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大众
  1. 无药
  2. 无药
  3. 无药
  4. 无药

无药

本书是继《大国医改》之后又一部揭露医改内幕的时论著作。作者亲临医改决策最前线,坦言2009年新医改起步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揭发医改“退二进一”、漏洞百出的窘状,化笔端为利剑,直指医改腐败的根基。

  1. 详细信息

编辑推荐

推荐一:2009年新医改,国家计划三年投入8500亿支持改革,时至今日,医改已经过去两个三年,“看病难、看病贵”痼疾依旧,毒胶囊、天价药、杀医闹医、飞刀走穴,持续成为热点民生话题。

推荐二:作者数十年身临医改决策最前线,大胆揭露常人看不到的医改黑幕,笔端深情,令人唏嘘,是一名兼具科学精神与人文关怀的布道者。

推荐三:本书涉及医改讨论,既避免专业生僻的语言,也没有一味迎合揭露内幕真相的猎奇心理,客观真实地披露政府、医院、药企利益纠葛,是目前最全面把握医改脉络的时政评论文集。

著者简介

朱幼棣,学者、作家。曾为新华社著名记者、国务院研究室司长。生于浙江黄岩,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历任新华社国内部副主编,工业采访室副主任,教科文、政治采访室主任,新华社新闻研究所副所长,中共山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1992年被评为新华社高级记者。为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首届地球奖、中国新闻荣誉奖获得者,国家软科学评审委员会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大学兼职教授。已出版著作十余部,多次荣获各种奖项。《后望书》《大国医改》《怅望山河》《书法风雨》等。

内容简介

本书是继《大国医改》之后又一部揭露医改内幕的时论著作。作者亲临医改决策最前线,坦言2009年新医改起步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揭发医改“退二进一”、漏洞百出的窘状,化笔端为利剑,直指医改腐败的根基。

新医改实施至今,飞刀走穴、多点执业,放开搞活医疗资源争论不休。药品招标、基药目录、廉价高效药等与就医群体紧密相关的环节,被医院、药企和政府暗中操控。毒胶囊、GSK商业贿赂案,医改道路满眼冰山,遍布疮痍。医患矛盾急速升温,濒临爆发边缘,一边是医生年均20万元的灰色收入,一边是穷人因无力支付天价药费,亲手锯断伤腿的无奈,医生抱怨没有“体面收入”,穷人却无法保存基本的做人尊严!

医改五年之痛,刮骨未见疗毒,新伤覆满旧痕。彻底改变“看病贵、看病难”的现状,前途漫漫,何以堪忧!

目   录

01 配置资源:为什么是市场? 1 

02 改革:放开搞活医疗资源 25 

03 满眼冰山——也谈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商业贿赂案 36 

04 守望大国医改 48 

05 建立新机制比增加投入更重要 63 

06  “基药”退出的 N个理由  70 

07 《大国医改》改什么? 78 

08 中国医改为何这么难 83 

09 药品招标:行政“设租”与“寻租” 99 

10 “以药补医”为何取而不消? 114 

11 如何解决基药目录“断尾”问题  124 

12 基药超低价中标:穷人的毒药? 135 

13 谈药品采购的“二次议价” 143 

14 比争论有无“全民免费医疗”更重要 156 

15 流通之惑: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三公”吗?  163 

16 “两票制”能清理流通环节吗? 168 

17 朱幼棣、许戈辉:对话医改 175

18 用市场定价解决“廉价高效药消失” 186 

19 中国公立医院能否全部回归公益? 194 

20 公立医院改革:要不要分类? 202 

21 谈穷人的尊严 209 

22 也谈医生的“体面收入” 218 

23 取消药品加成:利益链的断与续 227 

24 谈医生的自由执业 240 

25 有无必要设立“医强险”? 251 

26 医患纠纷与医患对抗 254 

27 毒胶囊——微缩的药业现状 272 

28 疑似回扣时 ,为何整体失语?  280 

29 如何面对医检分离的诉求 283 

30 社会药店之路 286 

31 中国有没有药物经济学? 296 

32 免费医疗与医保的二元结构 302 

33   《民营医院蓝皮书2013》前言  309 

34 回归医疗服务的市场定价机制 312 

35 专业的研究和文学的写作 317 

36 如何厘清医改中政府、财政和市场的边界? 323 

37 公立医院的改革不止一种模式和选择 329 

38 中国医改的全球视角 333

后 记 353

序  言

后 记

三十多年里,国人曾寄无限希望于医药卫生领域的改革,已有过多次启动、疾进、反复和停滞,以及重新出发。

随着新一轮医改的深入,各种尖锐的矛盾渐次展现,利益集团的代言人纷纷登场,令人眼花缭乱,亦相当无奈和纠结。无论“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还是医患纠纷和矛盾的激化,都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体制与机制经历转型和危机时期,忍受力一度崩溃的迹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为社会和医药卫生及社保领域认真的改革探索,提供了巨大的激励和丰富的研究材料。

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意识到,真实书写当下医药行业现状与艰窘,诚实地接近改革的本质和关键,本身就非常艰难。越走近就越感到禁忌的存在。我想,一个人终不能失去信仰,这种信仰基于科学和对医学道德的坚守传之久远。从记者、官员,转型为一个学者和作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沉默,要么必须说出真话。

本来在完成《大国医改》后,我已如释重负。凝视着即将来临的春天,一度疏离了医药,也不再关心“给药治病”等问题,移心研究别的领域,探求历史上的灾难,比如地震、江河生态、佛教文化和书法等等,我通常会感到澄明和快慰。世界真大,知识如浩渺汪洋,人

终其一生,连浅浅的一湾都不可能尽知。

每次写作告一段落后,我抽出时间逛逛书店,在舒适的下午或惬意的黄昏买书、读书、吃茶。不经意间又踅入另一领域,用自己的方式认识历史与现实,生态与山河纠结的关键,感知文字的气息。这两年中交出的两份答卷便是《怅望山河》与《书风法雨》,前者是《后望书》的续集,青山涸河;而后一部则是书论,笔下墨迹纸砚,隶草楷行。

然而我的内心始终不能平静,那是风与海洋,雨与绿野。

我终非是有品位的高雅之人。

有时接受采访,或应邀讲课,准备材料时,得看看新闻,想想新近政策措施和发生的事情。令人印象深刻的虽多为偶发事件,医患纠纷频发、弑医和农民无钱自锯病腿,乱象惨相已超出想象,血腥得令人心悸。不管是医生的血还是患者的血,早已突破了道德所能忍受的底线,超出一般的共性和常识。我们已经很难直面、很难正视。

毕竟,想改变自己的性情已不太可能。虽然深感成为学者是件“没有前途”的事,但对已然熟悉的领域又不得不思考。我想,中国的药品生产营销、医疗服务行业和职业,本质上应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也许只需要和世界上多数国家的模式一样,有一个共通的不断变好的选择。

年深月久,中国知识分子入世和为官的路径,已经养成许多人乖巧攀附的性格,他们的思维步态成了定式,也丧失了质疑和思考的能力。但一些人假改革的旗号,散布很多似是而非的理论,误导或延缓改革,不仅已被实践证明效果不显,如若深究到底,也未必经得起推敲。

我想,我们不能无视底层民众的诉求,无视世界的潮流。

廓清被遮蔽的行业本质和日常生活工作的底部,特别在各方利益固化、矛盾尖锐,各个群体对峙,表达亦相当情绪化的今天,我们需要怎样的勇气和坚守?或者说,如何调整我们的理念和认知,能使时代宽容或者等待一次漫长的渐进式改革。

《大国医改》之后,许多朋友鼓励我再写一本关于医药的书。于是有了现在这本《无药》,自然,药与医也无法完全分开。

遥看近观,扑面的表象与丛生的乱象背后,也能认出本质。

《无药》延伸了数年来对医药卫生改革的追问。虽然命题如此明确,如“四个分开”(管办分开、政事分开、医药分开、营利和非营利分开),但路径芜杂凌乱,并不明朗,加上犹疑不决和干扰不断,终极的意义也就因此延宕而变得遥远了。偶尔关心医药采购招标“双信封”等种种改革新方法,也只希望喧闹过后的循环与上升。

在一次会议上,有专业人士干脆提出,当初中央把医改目标定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就不妥,这个问题连西方发达国家也没有解决好。这使我感到悲哀,深刻体会到了无义与无情,难道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与他国是同一个层面的问题吗?

尽管关于医药和医改,有了堆积如山的文字,有了无数决定、规定、文件和书籍。但波涛上下,科学只有一条轴线,切近的航线也不会太多。

中国当前的医药界,有世界上最优和最劣的东西。好药是为了人的健康和生命,倘若在业内混一辈子,就会显得很短,生命的质量便不得不被无休止的琐事、俗事甚至恶事磨损。

要分辨、分析,首先得要有思考和判断。除了公共卫生学、药物经济学之外,还需智慧、审慎和其他学科的知识,对于研究路径的选择,应该有更优的方法。改革口号和利益诉求,都不是包治百病的万应灵药。在医药卫生领域里,不乏试图影响舆论和改革取向的人,但能提

出科学透彻、视野宏大、洞悉实情、有深刻学术思想的人才,却往往被埋没了。

于是,学习之余,终于还是提笔续写,写我不太成熟但与时俱进的思考。

感谢生活。在新世纪开始的头十年,让我有幸跋涉这条浑浊的激流,否则对这一切也会茫然无知。

我偶然进入医药这个领域,又曾经介入现实,从《大国医改》到《无药》这本书,几年就这么度过了。好在我没有利用这条河流负载什么,也没有任何个人的私利,不用交换或妥协。不仅仅码字辛苦,写作与思考的过程也非常辛苦。又是一年春归,又是长夜人静。我深刻地意识到,任何学术思想的成熟和阐明,都是不懈努力求索的结果。每一个人都在创造历史,但个人的使命也仅仅在于研究和记录。

佛说,有即无,无即有。——从这个层面上看,“无药”即“有药”,前路似乎也在山重水复之处。

让人道之光、信念之光照亮我们永续的远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