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电影
  1. 视听:幻觉的构建(第3版)
  2. 视听:幻觉的构建(第3版)

视听:幻觉的构建(第3版)

这是一本极具开创性的电影声音理论经典著作,从多个层面分析了语言、声响、音乐等各种声音元素如何赋予影像时间感、空间感,起到“增值”效果,重新考察了声音在视听媒体中的地位。

  1. 详细信息

编辑推荐

开创电影声音理论新思维

认识声音构建的影像幻觉

电影声音及声音文化研究经典

最深入、最全面研究电影声音的经典著作

著译者简介

作者简介

米歇尔•希翁(Michel Chion),法国声音理论家,具体音乐作曲家,电影研究学者,影评人。他是巴黎第三大学电影与视听研究院(IRCAV)的客座教授,同时在欧洲多家机构讲学。作为实践者,他曾加入音乐研究小组,并因其视听作品获得唱片大奖以及洛迦诺城市大奖(Grand Prix de la Ville de Locarno)。希翁出版过关于音乐与电影意象解析的著作十余部,如《声音》《电影:声音的艺术》等,曾获得(批评家协会颁发的)最佳电影图书奖。

译者简介

黄英侠,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主任,现为北京电影学院研究部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会员、声音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著有《5.1路立体声影视录音操作》(中国电影出版社,2001),译有《放低话筒杆:电影声音批评》(中国电影出版社,2013)。曾经作为录音师参与创作电影《大阅兵》《喋血黑谷》《候补队员》等。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极具开创性的电影声音理论经典著作,从多个层面分析了语言、声响、音乐等各种声音元素如何赋予影像时间感、空间感,起到“增值”效果,重新考察了声音在视听媒体中的地位。米歇尔•希翁首先将声音从画面中彻底独立出来,提出了三种聆听模式,而后将重新定义的声音再次纳入视听关系中,由此得出:不论是在早期有声片中,还是在利用了最新声音技术(如杜比、THX)的电影中,许多观众认为自己“用眼看到的画面”实际上是由声音构建的幻觉。

本书收录了好莱坞著名音响设计师、剪辑师沃尔特•默奇特别撰写的精彩导读,从一线创作者亲历体验出发,探讨了希翁声音理论与电影创作实践的密切关系。同时,新版增订了100个声音概念,这是三十年来希翁对其理论体系最全面的一次梳理和总结。

目 录

致中国读者……………………………………………………………… 1

推荐序 拜访声音女王………………………………… 沃尔特•默奇 11

前 言…………………………………………………………………… 26

第一部分 视听合约

第1章 投射于影像之上的声音 ……………………………………… 3

第2章 三种聆听模式 ………………………………………………… 23

第3章 点与线:视听关系的纵横视角 ……………………………… 31

第4章 视听场景 ……………………………………………………… 57

第5章 真实的和再现的 ……………………………………………… 83

第6章 视听幻象 …………………………………………………… 107

第二部分 超越声音和影像

第7章 “名副其实”的有声电影 ………………………………… 125

第8章 电视,视频艺术,音乐视频 ……………………………… 139

第9章 实现“声音—语言—影像”的诗学 ……………………… 149

第 10 章 视听分析导论 …………………………………………… 163

附录:100 个概念

人名对照表…………………………………………………………… 245

片名对照表…………………………………………………………… 248

参考文献……………………………………………………………… 253

出版后记……………………………………………………………… 256

序言

致中国读者

我很高兴看到《视听》在中国出版,感谢中文版的译者和后浪出版公司,以及阿尔芒•科林出版社(Armand Colin)的外国版权负责人安托万• 邦费(Antoine Bonfait)先生。因有邦费先生的帮助,这本书是我的作品里译本最全的一本,尤其是在欧洲,有英文版、德文版、意大利文版、西班牙文版以及葡萄牙文版。当然,后来又有了韩文版。现在有了新推出的中文译本,我的书又可以遇到新的读者,我非常希望能与他们见面,和他们聊一聊。

“视听”(l'audio-vision,英文为audio-vision) 在法文中是一个“新词”(neologism),源于日常用语“视听的”(audio-visuel,英文为audio-visual)。有一些语言,比如德语,很容易从已经存在的日常用语中“丛集”出一些新造的词来。在德语中,电视叫做“fernsehen”,在现代德语中的意思是“远程观看”。而在法语和其他一些西方语言中,一直以来的惯例是从古老的语言(比如希腊语)中寻找词语来指称一些新的发明(如“电话”[téléphone],即由古希腊语的单词“远距离的”和“声音”组合而成),医学专业用语也是如此。如果您想在德国检查眼睛,您要去看一个“眼睛医生”(médecin des yeux,英文为eye doctor);而在法国,您就要去看一个“眼科医师”(ophtalmologue,英文为ophthalmologist),这个词源于希腊语。这样就使一些新词带上了学术的、学究气的特色。能用两个常用的法文单词“听”(audition)和“视”(vision)组成的新词给一本书命名,我很自豪。我的本意是通过“视听”这个词具体地论述,我们谈论的是一种总体的感知,而不是声音和影像这两种不同感知的简单相加。就像音乐中的和弦,它不是三个不同音符的叠加,而是一种整体形式,是由音符之间的音程来定义的。

我很好奇“audio-vision”用中文怎么说。每种语言都是一个世界,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描述世界、理解世界的不同方式。同时我认为,所有的语言都是相通的、互补的:如果可以熟练地了解掌握十余种语言,肯定会大有裨益。可惜我自己没这么大的本事!当我写作头几本论述电影声音的书时,时常有人问我,我是否仅限于描述专属于西方电影的“文化”效应。我认为不是。我看过大量全球各国的电影,尤其是中国电影,既有早期的也有当代的。很明显,这些电影使用了同样的创作方法。主要的区别只有语言。通过字幕的帮助,我能大致明白对话的意思,但我无法理解对话与叙事中的微妙之处。不过,我明白声音和影像是怎样共同构造起时间、空间,以及是如何强调一个时刻、创造一种节奏、供人展开想象的。有许多声音是全世界都能明白的:世界各地都有风和雨,也有电视、鸟儿、机器、汽车,更不用说有人,人的听觉,当我们从一个很远的距离或是在黑暗中聆听声音时的神秘感,一个人说出的话和他脸上表情之间的神秘关系。视听的表达是世界共通的。

当然,声音是有时代属性的。一个1990年出生,看着2010年电影的法国观众,未必能理解1950年的法国电影:全球流行音乐的风格已经改变了,技术世界也已经改变了。1950年(那时我3岁)在电话亭里打电话必须得大点声;不可能在沙滩上听广播,因为没有带电池的收音机;那时世界上的流行音乐大多来自阿根廷或南美洲其他国家。因此我们也需要一种历史的研究方法:这正是我在做的,不仅仅研究有声电影的历史,而且研究全世界声音的历史。因此,向我的中国新读者们致以问候与感谢。

米歇尔• 希翁2013 年9 月于巴黎出版后记

在功夫片中,我们常听见配合武打动作、落地、撞击时产生的巨大声响。但在现实生活中,人身体之间的撞击,甚至铁器之间的击打,都不会出现功夫片中那般电光火石的动静。这些耸动的效果,是声音经过设计后试图抵达的“心理的真实感”。

电影早已重塑了我们的听觉经验,就像它通过每秒24格的魔法将各种幻象植入了我们的脑海。希翁在《视听》一书中讨论了电影声音施展“魔法”的所有手段,包括语言、声响和音乐,以及这三者在影像中的系统化运作。

国内学术界对希翁的理论一直有兴趣,早在20世纪90年代,即有学者在分析电视声音的文章中引用希翁的电影人声理论;到2010年,有学者利用希翁的“听点”概念对侯孝贤的《戏梦人生》进行了解析;2012年,《电影艺术》杂志上刊载了选译的《视听》第一章。但这些零星的文章,都未能使读者一览希翁理论的全貌。2013年,北大培文出版了《声音》(Le Son),这是对希翁声音理论的第一次完整引进,而《视听》则是首部引进的希翁电影声音理论著作。接下来我们还将出版他的《电影:声音的艺术》(Un art sonore,le cinéma)。

《视听》第3版增订了一份体量“宏大”的词汇表,包含了100个声音理论概念。这些词汇大部分来自《视听》,还有一些是自《视听》1990年第1版之后,希翁在各种论著、文章中提出的新概念。其中有少数是由其他学者提出,而希翁加以利用、拓展的。希翁没有简单地按字母顺序罗列这些概念,而是按照其关联性进行分组,以此强调他30余年来努力探索的这一套理论的系统和分类。这是希翁声音理论体系的最完整的索引。

1994年《视听》的英文版出版时,好莱坞著名音响设计师、剪辑师沃尔特•默奇专门写了一篇长序,我们将之收录到中文版中。这篇序本身就是一则针对电影声音的既有学术价值又启发创作者思考的精彩绝伦的导读。

本书定名《视听:幻觉的构建》,其中主书名“视听”(audio-vision)一词,译者黄英侠老师曾译为“听觉—幻觉”,以强调经由“增值”作用,投射在影像之上的声音能使一部电影在人们心目中形成在画面上完全看不到却能够确凿感知的“幻象”。由于希翁造的这个新词非常难于在中文表达的局限性中得到清晰无误的传达,在听取多方建议后,基于国内约定俗成的用词,以及学界此前对该概念的译介,沿用了“视听”这一说法,在副标题中体现“视听”带来的“幻觉的构建”。

在本书编辑过程中,我们就一些关键概念的翻译问题与黄英侠老师、希翁先生进行了交流。因为在这期间经历了原书更新版次,需要查对比较,再加上原文的难度,颇费工夫,所以非常感谢二位老师耐心细致的解答,以及希翁先生应邀撰写了“致中国读者”。同时,特别感谢陶然女士翻译了法文新版的增订说明及审订了部分内容,感谢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李迅老师、译者黄英侠老师及默奇先生费心帮我们联系版权。

希望期盼此书已久的读者们能够从中获得新的认识,国内影视制作能够更加重视被长久置于底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