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经管 > 经济

    战后日本经济史

    • 作者[日] 野口悠纪雄
    • 译者张玲
    • 出版社后浪丨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4
    • 定价48.0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32
    • 页数320
    • ISBN9787513913843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作为率先对“房地产泡沫”提出公开警告的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以对日本经济的冷峻洞察和不懈思索而著称。针对战后日本经济的基本结构,他在本书中提出了与以往观点截然不同的“1940年体制史观”,为我们理解日本经济的崛起和发展、泡沫的形成和崩溃,以及后来长期停滞的根本原因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启发。

    1. 详细信息

    责编:郎旭冉

    战后日本经济史:从喧嚣到沉寂的70年

    戦後経済史

    《战后日本经济史》立体封_看图王.jpg 


    著作等身的日本知名经济学家

    深挖增长与停滞之谜的集大成之作

    日本究竟错在了哪里?中国会重蹈日本覆辙吗?

     

                                                  

    编辑推荐

    ◎犀利剖析深层机制,揭示日本经济增长和停滞背后的奥秘

    作为率先对“房地产泡沫”提出公开警告的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以对日本经济的冷峻洞察和不懈思索而著称。针对战后日本经济的基本结构,他在本书中提出了与以往观点截然不同的“1940年体制史观”,为我们理解日本经济的崛起和发展、泡沫的形成和崩溃,以及后来长期停滞的根本原因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启发。

     ◎回顾70年境遇变迁,生动描绘时代大潮中的社会众生相

    除了从全局视角“鸟瞰”日本经济的整体格局,野口悠纪雄还在本书中记录了自己和家人、朋友所经历的经济和社会变迁。他们曾经在高速增长时期意气风发,也曾经为经济衰落萧条而黯然神伤,现在仍有很多人在为未知的明天而焦虑和迷茫。作者饱含深情的回顾和叙述,使战后日本经济史不再是冰冷枯燥的数据和图表,而是化作一幕幕立体、生动的人生场景展现在我们面前。

    ◎借鉴日本经济的起起落落,思考如何走好自己的路

    战后日本经济的发展过程可以为我们提供极为重要的参考和借鉴。特别是泡沫经济时期人们对股票和房地产的狂热和痴迷,泡沫经济崩溃给人们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惨痛损失。这些都促使我们进一步思考:中国经济会重蹈日本覆辙吗?会如当时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样,在爆买全球之后经历失去的三十年”吗

     

    著者简介

    野口悠纪雄,1940年出生于东京。东京大学工学部毕业后,进入大藏省工作。1972年在美国耶鲁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在一桥大学、东京大学、斯坦福大学及早稻田大学等任教授,于2017年9月起任早稻田大学商业及金融研究中心顾问。专业为金融理论、日本经济论。著有《信息经济理论》《财政危机的结构》《土地经济学》《泡沫经济学》《经济危机的途径》《金融政策之死》《制造业毁灭日本》等。

     

    译者简介

    张玲,贵州大学毕业,后赴日本留学,现就职于日本爱知大学。有《对中国中央政府教育政策动向的考察》《从央视春晚看中国的文化政策战略》等多篇论文发表。

     

    内容简介

     日本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废墟中迅速实现了经济复兴?是什么力量推动日本经济走上了高速发展之路?曾经喧嚣一时的“泡沫经济”到底是如何产生,又终究归于破灭?将近30年的沉寂之后,日本的未来,路在何方?

    在日本举国上下都沉浸在辉煌盛世的狂热气氛中时,野口悠纪雄率先对“房地产泡沫”提出了公开警告。如今,当日本逐渐被世界经济的大潮抛在身后,而“安倍经济学”却收效甚微之际,野口悠纪雄又通过本书,将多年思索和追问的答案公之于众。

    野口悠纪雄在书中追忆,其人生的最初影像始于1945年东京大空袭中的恐怖经历,他这一代人亲历和参与了战后日本经济发展的整个过程。他们曾为高速发展的无限风光而豪情满怀,也曾因经济失速后的衰落萧条而五味杂陈。他们中有很多人因时代的变幻而饱受命运的捉弄,或者被无情地湮没在时代的洪流之中。

    本书论述经济发展历程及其深层机制的同时,还穿插介绍了野口悠纪雄本人及其好友、同事的大量真实经历,为读者还原出一幅幅生动、立体的战后日本社会经济图景。相信无论是野口悠纪雄对经济问题冷峻犀利的剖析,还是他对往昔经历满含深情的回望,都会为读者带来不同凡响的阅读体验。


     

      

      

    1  战时体制延续到战后  1945 1959

    2  高速增长是如何实现的?  1960 1970

    3   企业大家庭战胜了石油危机  1971 1979

    4  金光闪闪的80 年代  1980 1989

    5   泡沫与1940 年体制同时消亡  1990 1999

    6   前进中的世界把日本抛在了身后  1980

    终章  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后记  摆脱“头脑中的1940 年体制 

    附录:战后七十年回顾年表 

    出版后记    

     

     

      1

      1

    3 10 日,侥幸活了下来 1

    从此不再信任“国家” 3

    1940 年前后,改革派官僚改变了日本 6

    金融财政制度大改革 7

    战后的日本企业成形于战争时期 9

    我们如今身处何方 12

    1   战时体制延续到战后  1945 1959    15

    1 废墟中再次出发 17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7

    军国少年的水雷游戏 18

    毫发无伤的经济官僚 22

    占领军民主化政策的真相 24

    “阎王不在,小鬼当家”的公务员改革 27

    德国也保留了技术官僚 29

    农地改革其实是战时改革 29

    层层选拔出来的大企业管理者 30

    工会与公司是命运共同体 32

    神秘的芦之湖 33

    2 倾斜生产方式与通货膨胀 37

    重建基础产业 37

    在通货膨胀中没落的旧地主阶级 39

    道奇成了大藏省官僚的傀儡 41

    空洞无物的夏普建议书 44

    真实目的在于拉拢个体经营者 47

    审议会制度初具雏形 49

    3 经济高速增长前的助跑 51

    迎来朝鲜特需 51

    价格方式与配给方式 52

    通产省的外汇管理 54

    日本银行的窗口限制 55

    有了1940 年体制,重化工业才得以发展 57

    4 告别战后 59

    “神武景气”与“岩户景气”的开始 59

    我们来到了卡美洛 62

    5 战后史观与1940 年体制史观 67

    通常观点:通过非军事化和民主化实现复兴 67

    1940 年体制史观:复兴是战时体制首战告捷 68

    2   高速增长是如何实现的?  1960 1970    71

    1 高速增长正式开始 73

    安保斗争到底是什么 73

    收入倍增计划与高速增长 75

    工业化飞速发展 77

    人们为何怀念“昭和三十年代(1955 年到1965 年) 80

    高速增长的阴影之一:煤炭 81

    高速增长的阴影之二:农业 82

    高速增长的阴影之三:中小企业 84

    2 在大藏省看到的1940 年体制真貌 85

    “从今天起,你就是通产省的人” 85

    被拉进大藏省 87

    别具一格的入职训话 88

    大藏省的人们 90

    大藏省万能演讲法 92

    在全世界面前的首次亮相 93

    1940 年体制的庐山真面目 94

    著述《21 世纪的日本》 95

    3 高速增长的机制 97

    一般观点 97

    高速增长时期是重化工业的时代 98

    优越的国际环境 99

    高速增长的制度基础之一:低利率与资金配给 100

    高速增长的制度基础之二:财政投融资政策 102

    大藏省是唯一的赢家 104

    财政投融资对低生产率部门的支援 105

    是谁发明了财政投融资 105

    《特振法》及其挫败 107

    “日银特融”挽救了山一证券 110

    4 从美国看日本 114

    白人在干体力活儿! 114

    让人眼花缭乱的富裕美国 116

    回日本工作一年后求学耶鲁 119

    越南战争与嬉皮士的时代 120

    遥远的日本 123

    3   企业大家庭战胜了石油危机  1971 1979    125

    1 尼克松冲击与浮动汇率制 127

    日本和德国经济实力增强 127

    爆发尼克松冲击 130

    向浮动汇率制的转变 131

    2 爆发了石油危机 134

    在日本受到文化冲击 134

    调任主计局 137

    石油危机引发日本大乱 139

    向总需求抑制政策的急转弯 141

    每月加班300 小时 144

    走进大学:纵向社会中的又一次横向移动 146

    大型组织的信息特权 148

    石油危机后的世界 149

    20 世纪70 年代的世界与日本 151 

    3 石油危机与浮动汇率制的意义 153

    价格从固定时代进入变动时代 153

    日本式工会战胜石油危机 156

    礼赞日本式体系成为惯例 159

    4   金光闪闪的80 年代  1980 1989    161

    1 日本第一 163

    汽车和半导体超过美国,称霸世界 163

    日本式先进管理打造出卓越产品 166

    海外通信极不方便 168

    下一代还能享受到与我们同样富裕的生活吗? 169

    留学生抱团形成日本城 170

    镀金时代 171

    日美贸易摩擦激化 173

    广场协议导致日元升值 175

    无法自拔的金融缓和 176

    2 自由主义思想再度盛行 179

    日益紧张的冷战气氛 179

    从柏林到波茨坦的漫长旅程 181

    苏联陷入瘫痪 183

    市场主义的扩张 184

    中曾根改革下的三大公司民营化 187

    3 泡沫形成 190

    没有理财技术就是无能 190

    地价开始暴涨 193

    股价也开始上涨 196

    世界名画:挂在墙上的土地? 197

    日本资金买下全世界 200

    4 强烈感觉到时代在偏离轨道 202

    日本真的如此强大吗? 202

    天道未必酬勤,巨富源于“虚业” 204

    土地问题的原因并非土地不足 205

    提出泡沫经济的警告,却被当作耳边风 207

    泡沫经济是1940 年体制的垂死挣扎 210

    5   泡沫与1940 年体制同时消亡  1990 1999    213

    1 泡沫崩溃 215

    牛顿来到了日本 215

    股价下跌,地价未降 217

    泡沫崩溃了,才能知道是泡沫 218

    仍然认为日本比美国强大 219

    2 金融机构的不良债权问题 222

    不良债权增加 222

    山一证券破产 225

    日本长期信用银行破产 227

    处理不良债权给国民带来了10 万亿日元负担 229

    100 万亿日元无法收回 231

    不良债权处理在税收方面的问题 232

    3 陷入混乱的大藏省 236

    大藏省丑闻 236

    大藏省的名称不复存在 238

    排除政治上的人事干预 240

    被命运捉弄的人们 241

    制造业日落西山 244

    6   前进中的世界把日本抛在了身后  1980 —    247

    1 德国统一前后 249

    留有社会主义痕迹的原民主德国 249

    墙倒湖现 251

    然而没有出现“德国的时代” 252

    2 中国成功实现工业化 254

    北京站的一幕 254

    国有企业改革步入正轨 255

    高新科技企业诞生 256

    3 IT 革命为经济活动带来重大变化 258

    IT 革命意味着成本的急剧下降 258

    制造业由垂直一体化走向水平分工 259

    4 90 年代以后,日本逆风而行 261

    日本经济的根基动摇了 261

    我也没有看透变化的意义 262

    5 日本陷入长期停滞 264

    美国没有工厂 264

    日本沦为“其他” 265

    90 年代中期是日本经济的顶峰 266

    经济停滞的原因并非通货紧缩 271

    6 21 世纪,日本的历史停下了脚步 273

    日本为美国房地产泡沫提供了资金 273

    饮鸩止渴:制造业因日元贬值回归日本 276

    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与全球金融危机 278

    受金融危机打击最重的是日本制造业 279

    小泉内阁改革了什么? 280

    终章 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283

    对泡沫感到不对劲儿 283

    对人们欢迎日元贬值感到不对劲儿 284

    日本人变成了绿魔吗? 285

    “不对劲儿”是因为“劳动致富”原则不再成立 286

    解决护理问题必须依靠高生产率产业 288

    用竹枪和水桶迎接超高龄社会 290

    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还是抓住战后体制不放 292

    后记 摆脱“头脑中的1940 年体制”    295

    附录:战后七十年回顾年表    298

    出版后记    308    

     

     

    对日本的社会和经济,我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仿佛我过去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的那些问题,经过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它们才逐渐具备了让人无法否认的清晰轮廓。

    本书关于战后日本经济基本结构的观点,是我以前就有的。但是,在如何评价它的问题上,我之前还没有形成确定的看法。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 周年的1995 年,面对“我们应该肯定日本迄今为止的经济结构,还是应该否定它”这个问题,我可能还无法做出不自相矛盾的回答。

    但是现在,我则可以做出明确的回答。因为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问题的核心所在。所以我现在需要把它表述出来。

    这就是我写作本书的理由。

    我们1940 年前后出生的这一代人,在生活和工作中,亲身经历了日本经济的潮起潮落。我们从学校走向社会时,日本经济刚刚开始高速增长,其速度在世界上也属罕见。在各自工作领域的最前线,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担负了发展经济的重任。同时,我们也目睹了日本产品横扫世界市场的情景。但是,当我们临近退休时,却又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日本经济走向衰

    落,前途未卜。换句话说,我们这代人见证了战后日本经济涨落起伏的整个周期。因此只要把我们的经历汇集到一起,大概就能写成一部日本战后经济史。

    不过本书并不打算像流水账一样记录过去发生的各种事情,也不打算写成我的私人回忆录。我希望在这本书里,展现一个连贯的过程,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加以定位,根据从中得出的认识,来正确面对“我们现在身处何方”的问题。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将开篇提到的观点作为本书的核心。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提炼出一个日本经济结构的模式,由此来评价日本战后70 年的经济发展。

    然后,我还将通过这个模式来抓住日本构筑未来的线索。不过我想预先提醒大家,我们由此展望到的并非五彩缤纷的未来。希望这本书能够剥开多年以来一直被灌输给人们,让人们充满期待的那些假象,为日本的未来敲响警钟。

    本书在附录“战后七十年回顾年表”中专门设了“个人历史记录栏”,读者也可以记录下您自己的战后史。如果将个人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与表格前一栏中的世界和日本大事加以对照,您的回忆将会变得更加鲜明。

    本书出版得到了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局长山崎豪敏先生、周刊东洋经济编辑委员长谷川隆先生以及该社出版局伊东桃子女士的大力帮助,在此谨向他们致以衷心感谢。

     

    野口悠纪雄

     

    摆脱“头脑中的1940 年体制

    在一次演讲当中,有位听众向我提问:“日本企业不继续坚持终身雇用制,日本经济就不可能复苏吧?”

    这个问题让我从心底感到震惊。因为日本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大型企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调整其过剩雇用的问题。它们正因为这个原因无法转换商业模式,从而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保障劳动者的生活当然是重要课题,但这不是民间企业的义务。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构建社会安全网,提高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方便人们更换工作,这些都是政府的职责。

    的确,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日本的企业(尤其是大企业)为员工提供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员工们也对此寄予期待。但是正如本书论述的,这是在20 世纪80 年代之前的特殊经济环境下才能够实现的。

    而且重要的是,那时员工也为了公司竭尽全力,可以说是无私奉献。他们为公司成长贡献了力量,因此得到相应的回报。这也符合前文说的“勤劳致富”的原则。

    但是这位向我提问的听众的想法大概是,“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也总有别人在努力,所以还是让公司来照顾我吧。”换言之他是想“依靠组织”。说得更正式一点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通过终身雇用制来保障员工的生活。”但遗憾的是,这同样与“勤劳致富”原则背道而驰。

    也就是说,1940 年体制本来是符合“不劳不得”的原则的,但不知从何时起,却变成“依靠组织”的形式,并在日本人的头脑里扎下了根。

    没有人批评安倍内阁干预民间经济活动的做法,大概也是因为日本人的头脑里已经刻上了“依靠组织”的观念吧。

    这种“头脑里的1940 年体制”才是现如今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如果不能摆脱这种禁锢,日本将无法创造出美好的未来。

    2015 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 周年。70 年的漫长岁月,几乎相当于个人的一生。想要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无视外部环境的变化,维持同一个体制不变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因此需要能够适应新环境的制度。例如在经济增长战略方面,现在政府所制定的计划与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制定的计划在本质上源于同样的观点。即由政府描绘出将来的蓝图,然后把全国资源集中到这个方向。

    但是在新的经济环境中,这样的增长战略毫无作用。正如前文提出的,新兴的成长产业是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的产业。因此政府的职能在于完善市场的竞争环境。事实上在美国,根本没有所谓的政府的“增长战略”。从这一点来说,日本需要从根本上反思增长战略的思维方式。而且前文还提到,“实施金融缓和政策,促进日元贬值,就可以抬高股价,不辛勤劳动也能获得财富”的观点也是谬误。

    从个人能力上看,我认为日本人具有很强的能力。或者说,其实我认为每个国家的国民在能力上都没有太大差别。差别只在于制度或组织是否满足了人们“想努力工作”的需求。

    只用了不到10 年的时间,日本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一片焦土中实现了复苏。在接下来的岁月又实现了高速增长,战胜了石油危机,使日本的制造业屹立在世界最前列。不过这些都是日本人付出了辛勤努力才得以实现的成果。

    我衷心期望,战后70 周年能够成为日本人从根本上转换思维方式的里程碑。

     

    出版后记

    1945 年到2015 年的70 年里,日本经历了多个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其中既有从战后的一片焦土中迅速崛起的战后复兴时期,也有取得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的高速发展时期,更有走向辉煌顶峰的泡沫经济时期,以及之后看不到尽头的长期萧条时期。

    对战后日本经济的发展过程,我们除了愿意了解其大致经过和表面现象之外,更希望能够洞悉其背后的机制和原理,并且从中获得有益的经验和教训。

    从这一角度来看,本书无疑会对我们有所帮助。野口悠纪雄是日本著名经济学家,也是全日本第一个针对泡沫经济的存在及其危害提出公开警告的人。他在本书中不仅回顾了战后日本经济的整个发展过程,还就各种经济现象背后的深层机制及最根本原因提出了独到见解。

    对于应该如何评价日本迄今为止的经济结构,野口悠纪雄坦言,“如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 周年之际的1995 年问我这个问题,我可能还无法做出不自相矛盾的回答。”长达20年的进一步思索和反复追问之后,他才终于把自己所领悟到的核心问题呈现在世人面前。

    作为战后日本经济的亲历者以及参与者,野口悠纪雄在论述经济问题的同时,还回忆了自己作为儿童、学生、大藏省官员以及经济学家的很多亲身经历,从另一个视角生动地描绘出日本各个经济发展阶段的社会众生相。

    可以说,每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将对普通人的生活和命运产生重大影响。野口悠纪雄在提及泡沫经济时写道,“只有泡沫崩溃了之后,人们才能知道它是泡沫。”如果能够启发我们对自身的经济发展多一些思索,相信本书就实现了它的最大价值。

     

    服务热线:133-6631-2326 188-1142-1266

    读者信箱:reader@hinabook.com

    后浪出版公司

    2017年10月

     

    正文赏读

     

    3 10 日,侥幸活了下来

    我的记忆始于1945 3 10 日深夜。

    空袭引发的大火映红了天空,空中的美军B-29 轰炸机编队正朝着我们飞过来。强大的敌人杀过来了!我们对此却束手无策。那种极度恐惧的感觉,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奶奶、妈妈、姐姐和我戴着防空头巾,用婴儿车推着年幼的妹妹,一家五口跌跌撞撞地路过了地藏菩萨,冲向附近小学的地下防空洞。我现在还记着那时连滚带爬的狼狈景象。然后,我们幸运而偶然地活了下来。

    和我们一同躲在防空洞里的人大部分都窒息而死。人太多,空间太小,长时间缺乏氧气,从最里面的位置开始,很多人依次因窒息死亡。我们一家只是偶然待在入口附近,还能呼吸到从门缝进来的稀薄空气,才幸免于难。

    第二天早晨,被警防团的人们拖出防空洞时,全家人都已经失去了意识。醒来之后,我们看到烧焦的尸体在操场上堆成了小山。那一刻,东京的天空晴得没有一丝云彩。

    这就是“东京大空袭”。那一夜的经历如此强烈地震撼了刚过4 岁的我,甚至抹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

    从空袭开始的深夜到大火被扑灭的短短8 个小时里,约有10 万人失去了生命。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如此之多的人们在同一地区死亡,这在人类的历史上也属罕见(关东大地震的遇难者在两天之内达到10 万。广岛原子弹爆炸导致到1945 12 月为止累计约14 万人遇难)。

    造成死亡人数如此巨大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日军根本无法抵御美军的轰炸。日军没有战斗机在空中应战,高射炮部队仅仅打出大约500 发炮弹便被轰炸得溃不成军。所以334架(也有人说279 架)B-29 轰炸机,在1 500 3 000 米的低空,大摇大摆地飞进东京上空。东京市民就这样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赤裸裸地被暴露在美军面前。

    百姓当时并不了解这一事实,而美军却是知道的。他们的轰炸机为了防止相互碰撞,都亮着尾灯。很多人误以为这些毫不掩饰地低空飞行的是友军飞机。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看见了B-29 轰炸机,可是既然B-29是在1 万米高空飞行,肉眼怎么可能看得到呢?一直以来,我都怀疑那是自己的幻觉。而现在我的记忆终于得到证实,因为肉眼的确可以看见在1 500 米的高度飞行的飞机。

    造成死亡人数众多的第二个原因是,美军周到、科学且高效的空袭计划。美军首先划定了东西5公里、南北6公里的长方形区域,在边界投下燃烧弹形成火墙。这样后边的飞队就可以根据这个标志准确地进行轰炸。而在地面上,百姓却被火墙堵住了逃路。我家的位置靠近这个长方形的西北角,如果朝着西北方向跑,或许可以逃脱。然而当时在地面上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情况。很多人以为跑到水边就可以活命,都朝隅田川跑去。对岸的人也出于同样的理由跑过来,人们在桥上挤成一团,动弹不得。这时美军抛下燃烧弹,造成了一场人间惨剧。我很长时间都不敢接近这座言问桥,直到现在,大桥两端的桥柱上还残留着黑黢黢的印迹,那是当时火中丧生的人们留下的无法磨灭的痕迹。

    据说逃到防空洞时,母亲曾经绝望地说:“我们逃不到隅田川了,就死在这儿吧。”姐姐听了非常难过,不甘心就那么死掉。而从结果看来,母亲误打误撞地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指挥这次空袭的美军司令是柯蒂斯·李梅少将,他在几个月前刚刚将德国的历史名城德累斯顿夷为平地。而日本政府后来竟然为他颁发了勋章。

    从此不再信任“国家”

    防空洞里那么多因窒息而死去的人们,他们一定以为越靠里面越安全。我们一家之所以停留在入口附近,也不过是因为来得晚,已经挤不进去了。当时老百姓对于防空洞可能导致窒息的危险实在是一无所知。

    后来我才知道,在德国,政府早就教育民众在防空洞避难时,要警惕窒息危险。进入防空洞后,应该在相当于地板、人的腰部和头部的这三个高度分别点燃灯火,如果最高处的灯火熄灭,就要立即开启换气装置。或者如果地板上的灯火熄灭,要立即站起来;如果位于腰部高度的灯火熄灭,要将孩子抱起来;如果位于头部高度的灯火熄灭,则即便外面的炮火再猛烈也要立即逃离防空洞。

    可是在日本,政府不但没有告诉民众防空洞可能发生窒息的危险,还要求民众“遇到燃烧弹起火要立即扑灭”。美军在东京大空袭中使用的燃烧弹具有与在越南战争中用来烧毁森林的凝固汽油弹同等的威力。它的燃烧性能比汽油还要强,果冻状燃料的燃烧温度可以高至1 000 度左右,根本不可能用水扑灭。这样高威力的燃烧弹,当天有20 万颗以上(也有人说是32 万颗)被美军从高空投下,平均每平方米就有3 颗。也有许多百姓因为忙于扑灭大火而丧失了逃生的机会。

    3 10 日的这次经历,是我不再信任所谓“国家”的原点。因为当极端的危机降临在老百姓头上时,国家并没有救助我们,而且甚至连危机的到来都没有告诉我们。

    对国家的疑问还不只这些。后来我了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当苏联攻入德国时,为了保护被波兰从本土隔离的东普鲁士地区居民免遭苏军凌虐,德国海军元帅卡尔·邓尼茨派出全部海军舰队将当地居民尽数救出。而日本是怎样做的呢?半藤一利在其著作中曾有这样的记述:

    对于已经做好战败准备的国家来说,其军队最紧要的任务就是保护进攻地区和被占领地区的平民百姓的安全。翻开欧洲战争史,我们不难看到他们是如何拼死做到这一点的。而日本,无论国家还是军队对于这种战败国的国际常识都不了解……对于在决战阶段迎击登陆美军之际,应该如何处置前来避难的无辜百姓这个实际问题,据说日本陆军中央参谋给出的回答竟是:“没办法,轧死他们继续前进。”

    此外,战后以来我一直感到疑惑的是,在1945 5 8日德国投降以后,日本为何还要继续战争?即使是6 月才停战,也将会改写无数日本人的悲惨命运。最近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原因就是战争的指挥者们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所以投降的决定才被一拖再拖。

    6 月以后仍然持续的战争,使多少日本人毫无意义地丢掉了宝贵生命! 5 月以后,为了胜利无望的战争而被迫卖命的士兵们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坚守在绝望的战场!

    我幸运地没有在3 10 日那天变成烧焦的尸体,也没有成为在战争中失去双亲的孤儿(即使能够幸存,如果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我一定也会像其他战争孤儿一样,不得不一直在上野的过街通道里徘徊度日)。后来我也没有被征兵,活着迎来了“战后70 ”。这些偶然的幸运一次次重合,使我有幸在命运之门开开合合的瞬间,艰难地穿过那些缝隙。回首过去,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个奇迹。

    1940 年前后,改革派官僚改变了日本

    就在我们险些死于防空洞那年的5 年前,一群被称作“改革派官僚”的人正在试图改变日本。

    为了确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胜利,他们建立起“国家总动员体制”,将全国所有资源都用来为战争服务。他们为此制定的经济制度,在战后几乎原封不动地被继承下来,成为战后日本的基础。

    关于这个经济制度,本书会在后文多次提及,这里姑且简单地介绍一下。

    所谓改革派官僚,是指被派到伪满洲国参与“国家管理”的一群官僚,其中心人物之一是岸信介。他于1939 年从伪满洲国回到日本担任商工省次官,1941 年又在东条内阁担任商工大臣,积极地拉拢亲信扫除异己。以岸信介为中心的“统制派”将商工省的大权紧握在手中。根据岸信介及其心腹、主导“统制派”的椎名悦三郎的姓氏,这群官僚也被称为“岸-椎名阵线”。

    其理念是对产业实行国家统制。他们认为企业必须为公共利益做奉献,而不得追求私利。此外,也不允许不劳而获的特权阶级的存在。

    事实上,岸的目标是建设日本式的社会主义经济。对此,阪急电铁公司的创办者、战前日本企业家的代表人物、时任商工大臣的小林一三曾毫不客气地批判商工省次官岸信介为“赤色分子”。

    岸信介们所信奉的思想当时正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张。德国是“德国社会主义劳动党(纳粹)”获得了政权。就连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富兰克林·罗斯福政权的新政派也接二连三地抛出了政府主导型政策。

    金融财政制度大改革

    岸信介们在对产业实行国家统制的同时,对金融领域也进行了大规模改革。

    战前的日本,企业主要依靠发行股票或公司债券的直接金融方式来筹集资金。靠向银行贷款来获得资金的间接金融所占比例较小。对此,改革派官僚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排除股东对企业的支配,确立“银行中心主义”,改由日本兴业银行等银行为企业提供资金。

    1942 年制定的《日本银行法》标志着这种统制式金融改革的完成。该法第二条“日本银行必须以达成国家目标为使命进行运营”,明确规定了战时经济体制的基本理念。

    1940 年,税收财政制度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首先通过导入源泉征收制度a 强化了对个人所得税的征收。日本是继德国之后,世界上第二个导入源泉征收制度的国家。同时,法人税也被确立为一个独立的税种,从而改变了日本过去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系,开始直接向制造业等现代经济部门征税。按照新的制度,税收不经过地方政府直接交给国家,再由国家拨款给地方的模式初步形成。

    此外,农地改革的准备工作也取得进一步进展。地主是造成战前日本农村极端贫困的主要原因。佃农租种地主土地,用收成来缴付地租,地租平均高达收成的一半。所以农村的生活状态一直停留在一百多年前江户时代的水准。

    中央政府的很多官僚早已深感农村改革的必要。特别是农政官僚中有些人的改革意识更为强烈。他们于1942 年制定了《粮食管理法》。该法规定,佃农将粮食缴纳到国家,国家付款给农民,农民再用其中的一部分向地主缴付地租。通过这项法令,地租由实物支付变为现金支付,农村的状况大为改观。

    由于地租为政府规定的固定金额,不随物价变动,因此随着战后的通货膨胀,农民的实际负担大幅减少。1940 年高达农民总收成50.5% 的地租,到了1945 年已经实质上减至18.3%,租地制度成了徒有其表的存在。此外,政府还制定了“双重米价制度”。也就是说,在收购粮食时对农民和地主采用双重标准。政府以高价收购农民的粮食,但是对从地主手中收购的粮食却设定低价,这个制度也降低了地主的地位。通过这一系列措施,江户时代以来一直未见起色的日本农村在战时体制下发生了巨大改变。

    上述这些改革,均以赢得战争胜利为最终目的。岸信介们对企业所实行的改革,是把企业作为国家的工具,使企业的生产活动以满足战争需要为重心。从直接金融向间接金融的改革,则是为了从产业资金供给方面支持和强化上述机制。而租税改革的目的,毫无疑问就是为了筹集军费。

    推行农村改革的农政官僚们或许受到了社会主义式的扶贫思想的影响。不过,从军事角度来看,使农村脱离贫困也大有必要。因为农村是军队士兵供给的源泉,没有强大的农村就没有强大的军队。所以军部(特别是陆军)十分赞同农村改革。

    战后的日本企业成形于战争时期

    在战时体制下,日本的企业发生了巨大变化。

    战前,日本的电力事业由多家民间企业经营和管理。但是1939 年,政府下令将各地的电力公司统一为国策公司,也就是日本发送电公司,继而又重组为9 家电力输送公司。这就是战后9 大电力公司的基础。

    汽车产业也是同样情况。战前日本的汽车产业完全由美国的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三巨头所掌控。因此,“九一八事变”时日军的卡车也是福特公司制造的。政府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于1936 年制定了《汽车制造事业法》。该法规定,提高汽车进口关税,对汽车制造产业实行许可制。丰田自动织机制作所和日产汽车公司得到许可。获得许可的公司可以免交营业税,在融资上享受特别优惠,进口机械及零部件时免除进口税。这些措施迫使美国三巨头撤出日本。

    战争时期,机电产业也得到显著发展。1939 年芝浦制作所与东京电气公司合并为东京芝浦电气公司(即现在的东芝公司),与1920 年从久原矿业公司独立出来的日立制作所一起,在军事经济的背景下得到发展和壮大。同样,松下电器产业公司也因从事军需生产而发展起来(战后松下幸之助曾因此受到革职处分)。

    钢铁产业从明治时期开始发展,1934 年以官营八幡制铁所为母体,由多家钢铁公司合并成日本制铁株式会社,也是半官半民性质的国策公司。

    上述企业与战前的企业在性质上截然不同。战前,纺织是日本制造业的中流砥柱。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时,营业额最高的企业是钟渊纺织公司(Kanebo,即现在的佳丽宝公司)。这些以轻工业为核心的传统企业,不依靠银行来获得资金,因此极力反对政府的干预和统制。

    美国历史学家约翰·W. 道尔(John W. Dower)针对日本大企业曾经指出,只有索尼和本田是完全诞生于战后的企业。他的见解完全正确,战后日本的大企业多数都是战争时期在政府的扶持下,依靠军需生产快速成长起来的。

    在企业管理、工会、城市土地制度等方面,情形也大致相同。也就是说,战争时期形成的机制在战后被继续沿用,并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战争时期形成的“统制会”也成为战后各行业协会的基础。“统制会”的上级机构,即“重要产业协会”战后则变成了经济团体联合会(简称“经团联”)。

    报纸领域也不例外。战前,日本各地都有当地的独立报纸。但是到了1938 年,为了加强言论管制,内务省和情报局主导推行“一县一报主义”,对各报社进行合并,只有部分实力较强的地方报社被保留了下来。

    此外,只有5 种报纸获准在全国发行,即《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和《读卖新闻》这3 种综合报纸,以及专门报道经济内容的《日本经济新闻》和《产业经济新闻》(现改名为《产经新闻》)。这种发行量之大在全世界也属罕见的全国性报纸体制也是在战争时期形成的。

    战争时期形成的这些经济体制与战前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本书将之称为1940 年体制”。这套以举国之力来支援战争的国家总动员体制,在战后也毫发无损地被继承下来,构成了战后日本经济体制的基础。

    我们如今身处何方

    本书目的并非罗列战后70 年期间所发生的各种事件,而是要弄清楚“我们如今身处何方”的问题。专门罗列各种事件的历史年表里,会包含一些在发生当时惊天动地,但对现在却没有太大影响的事件。这类事件对我要讲述的故事来说并不重要,不是本书的议论焦点。

    那么哪些是“对现在的日本社会带来重大影响的事件”呢?我们需要从几个视点来进行评价和判断。

    本书将从以下两个视点来研究战后的日本经济。

    第一是以“狗眼”看社会。所谓“狗眼”,就是从“地面的角度”,即我亲身经历的战后日本社会和经济的变迁。也就是自传式的年代记。

    第二是以“鸟眼”观天下。所谓“鸟眼”,就是以“俯瞰的角度”来把握战后日本的社会与经济发展。

    本书的“鸟眼”可以叫作“1940 年体制史观”。它与人们普遍接受的,教科书所宣扬的历史观迥然相异,对“我们如今身处何方”的问题,提供了大不相同的解释。

    一般认为,战后的民主主义改革为日本带来了经济复兴,战后诞生的新兴企业实现了高速增长。然而1940 年体制史观则认为,战争时期形成的国家总动员体制带来了战后经济复兴,战时成长起来的企业实现了战后的高速增长。

    在如何划分日本现代史的问题上,这两种史观也有不同见解。一般认为,日本的政治、经济、社会体制在1945 8 月(日本宣布战败)出现断裂。而1940 年体制史观则认为,日本社会的断裂早在1940 年前后就已经出现。

    1940 年体制史观这只“鸟眼”来俯瞰,不难发现,虽然1940 年体制已经不再适应日本经济发展的需要,但它仍然企图苟延残喘,而这就是20 世纪80 年代日本产生泡沫经济的原因所在。

    此外,根据1940 年体制史观,还可以发现安倍晋三内阁所实行的经济政策,并非“摆脱战后体制”,而是对战争时期及战后体制的复归。其基本方向是,否定市场的作用,强化国家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而这正是1940 年体制的特点。关于这一点,终章还会再做说明。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