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文学与传统文化 > 小说
  1. 肉桂色铺子及其他故事
  2. 肉桂色铺子及其他故事

肉桂色铺子及其他故事

  • 作者[波兰]布鲁诺•舒尔茨
  • 译者陆 源
  •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 定价29.80元
  • 装帧平装
  • 开本32
  • 页数186
  • ISBN978-7-220-10341-4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20世纪伟大的波兰语作家之一 与卡夫卡比肩的天才

  1. 详细信息

99999990002173574_1_o.jpg


编辑推荐

舒尔茨与贡布罗维奇、维特凯维奇并称波兰第二共和国(1921-1939)的“先锋文学三杰”。

 余华在《影响我的十部小说》一文中推荐了《肉桂色铺子》的短篇《鸟》 。

 

媒体推荐

布鲁诺•舒尔茨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意外的发现,他的两本短篇小说集将会成为短时期内难以突破的语言极限,再也不会有人像他那样去写作,他的语言中蕴涵了数学的精湛、古典的诗意和病态的抒情。

——《纽约客》杂志

名人推荐
布鲁诺·舒尔茨是一位无与伦比的作家,世界在他的文字中完成了伟大的变形。

——约翰·厄普代克

 

不容易把他归入哪个流派。他可以称为超现实主义者、象征主义者、表现主义者、现代主义者……他有时候写得像卡夫卡,有的时候像普鲁斯特,而且时常成功地达到他们没有达到过的深度。

——艾萨克·辛格

即便有卡夫卡存在,布鲁诺·舒尔茨仍然写下了二十世纪最有魅力的作品之一。

布鲁诺·舒尔茨与卡夫卡一样,使自己的写作在几乎没有限度的自由里生存,在不断扩张的想象里建构起自己的房屋、街道、河流和人物,让自己的叙述永远大于现实。他们笔下的景色经常超越视线所及,达到他们内心的长度;而人物的命运像记忆一样悠久,生和死都无法测量。他们的作品就像他们失去了空间的民族,只能在时间的长河里随波逐流。于是我们读到了丰厚的历史,可是找不到明确的地点。

——余华《被遗忘的布鲁诺·舒尔茨》

《肉桂色铺子》的最佳指南,莫过于舒尔茨本人给一家意大利出版社写的梗概。 他说,《肉桂色铺子》是一个家庭的故事,它不是以传记或心理学的形式而是神话的形式讲的。

舒尔茨作为一个自己内心生活的探索者,其才能是无与伦比的,这内心生活同时也是对他的童年和他自己的创造活动进行回忆的内心生活。他的故事的魅力和新鲜源自前者,他的故事的知识力量则来自后者。

——J.M.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

著者简介

布鲁诺•舒尔茨(18921942),犹太裔作家,出生于波兰的德罗戈贝奇小镇。他学过建筑,自学绘画,是一所中学的美术教师。他离群索居,沉浸在童年生活与幻想中,以文学创作调剂平淡的生活。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的家乡被纳粹占领,身为犹太人的舒尔茨被投入集中营。1942119日,在小镇街角被纳粹党卫军射杀。舒尔茨生前籍籍无名,死后凭借两册短篇小说集《肉桂色铺子》《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跻身20世纪伟大波兰语作家之列,被誉为与卡夫卡比肩的天才。其画作亦在欧洲超现实主义美术和电影领域留下深刻影响。

 

译者简介

陆源,广西南宁人,1980年生,现居北京,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副编审、作家,出版长篇小说《祖先的爱情》《范湖湖的奇幻夏天》,翻译舒尔茨小说集《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肉桂色铺子及其他故事》。

 

内容简介

  《肉桂色铺子》出版于1934年,由十五个短篇构成,取材于作者的童年与家庭,其中加入大量奇诡的想象、瑰丽的意象以及晦涩的隐喻,使现实与梦境难分难辨。文字精致而诗意,充满画面感与音乐感。本书翻译主要依据John Curran Davis的英译本,内容包括小说集《肉桂色铺子》的十五个短篇、《集外》的四个短篇,以及三篇随笔。

 

简  目

   肉桂色铺子

八月

显圣

人体模型

论人体模型(或创世书的第二卷)

论人体模型(续篇)

论人体模型(终篇)

尼姆罗德

卡罗尔先生

肉桂色铺子

鳄鱼街

蟑螂

狂风

盛季之夜

 

集外

秋天

梦想共和国

彗星

祖国

 

随笔

传奇的诞生

现实的神话建构

来自布鲁诺·舒尔茨的创作室

译后记



译后记

翻译本书主要依据John Curran Davis 的英译本,内容包括小说集《肉桂色铺子》的十五个短篇、《集外》的四个短篇,以及布鲁诺·舒尔茨的两篇随笔《传奇的诞生》和《现实的神话建构》。

创作谈《来自布鲁诺·舒尔茨的创作室》则译自Louis Iribarne的英译本。

翻译《肉桂色铺子》的十五个短篇和《彗星》时,参考了Celina Wieniewska 的英译本。翻译《秋天》《梦想共和国》两个短篇时,参考了Louis Iribarne 的英译本。翻译《现实的神话建构》时,参考了John M. Bates 的译文。

本书还参考了林蔚昀、施奇平、杨向荣的中译本。

最后,本书全文根据Zielona Sowa 出版社2010 年出版的波兰语版本,以及布鲁诺·舒尔茨作品网站(http://www.brunoschulz.org)的波兰语原文逐句校订。这一过程中,译者几度求助于波兰语翻译家林洪亮先生,请教过不少疑难问题,林老先生逐一认真解答,对修订译文辅益良多,译者在此向林老先生表达最诚挚的谢意。

综合比较多个英译本,译者认为,John Curran Davis 的英译

本更忠实于原文,但词句繁难。Celina Wieniewska 的英译本更清浅易懂,但行文时有省略或改动原意。Louis Iribarne 的英译本与John Curran Davis 的英译本接近,句式讲究长短搭配。无论是John Curran Davis 的英译本,还是Celina Wieniewska的英译本,皆未严格按照原文的格式划分段落,断句也多有差别,而且均存在不少脱漏,Celina Wieniewska 译本的情况尤为严重。

因此本书划分段落、断句,以及修订内容时,仔细参照了Zielona Sowa 出版社的波兰语版本。

本书的编辑出版要感谢周丽华女士、朱岳先生的大力支持和辛勤劳动,在他们的帮助下,这本译作得以完善并最终面世。还要感谢我妻子丁玎,她最先通读译稿,并提出修改意见。译文不妥之处,还望方家指正。

陆源

2016 年9 25 日于北京

 

 

正文赏读

八月

1

七月,父亲去温泉浴场疗养,撇下我、母亲和哥哥,让我们任由炎热而灼人的苍白夏日摆布。炫目的阳光下,我们沉迷于那本宏伟的假日之书,其纸页如烧如焚,淌着金黄梨子的甜美果浆。

流光溢彩的早晨,阿德拉从外面回来,宛若波莫娜从清朗白昼的火焰中显形,她菜篮中五色斑斓、美轮美奂的朝晖不断往外倾泻:樱桃闪闪发亮,透明的表皮下汁液饱绽,神秘黑莓的芬芳比它们的口感更胜一筹,而杏子金灿灿的果肉蕴含了那些悠长下午的精髓。这首水果的纯诗旁边,她还倾倒出富含营养、状如琴键的小牛排,以及死章鱼或死海蜇似的藻类蔬菜。这堆食材是为一顿风格未明的正餐而准备的,是产自大地的绿色烹饪原料,还散发着清新质朴的乡野气息。

这个非凡夏季的每一天,在市集广场,以下事物均会穿过某座公寓楼二层一间昏暗的房屋:闪闪烁烁的寂静气流、地板上沉浸于狂热美梦的明亮方块、从白天金色的脉管深处升起的手风琴旋律,以及一遍又一遍弹奏的两三个小节的钢琴曲,它们游荡在阳光炙烤的发白人行道上,消失于正午时刻的炽焰之中。阿德拉做完家务,放下亚麻窗帘,屋内一片幽暗。各种颜色立即降低了八度,房间被阴影笼罩,犹如浸入深海,仍曚曚昽昽映照在碧波之镜里,而窗帘正承受着晴昼全部的灼热喘息,伴随午间的睡梦轻轻摆荡。

星期六下午,我和母亲通常会出去散步。穿过昏暗的走廊,我们随即迈入明朗灿烂的白昼。路人在金辉中跋涉,眼睛好像沾满了蜜糖,不得不半眯着抵挡强光。他们一个个掀唇露齿,在这熔金流布的昼间,顶着炎炎酷暑,套着千篇一律的鬼脸,仿佛烈日给每一位信徒配发了相同的面具:太阳教派的金面具。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那天凡是走在大街上的,只要交错而过,无不戴着这张面具互相致意,脸庞涂抹着厚厚一层金色颜料。他们冲对方龇牙咧嘴,展现酒神般狂放的笑容,那异教崇拜的野蛮假面。

盛暑令市集广场空空荡荡,滚烫发白,如《圣经》里描绘的荒漠般刮起热风。多刺的金合欢,从这片焦黄广场的虚无中萌发生长,闪亮的叶子在翻滚沸腾,而那一束束华贵的绿色锦缎,如同旧挂毯上编织的树丛。乍一看,似乎反倒是它们激起了一阵狂风,引人注目地摆弄自己的冠冕,其实只不过想以浮夸的弯折之姿,炫耀它们贵族狐裘般银白色底面的优雅绿荫。日复一日被风擦净磨亮的老宅子,染上了一抹广阔大气的反光,以及那些散落在绚丽苍穹最深处的色彩所存留的回声和记忆。看来大约是无数个世代的夏天已将虚假的漆层剥去,好比耐心的泥瓦匠刮掉旧屋子的发霉墙皮,使房舍的真容日渐清晰地显现,这些命运的样貌早就由生活从内部塑造而成。此刻,窗户在沉睡,空寂广场的刺眼光线把统统它们掩盖遮挡;阳台向天宇袒露自己的空虚;敞开的大门流溢着凉爽的气息与葡萄酒的馥郁。

一大群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逃进市集广场的角落,躲避灼人热浪的扫荡,他们正在围攻一堵断垣,不断朝它扔纽扣和硬币,仿佛可以借助那些金属小圆盘构成的星象图,来破解墙面上有如象形文字的刮痕与裂缝所隐藏的真正秘密。除了他们之外,广场空无一人。不难料想,堆满酒桶的拱形入口随时都有可能冒出一匹撒玛利亚人a 的驴子,在摇曳的金合欢树荫下由一根缰绳牵着,而两名侍者将伤者小心翼翼地抬下滚烫的鞍座,搀扶他缓缓走进拱廊,踏上阴凉的阶梯,抵达那个散发着安息日圣餐浓烈香味的楼层。

我和母亲继续沿着市集广场落满日焰的两侧悠闲漫步,引领我们破碎的影子掠过房屋,如同游走于琴键之上。铺路石徐徐流经我们轻盈的脚底,它们中有些呈淡粉色,好像人类的皮肤,有些呈金黄色或灰蓝色,在阳光下无不平整、温热,犹如天鹅绒,又如因受踩踏而面目全非的晷盘,通往神圣的虚无。

最终,在斯特雷伊斯卡大街的拐角,我们步入药房的阴影里。宽敞的橱窗里摆放着一大罐覆盆子汁,以象征所售香膏的清凉,使用它似乎可缓解任何疼痛。又走过几座房子,这条街道慢慢失去城镇的派头,就像一个人重返故乡的小村庄,沿路一件一件脱掉自己的节日礼服,离家越近,越是逐渐变回一名破衣烂衫的农夫。

郊区的屋舍在下沉,窗户以及其余的一切,均淹没于各自小花园繁盛的姹紫嫣红之中。形形色色的鲜花野草,已遭伟大的日子遗忘,在天光的映耀下葱茏郁勃,无声绽放,欣喜于这一停顿,并借此超越时间,在无穷白昼的边缘入梦片刻。一株饱受象皮病摧残的巨硕向日葵,花盘由粗壮的梗茎撑到半空,它身披黄色丧服,等待着哀伤的生命尾声,被自己畸形的肥大臃肿压弯。但是,朴实无华的风信子和稚气未脱的小野花无奈地站在一旁,穿着浆过的粉红色和白色的短衬衫,并不理解向日葵的悲惨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