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文学理论

    翻译的基本知识

    《翻译的基本知识》讲解翻译的基本知识,既有高屋建瓴的理论论述,又有具体细微的实践指导,篇幅短小,深入浅出。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版以来,在华语世界广为流传。  《翻译的基本知识》凡十八章,前半部纵论古今,介绍翻译的历史、语言学基础、规则、标准,有如知识小品,即使不通外文者,读起来也会兴致盎然;后半部教授翻译的具体步骤,俯拾引用当时欧美优秀作家文句及中国古典作品为例,由简及深,纠偏取正。附录部分列举大量误译实例进行评述改译,可供读者研习实战技巧。  

    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钱歌川(1903—1990),原名慕祖,笔名歌川、味橄等。湖南湘潭人。著名的散文家、翻译家、英语学者。1920年赴日留学。1930年进上海中 华书局做编辑,曾参与创办《新中华》杂志,并担任《中华英语半月刊》主编,在此期间,将大量精力放在英语读物的翻译、编写、出版方面。1936年入英国伦 敦大学研究英美语言文学。1939年回国后任武汉、东吴等大学教授。曾与鲁迅、茅盾、田汉、郭沫若、郁达夫等文化名人交往,参与文化运动。1947年春, 前往台北创办台湾大学文学院并任院长。六十年代赴新加坡,先后任义安学院、新加坡大学和南洋大学中文系教授。1972年底,以70高龄退出讲台,后移居美 国纽约。 

      钱歌川一生发表了大量散文与英语教学资料,包括《翻译的基本知识》《翻译的技巧》《英文疑难详解》《英文疑难详解续篇》《论翻译》《简易英 文文法》《简易英文动词》《美国日用英语》《英语造。。。 (展开全部)   钱歌川(1903—1990),原名慕祖,笔名歌川、味橄等。湖南湘潭人。著名的散文家、翻译家、英语学者。1920年赴日留学。1930年进上海中 华书局做编辑,曾参与创办《新中华》杂志,并担任《中华英语半月刊》主编,在此期间,将大量精力放在英语读物的翻译、编写、出版方面。1936年入英国伦 敦大学研究英美语言文学。1939年回国后任武汉、东吴等大学教授。曾与鲁迅、茅盾、田汉、郭沫若、郁达夫等文化名人交往,参与文化运动。1947年春, 前往台北创办台湾大学文学院并任院长。六十年代赴新加坡,先后任义安学院、新加坡大学和南洋大学中文系教授。1972年底,以70高龄退出讲台,后移居美 国纽约。

      钱歌川一生发表了大量散文与英语教学资料,包括《翻译的基本知识》《翻译的技巧》《英文疑难详解》《英文疑难详解续篇》《论翻译》《简易英文文法》《简易英文动词》《美国日用英语》《英语造句例解》等,影响深远。

    目录

    重版补记 

    一 一个古老的问题

    二 约定俗成万物名

    三 岂有此理必有误

    四 严复说的信达雅

    五 佛经的翻译方式

    六 批评的和实用的

    七 直译和意译举例

    八 译文第一要通达

    九 首先要了解原文

    1)理解字句的含义

    2)字句以外的含义

    3)找出典故的来历

    4)分辨英美的作者

    十 中英文中的虚字

    十一 不能翻译的字句

    十二 两国语义不尽同

    十三 在动手翻译之先

    十四 选用适当的字句

    十五 英译中五种方法

    1)省译法

    2)增译法

    3)倒译法

    4)改译法

    5)简译法

    十六 英文长句的译法

    1)在关系代名词处切断

    2)在关系副词处切断

    3)在副词处切断

    4)在动词处切断

    5)在名词处切断

    十七 容易译错的字句

    1)英译中

    2)中译英

    十八 二竖的故事试译

    原文

    语译

    英译

    附录 翻译实例评述

    例一

    例二

    例三

    例四

    例五

    例六

    例七

    出版后记

    ◆ 出版后记 ————————————————————————————————————

    钱歌川先生以两类著作闻名于世。

    一类是散文,量多质优。据陈子善统计,他在大陆和海外总共出版了《詹詹集》、《流外集》、《偷闲絮语》、《北平夜话》、《巴山随笔》、《虫灯缠梦录》、《竹头木屑集》等散文集二十多本,其数量超过了林语堂和梁实秋,仅次于周作人陈子善说他读钱的散文能感受到一种修养,一种直率,一种亲切,一种人生的态度,就像他的笔名味橄的含意那样,如嚼橄榄,深有余味,甘美无穷 英国散文的味道,闲散,渊博,隽永

    另 一类是英语教学资料,影响深远的就有《翻译的基本知识》、《翻译的技巧》、《英文疑难详解》、《英文疑难详解续篇》、《论翻译》、《简易英文文法》、《简 易英文动词》、《美国日用英语》、《英语造句例解》等,都是基于他数十年的英语教学经验凝炼而成,有些被大学采用作为教材。与一般的英语教学资料相比,钱 氏的英语教材富有浓厚的文学底蕴。作者在书中的举例,多出自欧美文豪作品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这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提高字句锤炼及语言感受能力。

    这本《翻译的基本知识》典型地体现了钱氏作品的特点,在不长的篇幅中,读者既能了解翻译的历史与理论知识,又能有足够的例句学习翻译的具体技巧,是不可多得翻译基础入门书。

    在此要特别感谢张兆龙先生,是他不辞辛劳帮助我们联系远在美国纽约的钱歌川的女儿钱丽娜女士,我们才得到了钱先生著作的出版版权,使得这些优秀的著作得以在大陆出版。《翻译的技巧》、《英文疑难详解》、《英文疑难详解续篇》也会陆续与读者见面,敬请期待。

    ◆ 内容选读 ————————————————————————————————————

    一  一个古老的问题

    世 界上现存有三千多种语言,彼此之间不能理解,要理解就得凭仗翻译。语言的产生和人类的产生同样的古老,两种不同语言的人类,开始发生接触的时候,就发生了 翻译的问题。人类由单有语言进化到有文字的程度,其间必然经过极其悠久的岁月,至今世界上三千多种不同的语言中,有文字的仍为极少数,这并不是说有的民族 产生得较迟,所以文字也发达得迟,而是因为他们的知识进步得慢,文化水准很低的缘故。大家都知道:文字是代表民族的文化的,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其文化水 准的低落可想而知。孔子所谓“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意思就是说,要把一个人的话语和思想,传到远方或传到后世,就必得有记录的文字。世界上最古的文字有 三种:一为苏马利亚人和巴比伦人的楔形文字,二为埃及的图画文字,三为中国文字。所有人类的文字,虽则都是由图画演进而来,然而并非出自一源。于是发展出 彼此极其不同的文字来了,如中国的文字为注音文字,西欧的文字为拼音文字。这已经在系统上大有不同,判然二物,即是那些有亲族关系的文字,如日本、高丽、 安南,乃至古代的契丹、女真、西夏,都采用了中国文字,或至少是和汉字有不少的关系,但发展的结果,也多变成了另外一种文字,如日本文看上去虽则满纸汉 字,然而我们中国人要了解它,也大不易。不要说外国,哪怕是在一国之内,文字也不尽同,我国直到秦朝的李斯,实行“书同文”,才算是把中国的文字统一了。

    同 一国的文字,如果不统一的话,也是需要翻译的;外国的文字,哪怕是汉字集团,如上述的日本文及高丽文,我们如不经过翻译还是不能了解的。说话固然不能了 解,就是写成文字也和我们的大有出入。所以说话需要翻译,文字更要翻译。没有文字而只是口头传述的,不算正式的翻译,只可称为通译(interpret);要把用文字写成的书籍,译成另外一种文字,这才是正式的翻译(translate)。 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到处都是不同种族的人,说着各自的母语;就同是华族,也说福建、广东、潮州、海南、三江各地的方言,互相不能达意,就得有人 通译。如果是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生长的人,他就会说各种各样的话,会说英语,会说马来话,会说华语,会说闽、粵方言。这样的人英文叫做会说多种话语的人(polyglot)。他只能做通译,不能做翻译。通译是动口的,他不一定要认识字,而翻译是动手的,他必须通晓书本上的文字。所以从事翻译工作,非精通语文的人(linguist)莫办。

    通译因无记录可留,自无史实可考,等到有记录时,已经到了翻译的阶段,至少是有一方面的记录,把当时由通译口头传述的话,用文字记下来了。如中国从事翻译的工作,而留下有记录可考的,是三千年前的周代。《礼记》的《王制》上说:

    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

    等到公元一百五十年的时候,即汉末的桓帝的朝代,所翻译的佛经,流传至今还在。《隋书》的《经籍志》上说:

    汉桓帝时,安息国沙门安静,赍经至洛,翻译最为通解。

    这似乎是“翻译”一词出现最早的记裁,在汉以前只称“译”。《礼记》上说:“北方曰译”,只用一个“译”字。因为汉人大半与北方的外族打交道,所以“译”的这个名称特别发达,后来加上一个形容词便称“翻译”,代表转译四方的语言文字了。

    在西洋的欧洲,翻译也有两千年的历史了。有记录可考的,是在公元前二百五十年的时候,罗马的诗人安得罗尼可斯(Livius Andronicusc.284204 B.C.)曾把希腊大诗人荷马(Homerc.10th cent. B.C.)的史诗《英雄流浪记》(Odyssey)译 成了拉丁文。可见翻译这一种工作,是在两三千年前的古代,早已有了的,并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如果翻译有什么问题的话,也是极其古老的问题。古人所遭遇的 困难,我们同样还得遭遇。翻译免不了要发生误译,也并非时下才有的。在民国二十年左右,上海有位文人曾由英译本把俄国作家柴霍甫的短篇小说,全部译成中 文,至少有十二巨册。他的中文写得非常流利,英文的阅读能力也不算坏,可是译得多了,总不免有失错(slip)的地方,于是乎他就在中国的文坛上闹了一个大笑话,把英文的银河(The Milky Way)译成“牛奶路”了,有诗为证:

    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

    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