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文学理论

    颂·雅·风——中国文化精神之本源

    《颂雅风:中国文化精神之本源》选取数十种中国文字典籍,带领读者通过汉字的因果流转,来追溯中国文化精神的本源。作者一举囊括《诗》、《书》、《礼》、《易》、《春秋》、《左传》、《史记》、《汉书》等经典,从容游刃于中国千年历史长河中,将种种文字及其思想完美地糅合进一场场精彩的对话和争辩中,一气呵成,展现其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哲理思考,为深入了解中国文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趣味。

    1. 详细信息

    内容简介

    本书选取数十种中国文字典籍,带领读者通过汉字的因果流转,来追溯中国文化精神的本源。作者一举囊括《诗》、《书》、《礼》、《易》、《春秋》、《左传》、《史记》、《汉书》等经典,从容游刃于中国千年历史长河中,将种种文字及其思想完美地糅合进一场场精彩的对话和争辩中,一气呵成,展现其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哲理思考,为深入了解中国文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趣味。


     

    编辑推荐

      汉字与中国人同在,汉字在,中国人在,汉字灭,中国人亡。中国文化精神与中国文字典籍相表里,不可分离,不可分析,无有分别,乃具足者也。

    作者简介

      徐 迅,纽约大学社会学博士,著有《陈寅恪与柳如是》。

    序  言

     

    何谓中国文化精神?所可标举者甚多,如气韵、意境、意蕴、性灵、情致,其中有天命,有鬼神,有天人合一,有忧患,有享乐。所谓文化精神者,实难尽说,其在有无之间。人莫不饮食也,故其有;鲜能知味也,故其若无。如必欲可说,则在汉字之间。

    自汉字始,始有中国历史。有此历史,便有一精神在,其存于一切汉字典籍之中,如《诗》、《书》、《礼》、《易》、《春秋》,如先秦诸子,如《左传》、《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历史典籍,如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文学,如历代笔记,如见诸金石等文字。约略言之,中国文化精神与中国文字典籍相表里,不可分离,不可分析,无有分别,乃具足者也。

    汉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乃为中国人之心识。心识者,可执持本源,执受流变,结生相续。无汉字,即无此心识。唯有此心识,为中国文化生命之本源,使其文化精神永不损坏,如安危相共,休戚相关。有此心识,方可追索文化精神,方可说中国人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此固然不为常人所能了知。圣人则不然,其直入中国之本源,洞察历史,昭显因果,故有曰“天不变,道亦不变”。圣人出,汉字立。 其人仰观吐曜,观天文以极变;俯察含章,察人文以成化。于是画八卦,造书契,由是文籍生焉。

    汉字之为德也大矣!其中有道,道心惟微。其时义亦远矣哉!风云雷电,山川草木,古今之变,天人之际,于其中会通和合,茹今孕古。其道之显者谓之文,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日月迭璧,山川焕绮,人世贲华,宇宙结响,故郁郁乎文哉。

    此天意使然也。汉字因一大事因缘问世,此即中国文化之生死也。汉字因缘所生,缘起性空,因果流荡,无往不复。于中国人,汉字“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所尊者何?曰:人乃天地之心,参天地而居其中。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人有此汉字,可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以天地演化生人为始,知天尽性、事天立命为终。于是有阴阳,有鬼神,有五行,有圣人,有君子,有小人,有贤不肖,有儒释道。此即中国人之“天命”也。

    中国历史乃汉字因果之流转,中国人在此智慧海中流转而生生不息,悲欢离合,与之合而为一。是故,中国历史之依据,中国人精神之所在,集于汉字一身。所谓中国,无非汉字。何以故?汉字为中国之所有记忆,且为其所记忆本身,即中国人自我文化意识之根源。古昔即有“华夷之辨”,实乃中国人“自我” 本体之执著。故曰:汉字与中国人同在,汉字在,中国人存;汉字灭,中国人亡。

    今世有名“中国”者,有名“汉字”者,有名“中国人”者,然未见有人说其因果流转,正不知天意如何也。

    以上为《颂•雅•风》之大义也。

    谨为序。

                                                                               作者于西山采苹馆


    精彩书摘

      寡人有闻:“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诗.商颂.玄鸟》)此非“天命”乎?主君,深不可测日“天”,无可奈何日“命”。“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 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老子》第六十章》)寡人深恐鬼神为厉伤人,故以祭祀 以要其福。以此言观之,似虽有鬼而亦不神耶?主君,鬼神非无,然洋洋乎如在其上,但只为民之福,不为民害。故日非其鬼不神,但其神不伤人耳。然非其神不伤 人,实由圣人含哺百姓,如保赤子。与天地合其德,鬼神合其吉凶而已。若以道德君临天下,则和气致祥。寡人观于此言,以安静无扰为主,行其所无事,则民自安 居乐业,而蒙其福利矣。主君,此与烹饪之道相若,然小国不足以言之。若大国,或有可为。(《吕氏春秋.本味》:汤得伊尹,祓之于庙,爝以灌火,衅以牺狠。 明日设朝而见之,说汤以至味。汤日:“可得而为乎?”对日:“君之国小,不足以具之;为天子然后可具。,,)其要在一个“和”字。若问:“和与同异乎?” 对日:“异。和如羹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婵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左 传.昭公二十年》)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火星落,九月做寒衣。)一之日麝发,二之日粟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正月寒风起,二月风凛冽。无衣可挡 寒。如何过年关?)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三月修农具,四月种庄稼。)同我妇子,磕彼南亩,田唆至喜!(咱家老和小,举火在田头,田官享饭酒!)七月 流火,九月授衣。(七月火星落,九月做寒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天阳光照,黄鹂呜叫了。小女执箩筐,走在小路上, 来采嫩叶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春日白昼长,白蒿满箩筐。小女心悲切,少爷要俺做婢妾。)(《诗·豳风·七月》)主君,五 世之内,不可知何谓天下美味。主君之江山方才一代,知“化腥臊”已属不易。有日:“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可不察乎?寡人亦闻:“小人之泽,亦五世而 斩。”(《孟子·离娄下》:“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亦五世而斩。,’)美味其理有如是哉?主君,天下美食断绝之时,亦天下斩主君之日也。可不慎 乎?寡人亦闻:“上古之世,民食果窳蛘蛤,腥臊恶臭,而伤肠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日燧人氏。”(《韩非 子.五蠹》)神农氏尝草别谷,教民耕艺,民始食谷,加于烧石之上。(高承《事物纪原》)此乃上古之传言,其可鉴乎?主君,“以木巽火,亨饪也”。(《易. 鼎卦.彖下》)“木”如柴、草之类;“巽”,风也,顺风点火。“亨”,煮也。“饪”,熟也。此乃“鼎”卦,下巽上离相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