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人文社科 > 社会学
  1.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
  2.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

  • 作者[美]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
  • 译者高铦 王宏周 魏章玲
  • 出版社后浪丨江西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6
  • 定价110.0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16
  • 页数560
  • ISBN9787210099215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在资本主义的进阶之路上,知识占有是否会取代资本占有,进而决定未来社会的阶层结构?

  1. 详细信息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

The Coming of Post-Industrial Society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立体封100.png 


与托夫勒《第三次浪潮》、奈斯比特《大趋势》并称

“未来学三大经典”

美国批判社会学大师、“哈佛之荣耀”丹尼尔·贝尔与卡尔·马克思及《资本论》的一场跨世纪对话


 

  

编辑推荐

我们该如何认识趋势推动带给未来社会的巨大改变?

在资本主义的进阶之路上,知识占有是否会取代资本占有,进而决定未来社会的阶层结构?

趋势分析与社会学之想象力的无缝接合  捕捉介乎三大社会结构中轴之中的不确定性

媒体推荐

社会学领域极少有一项研究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于世界如何运转的认识,而《后工业社会的来临》做到了这一点。早在1973年首版时,这本著作就已是众人眼中的经典。

——哈佛大学“路易斯与琳达·盖泽尔大学教授” 威廉·J·威尔逊(William J. Wilson)

 

这本书是过去50年最伟大的社会学经典之一,同时预示了未来50年世界的新变化。

——“信息时代三部曲”作者 曼纽尔·卡斯特(Manuel Castells)

 

丹尼尔·贝尔在本书首版中提出的“后工业技术”,现在已是为公众所熟知的名词。新增序言言简意赅,不但介绍了这些沿贝尔预见的方向、在过渡阶段获得巨大发展的新技术的鲜明特征,并且对由新技术带来但不能由它完全控制的各种社会影响给出了富有洞见的评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坦福大学琼·肯尼迪经济学荣休教授 肯尼斯·J·阿罗(Kenneth J. Arrow)

 

这种社会只是初露端倪,尚未成熟到能够给它明确命名(即定义)的程度。因此贝尔称之为后工业社会,是为着强调这些变化的间隙性、过渡性,意即他所讨论的那些趋势已经超过了工业化社会的界线,但还没有完全地成形为边界清晰的一种社会形态。

——丹尼尔·贝尔的中国学生、香港科技大学著名教授 丁学良

 

著者简介

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1919—2011),出身于纽约的东欧移民家庭,在青少年时期曾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一度供职于《财富》杂志,后来与欧文·克里斯托等人共同创办著名的《公众利益》杂志。贝尔是二战之后代表美国思想界主流的纽约文人圈的杰出人物,先后执教于哥伦比亚大学及哈佛大学。哈佛大学在贝尔身后的讣告中称之为“哈佛之荣耀、社会学的图腾以及20世纪美国最出色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英国《经济学人》则撰文纪念称,贝尔作为伟大的社会学家对资本主义研究贡献巨大,成就堪与熊彼特、凯恩斯比肩。贝尔的三大代表作《意识形态的终结》《后工业社会的来临》《资本主义文化矛盾》被誉为“资本主义的未来三部曲”。

 

内容简介

资本主义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上曾孕育各种类型的社会形态,本书首版问世之际,石油危机爆发,在西方发达工业社会盛行的管理资本主义盛极而衰。丹尼尔·贝尔认为一种与工业化社会不尽相同的社会形态正在露出端倪,于是撰写了这本以未来学形式呈现、同时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系统分析能力的社会学经典之作。贝尔把自己对所谓“后工业社会”的预测看作是与卡尔·马克思的一场对话,是对《资本论》惊才绝艳的社会分析的承续、修正和发展。他以系统思考、趋势分析以及社会结构之中轴原理为工具,不但明确指出当时刚刚在美国露出萌芽的“服务业即将取代制造业”以及“对知识的汇编整理正消解资本所有权的社会影响”两大趋势是“后工业社会”即将到来的前兆,更进一步详尽阐释、分析了它们将对三大社会结构中轴产生的影响。

 


目录

中文版序 1

1999 年版前言 技术轴心时代 8

1976 年版前言 67

1973 年版序 79

  1

方法论补记 7

后工业社会面面观 10

后工业社会思想史 30

本书计划 37

第一章 从工业社会到后工业社会:社会发展理论 43

马克思的两大图式 50

后马克思主义:西方的对话 58

马克思主义:官僚政治的问题 74

苏联:官僚政治和新阶级 80

社会发展:莫斯科的看法 93

捷克对未来的看法 99

后工业社会:一种概念性图式 107

第二章 从商品到服务:不断变化的经济形态 115

工作部门和职业 121

后工业社会的几种劳工问题 134

教育与地位 134

  136

  137

非营利部门 138

“新”工人阶级 139

变革的限制 145

第三章 知识和技术诸方面:后工业社会中新的阶级结构 157

变化的速度 159

规模的变化 162

知识诸方面 165

定义“知识” 165

知识的计量 168

知识的分解 177

技术进步的计量 179

现代化和技术发展 179

经济进步的计量 180

对技术的预测 186

知识社会的结构 202

知识阶级诸方面 203

科学精英和大众 212

受过高等教育者的未来形象 222

体制结构 232

资源分配 239

结论 251

第四章 公司的从属性:经济化模式和社会学化模式之间的紧张关系 255

新的批评 259

经济化模式 261

公司:一种新的社会发明 263

经济化模式的局限性 265

国民生产总值、私人成本和社会成本 267

社会学化模式 269

种种规划 270

作为社会学机构的公司 273

义务的平衡 274

公司的转折点 276

私有财产还是私有企业? 279

“公司”的含义 280

从艰苦奋斗到平淡无奇 282

第五章 社会选择和社会计划:我们的概念和工具的适应性 285

社会抉择和社会价值:需要新的算法 287

群体政治和个人领导 293

数字、互动与密度 298

扩散和规模变化 302

社会单元的适当规模和范围 304

公共与私人 306

社会结算系统 308

规划工具 312

社会指标是什么? 316

时代前景 319

第六章 “将来由谁统治?”后工业社会中的政治家和科技治国论者 321

  323

时间机器 325

初现的年代 326

科技治国思想与观念 328

物支配人 331

军人支配物 334

由谁掌权? 337

政治角逐场 342

结语 未来的议程 347

社会制度是怎样改变的? 348

科学的未来 355

科学的精神气质 355

科学领域的政治 362

能者统治与平等 383

取消学校教育 394

重新界定平等 398

反对能者统治的情况 401

卢梭和人类的虚荣 407

穆勒和代议制的逻辑 410

罗尔斯和公正 414

对能者统治重下定义 420

公正的能者统治 425

匮乏的终结? 429

新的匮乏 439

文化与意识 448

作为仲裁者的政治 453

国际背景 455

  459

出版后记 461

出版后记

丹尼尔·贝尔于2011年离开了这个瞬息万变的现代世界。他早年出身于穷苦的东欧移民家庭,从传媒界走入学术圈,是代表战后美国文化思想主流的纽约文人圈的一位重要成员。在其身后的讣告中,贝尔曾执教多年的哈佛大学称之为“哈佛之荣耀、社会学的图腾以及20世纪美国最出色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英国《经济学人》则评论说,贝尔作为伟大的社会学家对资本主义研究贡献巨大,成就堪与熊彼特、凯恩斯比肩。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贝尔另一名作《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的译者赵一凡曾在中国国内多次撰文推介贝尔的学术思想,更在一篇纪念大师的文章中将贝尔的三大代表作——《意识形态的终结》(1960)《后工业社会的来临》(1973)《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1976)——总结为标志着美国在20世纪跌宕起伏、由盛变衰之历史进程的三座路标。

若将贝尔称为上个世纪美国的大思想家之一,代表一个时代社会科学领域的智力高峰,可谓毫不夸张。《后工业社会的来临》自问世以来,即被公认为是堪与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1981)、奈斯比特的《大趋势》(1984)并称的“未来学三大经典”。贝尔在书中以二战后高度发达的美国社会为原型,运用韦伯式的“理想类型”、中轴原理等传统的社会学方法,外加“经济—技术、政治、文化”的三域分立理论,提出了服务业崛起将导致制造业萎缩、对知识的汇编整理将取代资本所有权左右未来社会分配方式、战后如日中天的工业资本主义社会将转化为消费社会等惊人预测。

贝尔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一书的布局谋篇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首先是未来学在战后的兴起。系统理论的成熟与政府部门对于规划技术的需求从两个方向推动了这门学科的发展。在肯尼迪与约翰逊总统执政期间,由于美苏之间冷战氛围日趋紧张,未来学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掀起了一股热潮。未来学在发展初期严重依靠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强调基于对当前趋势的分析预测未来发展,贝尔在这本书中就各用一章篇幅详细地阐述了美国社会战后出现的服务业崛起及知识的理论汇编占据核心地位这两大趋势。除此之外,在本书中也可感受到长期规划、系统思考、风险控制等未来学的重要特征。

其次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贝尔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研究的影响。贝尔既借鉴了马克思区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做法,但同时又批判了后者的经济决定论,相应提出三域分立的观点。他认为经济—技术仅是决定社会结构的中轴,前者的变化将会使社会结构这个“旨在协调个人行动以达到特殊目的的职能结构”相应变化,并对政治、文化两个相对独立的社会领域提出新的挑战,但并不足以对后二者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贝尔认为一切涉及资本主义演变的现代社会学说都是“同马克思的对话”,《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一书未尝不是如此。假如资本主义并未像马克思预想中那样、因内部不可回避的矛盾而崩溃,而且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相当灵活的变革和内部调整能力,预测资本主义在新的发展阶段时将会具有的可能性,未尝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贝尔在此书中主要致力于研究后工业社会在社会结构及政治方面即将出现的变化,而它对于文化的冲击则留待在他的下一本书《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中去探讨。

在二战之后,学术界的大环境以日益细化的分工为趋势,但贝尔却希望复兴社会学在古典时代的崇高地位,有志成为马克思、韦伯这一类博学通达的思想大师。他自如地在哲学、科技、历史、经济、文学及社会学等多个领域里汲取有益的思想,不愿被任何社会学学派的既定标签所限定。这种复合式的思维结构既是贝尔在学术上的独特之处,但同时也构成人们理解其著作与思想的一大障碍。因此,他的著作在造成巨大影响的同时,往往也会引发诸多的争议。

鉴于后工业社会在上世纪70年代中叶至千禧年前夕这一期间已表现出许多新的变化和趋势,贝尔于1999年推出了本书的最终版(之前有1973年版、1976年版),并特别为它撰写了一篇长达8万字的新序。贝尔在垂暮之年回头重新审视自己的这一代表性著作,他的新序经过漫长时光的淬炼,在内容上自然颇具份量,值得玩味再三,但从结构上,读者倒勿宁把它看成是对全书的一个补充说明,贝尔借之表达他对后工业社会在20世纪最后四分之一时段中各种新发展所发表的看法。

 

服务热线:133-6631-2326 188-1142-1266

服务信箱:reader@hinabook.com

后浪出版公司

2018年3月

 

正文赏读

每个社会所面临的结构性问题有巨大的差异。工业社会的核心经济问题,始终是资本:怎样使产生充足储蓄并将其及时转入投资领域的过程制度化。股票市场、投资银行、自行筹资和国家征税都是为了满足这一目的。社会关系的核心是企业或公司,主要的社会问题是雇主与工人之间的劳资冲突。只要投资过程规范化,“阶级冲突”受到限制而不再就某一问题使国内趋于两极分裂,那么,工业社会的那些老问题,即使没有“解决”也已经减弱了。后工业社会里的核心问题则在于,如何组织科学知识及进行相关工作的大学或研究所等基础科研机构。

重大的社会变化必将激起重大的反响。20 世纪60 年代后期西方社会的学生运动,一定程度上是文化上对一个以科学为基石的社会日益壮大的新的反动。从更大的范围来说,学生运动是对后工业社会不可避免地“从组织上约束”智能活动的一种反应。它对青年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迫使他们从越来越小的年龄开始就为选择好的大学、好的专业、进入研究生院乃至就业而焦虑。

从政治上来说,正如弗朗索瓦·布里考德教授指出的,后工业社会的问题在于:非市场化福利经济学的发展以及决定公共物资分配的机制不够有效。出于技术和观念的考量,我们不能以市场条件来衡量这些物资的价值;由于这些福利要分配给全体人,部分公民可能不愿意支持这类开支。最重要的是,非市场的政治决策可能诱发直接冲突。市场能够起到分散责任的作用,政治决策的出发点却是公开可见的,而且后果必然是有人吃亏有人占便宜。因为有这样一个焦点,在政治决策即将达成时,冲突就更加容易爆发。

在最广泛的意义上,现代社会最常见的难题是官僚化或“制度化管理”。历史上,官僚化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自由的进步。与工头随心所欲的权力相比,采用非人性化的规章制度其实是对权利的保证。可是当整个世界都变得非人性化,官僚组织要靠机械的规章制度运转时(通常是为了官僚们的利益和便利考虑),这个原则显然已经离它的出发点太远了。

后工业社会的概念不是一幅完整的社会秩序图;它是描述和说明社会结构(即经济、技术和等级制度)中轴变化的一种尝试。但是中轴变化并不意味着“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具有决定性的关系;相反,现在社会上的组织动力主要来自政治体制。鉴于各个工业社会—美国、英国、纳粹德国、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有明显不同的政治和文化特征,所以,很可能,即将进入后工业阶段的各个社会也将形成不同的政治结构和文化结构。今天,现代社会的主要分野不在生产资料所有者和社会地位毫无差别的“无产阶级”之间,而存在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组织中有决策权和无决策权的人们之间的官僚体制和权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