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文学与传统文化 > 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
  1. 近代散文抄
  2. 近代散文抄

近代散文抄

  • 作者沈启无 编选、 黄开发
  • 出版社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时间2018-5
  • 定价38.0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32
  • 页数264
  • ISBN9787559618139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晚明小品文是极力主张言志的性灵文学,或走向自然、怡情丘壑,或品茶饮酒、听雨赏花,反对空洞的模拟。明清小品文是现代白话美文的源头。

  1. 详细信息


 

近代散文抄

 

 

近代散文抄立体封不带腰封1000.jpg 


风行民国的明清小品文选集

现代白话美文的源头

周作人序 俞平伯跋   林语堂、钱锺书称赏

信腕信口 皆成律度——袁宏道

小品文是文学发达的极致——周作人

 


 


 


 

编辑推荐

◎收录范围

本书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两派为中心,收录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老师周作人作序,同门俞平伯题跋。

◎晚明小品文特色

晚明小品文是极力主张言志的性灵文学,或走向自然、怡情丘壑,或品茶饮酒、听雨赏花,反对空洞的模拟。明清小品文是现代白话美文的源头。

◎周作人的评价

周作人在阐述新文学运动的来源和原因时说:“我们可以这样说:明末的文学,是现在这次文学运动的来源,而清朝的文学,则是这次文学运动的原因。”可见周作人是十分地推崇晚明小品文的,从中亦可见出周作人的言志文学理论和文学史观。

 

 

 

名人推荐

沈君以是书名为《近代散文抄》,确系高见。因为我们在这集中,于清新可喜的游记外,发现了zui丰富、zui精彩的文学理论、zui能见到文学创作的中心问题。

                                                                ——林语堂

 

对于沈先生搜辑的功夫,让我们读到许多不易见的文章,有良心的人都得感谢。

                                      ——钱锺书

 

 

著者简介

    编选者:沈启无(1902-1969),名扬,字启无,江苏淮阴人。学者,诗人。毕业于燕京大学国文系。曾在燕京大学、河北女子师范学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学院等学校任教。编有《近代散文抄》《人间词及人间词话》,著诗集《水边》(与废名合著)及《思念集》。

    校订者:黄开发1963年生,安徽六安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有专著《文学之用》《周作人的精神肖像》,散文集《从消逝的村庄走来》等。

 

 

内容简介

《近代散文抄》是一本晚明小品选,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两派为中心,收录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所收作家上起公安三袁,编选者把他们看作晚明小品的开创者;下迄张岱、金圣叹、李渔,在沈氏眼中,张岱是能够兼公安、竟陵二派之长的集大成者,金圣叹、李渔是晚明小品的“末流”。书后附有各家的传记材料和采辑的书目。

据编选者在后记中介绍,书名原叫《冰雪小品》,曾交给一个书店,结果被退回。后得到周作人的鼓励,沈氏重理旧编,交北平人文书店出版。书前有两篇周作人的序言,是为《冰雪小品》和《近代散文抄》两个不同阶段写的。俞平伯题签,书后还有他作的跋。

  

周作人新序

周作人序

袁伯修文抄

袁中郎文抄

袁小修文抄

钟伯敬文抄

谭友夏文抄

刘同人文抄

王季重文抄

陈眉公文抄

李长蘅文抄

张京元文抄

倪元璐文抄

张宗子文抄

沈君烈文抄

祁世培文抄

金圣叹文抄

李笠翁文抄

廖柴舟文抄

各家小传

书目介绍

俞平伯跋

后记

后记二

 

 

  

周作人新序                                 1

周作人序                                   4

 

袁伯修文抄

论文上 1

论文下 2

西山五记 4

袁中郎文抄

雪涛阁集序 8

小修诗叙 10

识伯修遗墨后 12

叙陈正甫会心集 13

叙呙氏家绳集 13

碧晖上人修净室引 15

满井游记 16

高梁桥游记 16

西湖一 17

西湖二 17

西湖三 18

西湖四 18

孤山 18

飞来峰 19

灵隐 19

龙井 20

烟霞石屋 21

南屏 21

莲花洞 21

御教场 22

吴山 22

云栖 22

湖上杂叙 23

袁小修文抄

花雪赋引 24

淡成集序 25

阮集之诗序 26

宋元诗序 27

中郎先生全集序 29

西山十记 31

钟伯敬文抄

诗归序 38

问山亭诗序 39

隐秀轩集自序 40

摘黄山谷题跋语记 41

自题诗后 43

谭友夏文抄

诗归序 44

袁中郎先生续集序 46

虎井诗自题 47

自题西陵草 47

秋寻草自序 47

退寻诗三十二章记 48

客心草自序 50

自序游首集 50

自题湖霜草 51

自题秋冬之际草 52

秋闺梦戍诗序 53

刘同人文抄

水关 54

定国公园 55

三圣庵 56

满井 56

高梁桥 57

极乐寺 58

白石庄 59

温泉 59

水尽头 60

雀儿庵 60

西堤 61

王季重文抄

落花诗序 63

倪翼元宦游诗序 64

南明纪游序 65

游西山诸名胜记 65

游满井记 71

游敬亭山记 72

上君山记 73

再上虎丘记 73

游广陵诸胜记 74

纪游 75

东山 75

剡溪 76

天姥 77

华盖 77

石门 78

小洋 79

陈眉公文抄

文娱叙 81

茶董小叙 82

酒颠小叙 83

牡丹亭题词 83

花史跋 84

游桃花记 85

李长蘅文抄

紫阳洞 87

云居寺 87

西泠桥 88

两峰罢雾图 88

法相寺山亭图 88

胜果寺月岩图 89

六和晓骑图 89

永兴兰若 89

冷泉红树图 90

断桥春望图 90

南屏山寺 91

雷峰瞑色图 91

紫云洞 91

涧中第一桥 92

云栖晓雾图 92

烟霞春洞 93

江干积雪图 93

岣嵝云涧 93

孤山夜月图 94

三潭采莼图 94

张京元文抄

九里松 95

韬光庵 95

上天竺 95

断桥 96

孤山 96

苏堤 96

湖心亭 96

石屋 97

烟霞寺 97

法相寺 97

龙井 98

倪元璐文抄

叙谑庵悔谑抄 99

祁止祥稿序 100

叙萧尔重盆园草 101

张宗子文抄

四书遇序 103

陶庵梦忆序 104

西湖梦寻序 105

夜航船序 106

一卷冰雪文后序 107

琅嬛诗集叙 108

岱志 109

海志 116

五异人传 124

自为墓志铭 134

跋寓山注二则 136

跋徐青藤小品画 136

金山夜戏 137

闵老子茶 137

湖心亭看雪 138

金山竞渡 139

姚简叔画 139

柳敬亭说书 140

彭天锡串戏 141

西湖七月半 141

庞公池 142

及时雨 143

龙山雪 144

张东谷好酒 144

阮圆海戏 145

明圣二湖 146

大佛头 146

冷泉亭 147

沈君烈文抄

考卷帜序 149

赠偶伯瑞序 150

云彦小草叙 151

赠高学师叙 151

祭震女文 152

祁世培文抄

寓山注小序 155

水明廊 157

让鸥池 157

踏香堤 157

小斜川 158

芙蓉渡 158

回波屿 158

妙赏亭 159

远阁 159

柳陌 160

金圣叹文抄

贯华堂古本水浒传序 161

水浒传序三 162

答王道树 166

与吴稽苍 167

与家文昌 167

与顾掌丸 168

与许青屿 168

答韩贯华 169

答沈匡来 169

与许祈年 170

答沈永令 170

李笠翁文抄

海棠 171

芙蕖 172

173

175

随时即景就事行乐之法 175

176

178

179

179

180

180

沐浴 181

听琴观棋 182

看花听鸟 182

蓄养禽鱼 183

浇灌竹木 184

廖柴舟文抄

小品自序 186

丁戌诗自序 187

选古人小品序 188

自题刻稿 188

自题竹籁小草 189

半幅亭试茗记 189

各家小传

三袁 钟谭 190

刘同人 于奕正 200

王季重 202

陈继儒 205

李流芳 206

张京元 207

倪元璐 208

张宗子 208

沈君烈 210

祁世培 211

金圣叹 212

李笠翁 215

廖柴舟 216

书目介绍 217

俞平伯跋 223

后记 227

后记二                                       230

 

    

 

  

重印《近代散文抄》序

黄开发

因为接触周作人,自然知道有一个沈启无。他曾经与俞平伯、废名和江绍原一起并称周作人的四大弟子。1933年版《周作人书信》收入周氏致他的书信二十五封,数量之多仅次于致俞平伯的三十五封。他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晚明小品选本《近代散文抄》。印象特别深的是发生于1944年的“破门事件”,他被周作人宣布逐出师门。沈氏背负了双重的罪名:附逆和背叛师恩。然而,我们听到的声音基本上都来自于周作人,沈启无则差不多是一个无言者。他那被笼罩在阴影中的面目和后来的命运许多年前就引起了我的兴趣,可是我找不到关于他的完整材料,已有的记述往往语焉不详,甚至多有舛误。

我辗转与沈启无的长女沈兰女士取得了联系。2004年12月中旬一个飘着小雪的上午,我去北京房山区良乡镇访问了她。我准备重印《近代散文抄》,他们家属委托我代为办理版权事宜。2月初再见沈女士,由于得到了信任,这次她为我提供了一些重要材料。其中,最重要的是一本五十开牛皮纸封面的工作日记,内容是沈启无自己誊抄的写于1968年4月至6月间的个人汇报;《近代散文抄》上册和《人间词及人间词话》两书编校者的手校本;一份沈氏自拟的著作简目和数张照片等。

 

沈启无,1902年生于江苏淮阴。原名沈鐊,字伯龙,上大学时改名沈扬,字启无。1925年,从金陵大学转学到燕京大学,读国文系。也就是在这一年,他上了周作人主讲的新文学课程,于是认识了这个他非常崇拜的老师。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燕大毕业后,沈启无到天津南开中学教国文,与党组织脱离关系。一年后又调回燕大国文系,在国文系专修科教书,并在北京女师大国文系兼任讲师。1930年至1932年,任天津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国文系教授、系主任。1930年代,沈启无与周作人过从甚密。1932年至1936年间,任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文史系教授,同时兼任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国文系讲师。1932年北平人文书店出版沈启无当时讲课用的明清文选本《近代散文抄》。该家书店又于1933年12月印行他编校的《人间词及人间词话》。北平沦陷后,沈启无任伪北京女子师范学院国文系教授和伪北大国文系主任。1942年11月新民印书馆出版他编的课本《大学语文》。沈启无是北平沦陷区文坛的活跃分子,曾在伪华北作家协会等机构任职,还两次赴日参加第一、第二届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1944年3月,因认定沈启无向日方检举他的所谓思想反动,周作人公开发表《破门声明》,断绝与这个追随他多年的弟子的一切关系。1944年新民印书馆出版他和废名的新诗合集《水边》。1945年由他供职的武汉大楚报社出版诗集《思念集》。新中国成立后,任教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1969年因病去世。

《近代散文抄》共分上、下两册,分别出版于1932年的9月和12月。本书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两派为中心,收录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其中上册一百一十五篇,下册五十七篇。所收作家上起公安三袁,编选者把他们看作晚明小品的开创者;下迄张岱、金圣叹、李渔,在沈氏眼中,张岱是能够兼公安、竟陵二派之长的集大成者,金圣叹、李渔是晚明小品的“末流”。选文最多的是袁宏道和张岱,分别有二十三篇和二十八篇。这后几个人的下半世虽在清初,而实际上是明季的遗民,文章所表现出的还是明朝人的气味。书后附有各家的传记材料和采辑的书目。据编选者在后记中介绍,书名原叫《冰雪小品》,曾交给一家书店,结果被退回。后得到周作人的鼓励,沈氏重理旧编,交北平人文书店出版。书前有两篇周作人的序言,是为《冰雪小品》和《近代散文抄》两个不同阶段写的。俞平伯题签,书后还有他作的跋。

《近代散文抄》所收作品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表明言志的文学观。晚明作家强调时代的变化,反对空洞的模拟;极力主张言志的性灵文学。人们通常把分别出自于袁宏道《小修诗叙》《雪涛阁集序》中的“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和“信腕信口,皆成律度”作为公安派的口号。其二,《近代散文抄》所收文章最多的是游记,共六十四篇,占全书篇幅四分之一强。这一派作家努力摆脱世网,走向自然,怡情丘壑,视山水为知音。其三,表现对世俗生活的关注,喜谈生活的艺术。品茶饮酒,听雨赏花,是他们乐此不疲的题材。《近代散文抄》大抵能选出晚明小品家最有特色的文体的文章,同一文体中,又能选出其代表作。所以,从中可以见出长期为人所诟病的晚明小品的总体特色及其在文学史上的贡献。

(节选)

 

 

两年以前我曾选了一本文集子,大部分是晚明人的文章,清初也有几家,名之曰《冰雪小品》,欣蒙周俞二位先生作序作跋。后来就交给一个书店拿去,不料中间发生多少扭难,只能让他退回,好事之心不胜其结懒之习,因此也就冷落下了。近来又和知堂老人谈起此事,老人曰,还是把这个弄出来有意思,好留大家方便。我自己也实在感觉学校印的讲义不大愉快,别的不说,改正错字一项,即够得上烦苦,有一本书,既以自娱,而教学可以两便亦复佳,遂决心重理旧编,结果乃有这两卷《近代散文抄》。为什么不仍叫做《冰雪小品》呢,这也只觉天下万事万物还以老老实实的为好耳。顶要紧底,这回可别再马马胡胡,须得找一个书店仔细托负他一番才是。恰巧人文书店要刊印此书,得友人介绍成功,这于我,也可算是一件不寂寞的事了。

这里所选共有十七个人的作品,有几人的下半世虽在清初,而实际则是明季的遗民,所以还是明朝人的气味。其中三袁钟谭为公安竟陵两派里边的主要脚色,这是人所共知的。三袁的文章,自以中郎高才逸趣,极尽变化之妙,伯修未免厚拙,小修间有率易,至于清新流丽之处,他们兄弟三人又皆兼而有之。钟谭以幽冷胜,钟以评点《诗归》著称,似不如谭之能文,然其小札子题跋之类亦有可取。余如刘同人的涩辣,王季重的谐谑,倪元璐的僻怪,张京元李长蘅之峭拔淡远,则又都沿着这两派潮流下来的,不过各人的性情气分,略有厚薄浅深之别罢了。张宗子的文章,则是能集合这两派之长,更加上他自己生活情调里面所独有的境界,而融化成功另一种作风。至清初金圣叹李笠翁辈,也还是上一期的末流,但比较的则更为接近通俗一点了。分而论之,大抵如此。综而观之,便如序跋所说,这是一种言志的散文,它集合叙事说理抒情的分子,都浸在自己的性情里,用了适宜的手法调理起来,所感不同,说法亦不必尽同,而都是直直落落底说自己的话,这要算是他们惟一的特色。换言之,明朝人明白一个道理,这就是说,他们明白他们自己。再要从文学发达的途径上推寻这种变迁之迹,觉得也颇有意义,当初王李提倡复古,主张风格,原是想转变宋元以来凡近的气习,未可一笔抹杀,只为末流俗套,乃至以剿窃为复古,学之者只在那里生吞活剥,成为一种泥古之病,所以公安派主张发抒性灵的新文学运动,势必会应运而生。然而清新流丽的末流,又难免走入轻纤一路,此所以进而有竟陵派的幽深以补救之,好比一个人说话说多了,不得不继之以沉默。此中消息,中郎与小修盖亦曾经自觉地透露过,所谓“天下无百年不变之文章,有作始即有末流,有末流还有作始,其变也皆若有气行乎其间,创为变者与受变者皆不及知,是故性情之发,无所不吐,其势必至互异而趋俚,趋(原作“超”)于俚又将变矣,作者始不得不以法律救性情之穷。法律之持,无所不束,其势必至互同而趋浮,趋于浮又将变矣,作者始不得不以性情救法律之穷。夫昔之繁芜,有持法律者救之,今之剽窃,又将有主性情者救之矣,此必变之势也”。而小修晚年,又每每叹于自己的文章缺少陶炼之工与夫含蓄之趣,这真是深可值得玩味的话了。现代的散文差不多可说即是公安派的复兴,惟其所吸收的外来影响,不止是佛教而为日本及西洋的文学,思想上自不免若干距离,变化亦较为丰富的多,所谓那样底旧而又是这样底新,知堂老人固早已先我言之矣。但由流丽而渐趋于轻纤浅率,其流弊则亦大致相同,一种必变之势,正如公安之后不得不有竟陵派的那种简炼涩辣的文章出现,也是无足怪者。然则这小册子,对于近代散文的来源去路,未始不可以当做一种参证。不过中国一切文学诸运动,历来即受载道派把持,此类言志派的散文早就在唾弃之列,简直攻击体无完肤,那里还有伸伸脚的机会哩。公安竟陵之文伏压乃至三百多年,冻流才渐渐溶解,可知历史的力量实在大,而传统思想的老脾气却总不会离开人心,观于现代很少有人注意明季这种新文学运动,更少有人去读晚明人的文章,则目下这一点点自由空气,谁又能管保它竟究维持到怎样的一种光景,此书其能免于所谓覆瓿覆瓮之厄者几希乎。李卓吾批订《坡仙集》曰,“大凡我书皆是求以快乐自己,非为人也”。我每开卷玩看,便自有一种欢喜,是我常与我周旋久也,宁作我。

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九月一日,沈启无撰于北平茗缘室。

 

 

 

 

正文赏读

张宗子文抄

金山夜戏

崇正二年中秋后一日,余道镇江往兖。日晡,至北固,舣舟江口。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余大惊喜。移舟过金山寺,已二鼓矣。经龙王堂,入大殿,皆漆静。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余呼小仆携戏具,盛张灯火大殿中,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锣鼓喧填,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瞖,翕然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徐定晴,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卷一

 

闵老子茶

周墨农向余道闵汶水茶不置口。戊寅九月至留都,抵岸,即访闵汶水于桃叶渡。日晡,汶水他出,迟其归,乃婆娑一老。方叙话,遽起曰,杖忘某所。又去。余曰,今日岂可空去。迟之又久,汶水返,更定矣。睨余曰,客尚在耶?客在奚为者?余曰,慕汶老久,今日不畅饮汶老茶,决不去。汶水喜,自起当垆。茶旋煮,速如风雨。导至一室,明窗净几,荆溪壶成宣窑瓷瓯十余种,皆精绝。灯下视茶色,与瓷瓯无别,而香气逼人,余叫绝。余问汶水曰,此茶何产?汶水曰,阆苑茶也。余再啜之曰,莫绐余,是阆苑制法,而味不似。汶水匿笑曰,客知是何产。余再啜之曰,何其似罗甚也。汶水吐舌曰,奇!奇!余问,水何水?曰,惠泉。余又曰,莫绐余,惠泉走千里,水劳而圭角不动,何也?汶水曰,不复敢隐。其取惠水,必淘井,静夜候新泉至,旋汲之。山石磊磊藉瓮底,舟非风则勿行,故水之生磊,即寻常惠水犹逊一头地,况他水耶。又吐舌曰,奇!奇!言未毕,汶水去。少顷,持一壶满斟余曰,客啜此!余曰,香扑烈,味甚浑厚,此春茶耶?向瀹者的是秋采。汶水大笑曰,予年七十,精赏鉴者无客比。遂与定交。

卷三

 

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原作“住”)湖心亭看雪。雾淞沆(原作“沅”)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金山竞渡

看西湖竞渡十二三次,己巳竞渡于秦淮,辛未竞渡于无锡,壬午竞渡于瓜州,于金山寺。西湖竞渡,以看竞渡之人胜,无锡亦如之。秦淮有灯船无龙船,龙船无瓜州比,而看龙船亦无金山寺比。瓜州龙船一二十只,刻画龙头尾,取其怒;傍坐二十人持大楫,取其悍;中用彩篷,前后旌幢绣伞,取其绚;撞钲挝鼓,取其节;艄后列军器一架,取其锷;龙头上一人足倒竖,敁敠其上,取其危;龙尾挂一小儿,取其险。自五月初一至十五,日画地而出。五日出金山,镇江亦出。惊湍跳沫,群龙格斗,偶堕洄涡,则百捷捽蟠委出之。金山上人团簇,隔江望之,蚁附蜂屯,蠢蠢欲动。晚则万艓齐开,两岸沓沓然而沸。

卷五

 

姚简叔画

姚简叔画千古,人亦千古。戊寅,简叔客魏为上宾,余寓桃叶渡,往来者闵汶水曾波臣一二人而已。简叔无半面交。访余,一见如平生欢,遂榻余寓。与余料理米盐之事,不使余知。有空拉余饮淮上馆,潦倒而归。京中诸勋戚大老朋侪缁衲高人名妓与简叔交者,必使交余,无或遗者。与余同起居者十日,有苍头至,方知其有妾在寓也。简叔塞渊,不露聪明,为人落落难合,孤意一往,使人不可亲疏。与余交不知何缘,反而求之不得也。访友报恩寺,出册叶百方,宋元名笔。简叔眼光透人重纸,据梧精思,面无人色。及归,为余仿苏汉臣一图,小儿方据澡盆浴,一脚入水,一脚退缩欲出。宫人蹲盆侧,一手掖儿,一手为儿擤鼻涕。旁坐宫娥,一儿浴起伏其膝,为结绣。一图,宫娥盛妆端立有所俟,双鬟尾之,一侍儿捧盘,盘列二瓯,意色向客。一宫娥持其盘为整茶锹,详视端谨。覆视原本,一笔不失。

卷五

 

柳敬亭说书

南京柳麻子,黧黑,满面癗,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善说书,一日说书一回,定价一两,十日前先送书帕下定,常不得空。南京一时有两行情人,王月生柳麻子是也。余听《景阳冈武松打虎》白文,与本传大异。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夬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着色,细微至此。主人必屏息静坐,倾耳听之,彼方掉舌。稍见下人呫哔耳语,听者欠伸有倦色,辄不言,故不得强。每至丙夜,拭桌剪灯,素瓷静递,款款言之,其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说书之耳而使之谛听,不怕其不齰舌死也。柳麻子貌奇丑,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直与王月生同其婉娈,故其行情正等。

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