于日本与环绕日本的区域历史,仔细向你们解释。今后将被改写的事件应该还有很多吧,也有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价值来评价所记录的历史。而这本书将通过时间的流向来展现历史的整体样貌。仆是这么打算的,请继续读下去。

 

出版后记——————————————————————

本书2008年在日本出版,随后2013年繁体中文版面世,在读者群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被《南方都市报》评为2013 年度十大港台好书。

在书中,作者小岛毅有多重身份,他是日本人,是东京大学的知名教授,同时也是一名15岁中学女生的父亲,在这样的多重视角下,他将如何描述日本史?

一开篇,小岛毅便回答了读者们的疑问,阐明他写书的目的在于,对现行日本教科书的编纂方法提出商榷;针对教科书叙事的无聊生硬,他想向女儿呈现的是更有趣更多面的日本史。他批评了教科书中将日本史与世界史剥离的经典编排方式,提出日本的历史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是在与其他国家的互动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历史从来不是本国史与外国史的简单相加。

由此展开,相对于纯粹的历史知识,小岛毅更想向青年一代传达的是看待历史的角度和解读历史的方法,即应当重视史观的态度。当然,掌握必要的史实是了解历史的基础,但死记硬背年代、人名及事件意义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需要走近历史,分析历史,而不是简单地重复描述,更不要粗暴地评价历史,任何脱离当时的时代背景而评论历史的行为都是无礼的。

从天照大神的建国神话,到圣德太子的传说,再到尊王攘夷思想的形成,小岛毅以日本史为例,示范了如何对历史进行剖析解读。他澄清了许多在日本人中都存在误解的史实,进而一步步剖析了历史是如何被建构的,并且在字里行间引导读者去分辨,历史为什么会呈现出今天我们所见的样貌。历史不是单纯的遗迹与存留,不是等待我们挖掘的客观存在,它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建构解读出来的。

相同的或类似的历史,从不同的角度,可以体悟到迥异的感受。小岛毅批驳了日本中心的史观,同时也反对面对西方文化时妄自菲薄的态度。日本历史中充满了汉学与兰学的痕迹,在与不同国家的交往碰撞中,日本的独特性也逐渐形成。

回到日本史本身,日本与中国一样,在近代也遭遇了与西方力量的正面对抗。不顾天皇之令而签订不平等的《安政条约》的井伊直弼在日本被视为开放锁国的先驱,而被迫开港的横滨则成为“文明进步”之地;而签订《马关条约》的李鸿章在多数历史文本中都是“卖国贼”,而被迫开港也往往是沿海城市的“耻辱历史”。相似的事件与境遇,全然不同的解读,并没有孰是孰非,这只是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史观。

“什么是历史?为什么要学历史?”

“历史会成为后世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