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历史 > 中国历史
  1. 匈奴史稿(增补版)
  2. 匈奴史稿(增补版)

匈奴史稿(增补版)

  • 作者陈序经
  • 出版社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 定价60.0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1/16
  • 页数520
  • ISBN9787559618238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查阅作者手稿,全面修订增补,增加精美插图 著名学者陈序经教授经典力作,综述相关中外史料与研究成果,纵论匈奴兴衰变迁的历史过程。 荣获1992年国家古籍研究与出版奖。 以宏大视野全景展现匈奴兴衰变迁全过程;纵论匈奴上千年历史与文化的集大成之作。

  1. 详细信息

匈奴史稿

(增补版) 

后浪出版公司 


编辑推荐

查阅作者手稿,全面修订增补,增加精美插图

著名学者陈序经教授经典力作,综述相关中外史料与研究成果,纵论匈奴兴衰变迁的历史过程。

荣获1992年国家古籍研究与出版奖。

以宏大视野全景展现匈奴兴衰变迁全过程;纵论匈奴上千年历史与文化的集大成之作。

著者简介

陈序经(19031967),海南文昌人,著名历史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先后任教于岭南大学、中山大学, 1948年出任岭南大学校长,1956年任中山大学副校长,1962年任暨南大学校长,1964 年调任南开大学副校长。主要著作有《中国文化的出路》《南洋与中国》《东南亚古史初论》《扶南史初探》《林邑史初编》等。

内容简介

本书全面介绍了与匈奴历史相关的中外史料和研究成果,在世界历史与西欧历史的背景下,以宏观视野对匈奴兴起、强盛、迁徙与衰亡的全过程进行了论述。作者广泛征引各类文献典籍和中外学者的研究论著,对古匈奴人生活的地理环境、经济生活、军政制度、宗教意识、语言风俗、文化观念等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目前为止匈奴史研究成果中,本书在篇幅、资料、涉及面、学术水平等方面均表现突出,可谓是关于匈奴历史的集大成之著作。

目  录

第一编匈奴史通论

第一章有关匈奴历史的中国史料  3

第二章有关匈奴历史的外国史料  15

第三章匈奴人的古物与古迹  37

第四章匈奴本部的地理环境  48

第五章匈奴人的经济生活  60

第六章匈奴人的宗教意识  67

第七章匈奴人的语言和政俗  75

第八章匈奴种族的起源问题  89

第九章以匈奴和塞种为代表的游牧文化概观  119

第十章两汉对匈奴文化的影响  128

第二编匈奴与中国

第十一章公元前 3世纪匈奴与中国的关系  139

第十二章冒顿时代匈奴的扩张  149

第十三章匈汉相争及其基本对策  164

第十四章匈奴开始为汉所败  178

第十五章匈奴退居漠北, 西汉用兵西域  198

第十六章匈汉互用叛臣与降将  212

第十七章匈奴内乱之始与四面受敌  223

第十八章匈奴五单于争立的动乱时代  233

第十九章匈奴初分两部, 呼韩邪单于降汉称臣  244

第二十章国内稳定, 四境相安时期  253

第二十一章两汉之间, 匈奴复盛  262

第二十二章南匈奴附汉, 东汉王朝对北匈奴发动攻势  281

第二十三章班超定西域, 胡汉联军大破北匈奴  293

第二十四章作为东汉藩属的南匈奴  304

第二十五章中国塞内匈奴与汉族及其他少数族融合  318

第二十六章中国汉化匈人建立的王朝(上)  340

第二十七章中国汉化匈人建立的王朝(下)  360

第三编匈奴西迁入欧始末

第二十八章匈奴与西域的历史渊源  383

第二十九章匈奴西迁的第二次浪潮——进入中亚,居留悦般时期  390

第三十章匈奴入据粟特, 进至顿河流域草原  404

第三十一章匈奴征服东哥特, 逼走西哥特人  409

第三十二章匈奴入欧与罗马帝国衰亡的关系  418

第三十三章欧洲匈奴帝国的形成  428

第三十四章欧洲匈奴帝国的阿提拉时代  434

第三十五章欧洲匈奴帝国的尾声  446

西域的意义  449

西域历史的背景  464

西域的国家与人民  478

西域的印欧化  486

佛教的输入  497

出版后记  510

正文赏读

第一章有关匈奴历史的中国史料

关于匈奴历史的文字记载,最古的是中国的史书。近代的一些考古学者,曾在我国北部的蒙古高原与西域,也就是古代匈奴人居住过的地方,发掘出一些古迹与古物。但正如《史记》与《汉书》所说,匈奴“毋文字”。所以,如果没有中国的记载,即使人们找到这些古迹与古物,可能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古代匈奴人所遗留的。

在欧洲的历史上,也有关于“匈人”(Huns)的记载。匈人之在欧洲者,在其强盛时代, 兵威震动了整个欧洲,唯时间只有百年左右。史书记载匈人在欧洲的活动既少,且零碎片断。即如参加过东罗马帝国使团出使匈人王庭的普利斯库斯(Priscus)的很宝贵的出使记录,也只是叙述这个使团的所见所闻,对于匈人在欧洲的历史,也只是相当于一章一节而已。

不仅这样,欧洲的匈奴本来是来自中国北部的高原或北亚,中国史书既没有记载匈奴人到过欧洲,欧洲的史书也没有说过欧洲的匈人是来自中国的北部。可是经过两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学者的研究,尤其是从中国古书所载的匈奴西徙过程来看, 现已证明, 欧洲的“匈人”就是中国史书所载的“匈奴”。这样,要想研究匈人的历史,从中国史书着手之必要便更为明显了。

《史记·匈奴列传》可以说是世界上关于匈奴历史的较有系统、较为全面的最古的记载。在这以前,虽然也有关于匈奴的记载,如《战国策》《淮南子》及贾谊的《新书》等,可是这些记载多是片断的,是针对有关匈奴的某个问题来发议论的。

《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中说:“自三代以来,匈奴常为中国患害;欲知强弱之时,设备征讨,作《匈奴列传》第五十。”《史记·匈奴列传》开头就从其祖先来源说起, 说匈奴的祖先是夏后氏的苗裔,经过的时间为商、周与秦,约两千年。似乎以为匈奴在唐虞以上叫作“山戎”。它又对匈奴人的生活习惯加以叙述,然后从公元前 3 世纪的匈奴单于头曼说起, 经过冒顿、稽粥、老上单于以至且鞮侯单于时代(公元前101—前96 年)与狐鹿姑单于时代(公元前96—前85 年),至李广利降匈奴时止(公元前90 年)。

司马迁在《匈奴列传》中,直到叙至战国时代或是赵国李牧时代时,才用“匈奴”这个词。他指出:“冠带战国七,而三国(按, 指燕、赵、秦)边于匈奴, 其后赵将李牧时,匈奴不敢入赵边。”

在战国或李牧时代之前,司马迁对于中国北部,包括东北与西北的外族,用了很多不同的名词去称呼。这些名词的差别,似乎因时代不同而各异,或因地域不同而异。他说夏后氏的苗裔叫“淳维”, 但又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夏道衰,而公刘失其稷官,变于西戎”。其后三百年,又有戎狄,攻大王亶父。周西伯时代有畎夷氏,“周道衰而穆王伐犬戎”。齐桓公时代有山戎,晋文公伐的则是戎翟。翟有赤翟、白翟。戎有西戎、绲戎、义渠、大荔、乌氏、朐衍等多种戎。晋北有林胡、楼烦之戎,燕北有东胡、山戎。“往往而聚者百有余戎, 然莫能相一。”后来“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是较后采用的名词,但除“胡”作为一个专门名词之外,还有林胡、东胡。

“胡”常用以指匈奴。“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这个“胡”就是指匈奴。但东胡则是后来的鲜卑与乌桓,在民族上是有别于匈奴的。林胡是否为匈奴或东胡或其他种胡, 则不得而知。

在战国或战国末年以前,匈奴的历史是很不清楚的。司马迁写《匈奴列传》时可能也还没有弄清楚,而把我国北边,包括东北、西北的不同民族都列举出来作为绪言,不一定是说这么多的不同民族都是匈奴人或其祖先。

只有秦以后,即匈奴单于头曼以后的匈奴的历史,司马迁才搞清楚,每个单于不单名号记下来,而且记了在位年数和在位期间的大事。我们今天能够知道自公元前3世纪至汉武帝时二百多年间的匈奴的历史,不能不归功于司马迁。而且《史记》以后的史书,如《汉书》《后汉书》等,也是跟着司马迁的作法去记载匈奴的历史。从这方面来看,司马迁可以称得上匈奴史之父,其实他也可以说是中国史之父。

司马迁《史记·匈奴列传》和后来的史书的《匈奴传》所记载偏重于汉族与匈奴的关系, 至于匈奴内部的情况和匈奴与其他民族的关系则记载不多。汉族是匈奴的劲敌,汉族与匈奴的关系,在匈奴的历史上占最重要的地位。汉族因为要抵抗、攻击匈奴,便与匈奴竞相争取东胡,尤其是争取西域。所以在军事上、外交上、商业上,不止与匈奴有直接关系,而且与东胡尤其是与西域(西至新疆葱岭以西的中亚细亚,以至黑海、印度、波斯)也有直接关系。所以,一部匈奴史,也可以说是一部汉族与其北边、东北、西北民族的关系史。司马迁《史记》中的《大宛列传》,就是后来史书中之“西域传”。研究《史记·匈奴列传》的人,不能不读《大宛列传》。所谓“断匈奴右臂”,“右臂”即西域。西域被汉王朝控制之后,匈奴在人力、物力、财力上, 都受到很大打击,这与匈奴的衰弱有密切的关系。

《汉书·匈奴传》分上、下两传。传上从最古至公元前58年(宣帝神爵四年),传下从这时到更始时代(公元2324年)。

班固在《汉书· 叙传》中说,他的先世曾居楼烦,前汉元帝时(公元前48—前33年)其先世有班伯者,曾以为“家本北边,志节慷慨,数求使匈奴”,“河平中(公元前28—前25 年)单于来朝(按,指复株累若鞮单于于公元前25年来朝),上使伯持节迎于塞下”。班固的父亲班彪对于当时朝廷对匈奴的政策曾有所论列,班固自己还陪窦宪、耿秉带领军队去打过匈奴。窦宪击败匈奴,至燕然山刻石记功,碑文就是班固所撰。他的弟弟班超,曾在西域三十余年,建立功业,“断匈奴右臂”。所以班固对于匈奴不仅有书本与公文的智识,而且有实践的体会,虽则他只记了前汉匈奴的情况。《汉书· 匈奴传上》除李广利投降匈奴以后的历史外,其上半部分主要是抄录《史记·匈奴列传》。司马迁所叙述的匈奴史,只到汉武帝在位的一部分时间。虽然汉王朝与匈奴战争的高潮在《史记·匈奴列传》中已有记载,但是与这个高潮不可分割的后来的历史,有了《汉书》《后汉书》和后来的史书的记载,我们才能看到匈奴历史的全貌。从这一点看,《汉书》的记载,所占的时间较长,所叙述的也较为详细,对于后来研究匈奴史的人有很大的帮助。

司马迁的《史记·匈奴列传》中有一篇论赞,对当时汉武帝大事征伐匈奴有所谴责,但文字极简单。班固的《匈奴传赞》则把前汉的所谓“忠言嘉谋之臣”对匈奴的意见加以综合叙述,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也是研究前汉时期匈奴史的人应该注意的。

范晔的《后汉书》中有《南匈奴列传》,对于北匈奴的历史只是在《南匈奴列传》中附带地加以叙述。他的《南匈奴列传》始于后汉初年的南匈奴醢落尸逐鞮单于比,终于后汉末年的呼厨泉单于。呼厨泉单于于献帝建安二十一年(公元 216 年)来朝,曹操留他在邺,另使其右贤王去卑回到平阳, 监管匈奴的五部国。

范晔《后汉书》之所以只为南匈奴立传而不为北匈奴立传,大概是因为南匈奴接近我国的边塞,关系较多,故史料亦多。而北匈奴则远在塞外,且往来无常,情况既不清楚,史料自不易得。可是尽管如此,在《南匈奴列传》中,也有许多处是叙述北匈奴的。而且,南匈奴自呼韩邪降汉以后,成为汉朝属国,虽然有时反抗汉朝,但也往往帮助汉朝征伐北匈奴。因而从《南匈奴列传》中,也可以得到不少北匈奴的史料。

东汉时,很少征伐南匈奴。无论在军事上或外交上,主要对象是北匈奴。如窦宪深入漠北,“大破匈奴”,这个“匈奴”便是指北匈奴。班超在西域经营三十余年,其对手主要也是北匈奴。可惜当时对于北匈奴的情况,只是当北匈奴扰乱边境时,汉廷才特别注意,而当其败走后,人们就不去追究了。如公元91年,北单于为右校尉耿夔所破,《南匈奴列传》就说:“逃亡不知所在。”其实只是汉人不知其“所在”,他们可能更往西北走,可能后来杀死粟特王而占有其国的一部分,也可能就是侵入欧洲的匈奴人的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