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1. 孙明经手记: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写实(第2版)
  2. 孙明经手记: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写实(第2版)

孙明经手记: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写实(第2版)

1938年,孙明经接受任务赴西南诸省拍摄纪录片。本书以他随身笔记为基础,辅以大量图片和详细的扩展,真实还原了当年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民生,以及他个人的拍摄历程和感受。这些独具个人风格的文字与迷人色彩的史诗般的图片,绝大多数都是首次问世,对于研究抗战初期大后方的历史具有重要的价值。

  1. 详细信息

本书特点 

学术丰碑:抗战初期对于大后方的西南诸省社会、经济、民生的记录寥寥无几。手记原本首次面世,最真实的记录了当时现状。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内容宏富:以“手记”为主线贯穿全书,更有当时拍摄的一百多幅图片,其中很多都弥足珍贵。编者更是耐心地对每张图片加以的说明,对于为何拍摄这张图片、拍摄时遇到了什么,当时人们的反应是如何都有详细的介绍。让读者于轻松阅读中全面把握过去时代的面貌。其价值在同类作品中均属罕见。

现实情怀:本书以洋洋5.5 万言、138 幅图片来回答这样两个问题:我国电影教育是如何发展来的?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是怎么样的?编著者期望,本书有助于读者对那段时期现实的了解,从而有助于我们对未来道路的思考。

名家推荐: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前宽先生推崇本书,并提笔作序。本书为“北京市属高等学校人才强教深化计划资助项目——摄影系学术创新团队”成果之一;2011年度“科研基地——科技创新平台——中国影视学术创新理论”项目最终成果之一。

    历史是不变的,但我们却从不同的渠道看到它不同的面貌。摄影是纪实的深沉的,电影是细致的浅白易懂的,手记是个人化的。

这对于后人认识20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一段特殊的历史、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张同道,著名纪录片制作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纪录片中心主任

    它是一本私人工作笔记,更是一本历史记录。

——李前宽,国家一级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

    孙明经老师的贡献不亚于梁漱溟先生曾经在中国进行的农村考察实验所做的调查报告; 他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也不亚于费孝通先生、吴文藻先生对民俗的贡献。用他自己的镜头,这是用中国人的东方的思维来表现自己可爱的国家所进行的科学、艺术探讨。

——邓 伟,著名肖像摄影艺术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孙明经(1911—1992),祖籍山东,生于南京。中国电影教育家,我国高校电影教育奠基人之一。联合国教科文中国委员。1934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物理系,1934-1952年任教于金陵大学影音部。拍摄过50余部教育电影。1942年创办《电影与播音》杂志并担任主编。1952年院系调整来京参加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创建。编写七部电影摄影教材。一生从事电影教育。

编著者简介

孙建秋(1921—  ),孙明经二女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英语学院教授。讲授《20世纪英语文学》《当代戏剧》《谈判艺术》《电影赏析》等课程。曾留学英美。国际传记学会会员。编著有:《域外文化之旅》(2011)《金陵女大(1915-1951)——金陵女儿图片故事》(2010)《成为优秀的谈判者》(2004)。译著有:《孙明经1937年万里猎影记》(中译英,2006)《美国当代短剧选》(英译中,2005)等。

孙建和(1933— ),孙明经二儿子,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讲授《公共管理学》《计算机原理》《书法》等课程。合译《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材》《彩色片原理》等。艺术家,倡导简约派水墨画。

推荐者简介 

李前宽,国家一级导演,1964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后任长影厂美工,1976年转任导演。现为长春电影制片厂总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会长,吉林省文联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张同道,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纪录片中心主任,著名纪录片学者和制作人。教育部“新世纪人才”计划入选者,北京市2009年电影十佳人物,曾任中国金鹰电视节、四川国际电视节、加拿大班夫电影节、美国ReelChina电影节评委。

邓 伟,著名摄影家、清华大学教授。20世纪80年代,他拍摄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名人肖像摄影集《中国文化人影录》,填补了中国名人肖像摄影学科的空白,开拓了名人肖像摄影学科在中国的建立与发展,被海内外誉为“为中国完成了一项文化工程”。90年代到本世纪初,完成环球世界名人拍摄计划,以独特的视角刻画出百余幅独具魅力的世界杰出人物的肖像作品,笔记百万余字,被誉为“人类摄影史上的创举”。 在国内外大学讲学,传播、倡导“文化摄影学”理念。

内容简介 

    1938年,孙明经接受任务赴西南诸省拍摄纪录片。本书以他随身笔记为基础,辅以大量图片和详细的扩展,真实还原了当年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民生,以及他个人的拍摄历程和感受。这些独具个人风格的文字与迷人色彩的史诗般的图片,绝大多数都是首次问世,对于研究抗战初期大后方的历史具有重要的价值。

    此外本书还对他的一生做了系统的介绍,让读者了解到中国电影教育的发展,和一个爱国摄影教育家的一生。

    《孙明经手记》将要出版,这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孙明经教授给我们留下的一份宝贵财富。它让我们看到一个电影人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以摄影机为武器,所从事的爱国行为,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孙先生在拍摄工作中所做的功课是何等的认真与执着,我向从事电影工作和热爱中国电影的人们推荐这本书。

    此书包括了两个部分:一是孙先生本人的拍摄工作的手记,二是子女将他当年拍摄的相关照片一同编入的图片。手记文字和图片相互成趣,互相补充,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爱国电影人在日寇侵略我国的1938年的历史纪实。它是一本私人工作笔记,更是一本历史记录。

    1938年抗战开始,沿海盐场被占,严重威胁着内地军民的生活。孙先生不惧艰辛到自贡将盐业生产拍成电影鼓舞人民。接着又去峨眉山拍摄并考察森林资源。那时铁路被炸,交通受阻。他又赶去乐山、重庆,拍摄了乐山大佛等文化遗产,他采访了嘉县和重庆20家工厂,这些看似枯燥的数字,反映的却是我国当时鲜活的抵抗日本侵略者时保存下来的经济状况。

    1932年中国教育电影协会成立,以及后来金陵大学电影教育部成立,他们始终把通过拍摄开启民智,激发爱国热情作为目标,制定了拍摄一套《锦绣中华》的地理风光片作为重要任务,用电影做武器,达到教育的功能。电影《自贡井盐》《峨眉山》都是这个背景下拍摄的。从赞我大好河山、保我大好河山一直拍到《还我河山》!

    自贡笔记中,孙先生抄写盐业局内的一副对联“能勤苦方算公仆,不廉洁莫入此门”,他使用的从明代万历、嘉靖年间的参考资料目录,对斧溪河上千条盐船装盐忙的景象,对于开凿千米深的盐井所使用的先进而又古老的设备的生动记录;或是拍摄峨眉秀丽的风光,高耸的林木,古老的寺院,幽默的滑竿谣等,或者是报国寺门外一块能折射出抗日主战场的军训团石碑,这些都反映了孙先生丰富的阅历、敏锐洞察力和拳拳报国心。

    今年是孙明经先生诞生100周年。也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孙先生拍摄的峨眉东门楼上“复兴中华民族”的口号,正是海峡两岸共同的奋斗目标。 

    科教纪实电影人的手记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却能让观众看到更加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场面。重要的是,孙明经先生是许多大事件的亲历者。他抱着电影机冲进火海抢拍摄的重庆大轰炸的彩色电影镜头和黑白图片说明了孙先生作为那个战火硝烟年代一个爱国电影人的痴情与忘我。这是令后人敬慕和学习的。          

    我接触过孙先生的子女,他们对电影事业都非常热爱。为这本书编辑出版做了大量的工作。《手记》原稿字迹潦草模糊、许多景物的变迁更使此书的整理、核对和编写非常艰难,但它的意义已远远超过了子女对父亲的纪念,而是为中国电影史做了一件十分有益的事。

    孙明经不仅拍电影,摄照片,他还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是一位有责任感的老师,从1936年起就开始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电影人才,为电影学院编写了七部教材,在摄影理论和实践上有很深的造诣。他对光和影的运用,拍出了非常大气的图片。他对人文的关怀,使他拍出了一大批有历史价值的摄影作品。

    孙明经老师从1936年算起,他教过的学生遍布全国,本书所收录了两位同学的回忆很有代表性,说出了大家想说的话。电影学院摄影系穆德远主任的经济资助也反映了学生对老师的敬重和怀念。

    本书第一部分“孙明经图片传略”子女们通过图片帮助我们了解孙先生一生的电影情缘。

    我向所有电影人和热爱电影的人推荐这本书,尽管这只是孙明经一生事业中的一部分, 但它让我们了解到孙明经先生用镜头捕捉了一个时代,让更多人形象的看到和认识了那个时代。

    感谢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能在短时间内赶制出这本宝贵的图书,他们的眼力和魄力让人赞美。

                                   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前宽
                                    2011年9月6日
写在前面

    父亲孙明经(1911-1992)为我国的电影教育家。为纪念他诞辰100周年,我们再次精心整理了父亲遗留下的手迹。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一本小笔记簿,那是父亲拍摄电影时装在口袋里的随身笔记。这本1938年开始使用的笔记簿,记录了他拍摄电影《自贡井盐》《峨眉山》时期的日程及拍摄活动,以及为筹备电影《川江一瞥》《西南彝族》等的资料。这个仅有74张纸、150页的小本内也记录了孙明经1942年去贵州考察农田水利的路线、联系工作的相关人士、1943年5月去云南拍摄7部工业电影时所遇到的有关人士之人名录。

    当时的历史背景如下:日寇侵华,1937年11月,父母随南京金陵大学理学院沿长江逆江而上,进行西迁。1938年1月抵渝。原来的目的地是成都华西坝,但理学院仪器设备过重,船不能拉,后就单独滞留重庆,在曾家岩求精中学校园内迅速搭建起的简易办公楼恢复了工作。金大理学院电影教育部就在该楼三层,尘土尚未拍净,电影部即开始筹备在新的大西南环境中的拍摄任务。通过各方联系,开始了拍摄行动。

    我国东部沿海工业最发达的地区那时已被日寇侵占。沪宁地区一百多家工厂内迁。为支持前方抗战和西迁人口的生活,这些地区工厂生产恢复情况、生产资料来源、技术力量、销售渠道等都需要弄个明白。为此,孙明经担任了考察和拍摄自贡盐井、峨山森林、乐山工业、重庆厂矿、贵州水利等任务。每次考察前他都要做详细的功课,借阅一切可以借到的资料,做摘录、访专家等。在随身笔记簿中记录下他认为最重要的资料、数据、参考书目、拍摄线索、沿途所遇到的人和事、每日温度和拍摄地点,乃至一些诗句和民谣。尽管孙明经作为理学院教师只能侧重自然科学教育,但我们透过《手记》仍可看到一个电影人的热情、执着和人文关怀。

    《手记》上半卷为自贡,下半卷为峨眉、乐山、重庆、贵阳等。由编者以笔记为纲,同时根据父亲生前的相关谈话为要旨。为保证史料的真实性,再现孙明经当年的人生足迹,尽可能按原文字、图片的写作年代、拍摄时间为编号顺序,并配以电影底片及说明,进行系统的综合和整理。

    读者从中可了解一部15分钟的教育、纪实电影拍摄过程之艰辛和一位年轻的科学教育电影家所做的功课。他的参考资料包括英美、日本、加拿大等国文献,也包括自明朝以来盐业方面的有关专著,将不足27岁的摄影师的心态与工作方式展现给读者。孙明经有每晚做笔记的习惯。笔记的内容扩展为给妻子的信和为电影说明起草的提纲,可惜由于战乱未能保存下来。我们读到的将是非常简略的笔记,有时是简单的一段,有时只有寥寥的几个字。仅能从中推测其中原委。所幸的是孙明经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相关的图片,可以起到辅助作用。

    下半卷为峨眉、乐山、重庆等。其中有孙明经所摄峨眉迷人的风光和珍贵的文物。例如:四面千手观音铜像、山顶铜塔、华严塔中间的四力士珍宝段,孙宿峨眉与方丈的谈话及合影如今已成了孤本图片和考古文物。一些峨山的寺庙和大佛右手等原样已不可寻,孙明经均有生动纪录。至于贵阳,只留下十几张图片,由于都是抗日时期的主题,又记在同一小本中,我们决定一同编入。

    说明:日期后的星期为笔者所加,以便于我们了解孙明经休假的方式和所参加的活动。手记中每日温度孙用华氏,编者补上摄氏,便于比较。原工业成分孙均用化学分子式纪录,编者加上汉字,这样更加明了一些。树木名称所用的拉丁文,一律保留。此外,原日期标注方法不同:有时用汉字“五月七日”,有时用数字“5.7”表示。

    小本从1938年起用,其时正值我国抗日战争激烈时期。这个小如巴掌大的本子容量十分有限,却让我们看到了孙明经工作的足迹和心态。由于这几次拍摄的信件和报道均毁于战火,有的电影尚未找到,这些点滴的文字就变得十分珍贵。为了帮助读者了解孙明经其人,本书开篇加入了由珍贵历史图片组成的孙明经图片传略。我们双手把父亲的这一小本手记奉献给读者,希望大家喜欢。

孙建秋 孙建和
邓伟:孙明经老师为我补课

    我是孙明经老师在电影学院教学的最后一班学生,姓邓,邓伟。今天的这些朋友都是为了继承、发扬光大孙明经老师的思想、学术和民俗文化,有多方面的脉络,思路。我代表许多上过孙老师课的同学感谢大家的光临。

    我给大家讲个小故事。当时我刚高中毕业,对摄影、电影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当时孙明经老师已经70岁了。我们电影学院摄影系在那么一个乡村的地方上课。当时老师给我们上课要坐班车从城里小西天过来。有一天,孙老师跟我探讨关于摄影走向世界的问题。后来我在很多国家都说过:“我第一个要感谢的老师就是孙明经老师。他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摄影是国际的,不可能老局限在一个范围内’。”老师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把自己的摄影作品介绍到世界上去。他跟我讲这些话,在当时是一个最有眼光的人。数码成像是他教我的,《磁带电影》课也是他开的,那是数码课,在黑板上用粉笔画出来,010101……所以下课晚了。当时我还在问他,可一看表,学校的班车还差5分钟就要开了。他跟我说:“一会儿你送我到45路车站,我坐公共汽车回家。”他的脚好像不太好,颤颤巍巍的。从朱辛庄教室走到45路车站大约用20多分钟。班车走了以后我非常受感动。他除了教我电脑的基础知识,还帮我弄明白了很多问题。我一直觉得他像个父亲一样,给我指了一条路,同时也是我的一生当中教过我的课的很多老师中我最敬仰的一个,发自内心的敬仰。虽然老师已经不在了,我觉得我特别的激动,我感激的情怀要大于我想要谈的其他学术方面的东西……孙明经老师的贡献不亚于梁漱溟先生曾经在中国进行的农村考察实验所做的调查报告; 他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也不亚于费孝通先生、吴文藻先生对民俗的贡献。用他自己的镜头,这是用中国人的东方的思维来表现自己可爱的国家所进行的科学、艺术探讨。

出版后记

    孙明经先生是中国高校电影教育的开创者,筹建、发展北京电影学院的业务骨干之一。孙先生青年时期的求学经历非常独特,“大学期间他先后修满化工、电机和物理三系学分,并辅修国文、音乐、戏剧等学科。”1938年孙明经赴西南诸省开展科学考察,沿途拍摄纪录片、照片,并做了详细的文字记录。从孙先生的手记中,我们可以看到地质矿产的详细数据,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富饶的物产。从孙先生的手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丰富的文理知识,严谨的治学精神,科学的工作方法。

    本书还收录了孙明经沿途拍摄的大量照片,这些照片不仅直观地呈现了科学考察的成果,还向我们展示了孙明经先生在探索未知事物时如同孩童般的强烈好奇心。孙先生的成就,已远非狭义的摄影美学、人类学、社会学所能涵盖。

    今年是孙明经先生诞辰100周年,孙先生的女儿孙建秋老师和儿子孙建和老师多年来一直在整理收集与其父亲相关的资料,“重走父亲路”,四处访问求证手记中的内容。当年经历过这些事的人现在多已离世,在世者几经搬迁寻找起来难度也很大。孙建秋、孙建和老师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为后人研究孙明经先生手记提供了大量的研究资料。我们很庆幸有这样一本笔记留存下来,并得以汇编成册。编辑过程中我们与编者就有关问题进行了反复沟通,来往邮件有200多封,希望尽可能地使文字准确、图片清晰,但因年代久远,手记的字迹模糊,仍可能存有令人不满意或错误的地方,希望广大读者能够批评指正,也欢迎读者与我们联系,以便于再版时及时纠正。

    最后,感谢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特拨经费支持本书的出版,感谢所有对本书做出贡献的人。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摄影学院”编辑部
201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