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文学理论

    杜尚与/或/在中国

    本书是“杜尚与/或/在中国”的展览画册,此次展览是杜尚作品在中国的首次亮相,内容包括杜尚的部分作品、文献和相关资料,其中的《手提盒子》收纳了他最经典作品的微型复制品,是当代艺术史中的试金石。本次展览及画册的出版,有助于考察杜尚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深远影响。

    1. 详细信息

    著译者简介
    弗兰西斯·瑙曼(Francis Naumann),学者,策展人,主要研究领域为达达艺术和超现实主义艺术。目前在帕森斯设计学院教授艺术史。
    唐冠科(John Tancock),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资深副总裁。
    内容简介
    本书是“杜尚与/或/在中国”的展览画册,此次展览是杜尚作品在中国的首次亮相,内容包括杜尚的部分作品、文献和相关资料,其中的《手提盒子》收纳了他最经典作品的微型复制品,是当代艺术史中的试金石。本次展览及画册的出版,有助于考察杜尚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深远影响。
    目  录
    前言  005-012
    杜尚的影响  013-044  363-369
    杜尚 与/或/在 中国  045-130   301-362
    手提箱和手提箱里的盒子马塞尔· 杜尚的便携美术馆简史  089-130   271-300
    马塞尔·杜尚:《手提箱》或《手提箱里的盒子》及相关作品  131-270
    参考  397-423
    序  言
        探讨杜尚之于当代艺术的影响有些像谈论互联网之于当今生活的意义:它无所不在,处处可见以至于其影踪不是难以觉察便是赫然在目。中国也在广受其影响的地区之列,这既不意外,也没什么不寻常。不寻常之处在于,他的影响虽已延续几十年,波及几代人,可杜尚的作品却从未在此完整全面地展出过。对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一座为推动中国与世界进行艺术交流而创立的机构——而言,有机会举办迄今中国最大的一次关于杜尚的展览,并将之与来自大中华各地约十五个艺术家及群体在过去三十年里形成的艺术观点进行对话,这份荣耀无可比拟。
        在中国想象里,杜尚占据着特殊的地位。或许,这种关于其重要作品的直接经验的缺乏,进而为杜尚众所周知的对“视网膜”艺术的鄙视进行了印证;虽然远隔半个地球之外,此处的目睹可以凭心而生,而非肉眼所见。杜尚的艺术洞见与策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整个八十年代及随后几十年里的艺术觉醒过程当中出现。如果对于八十年代在厦门本着达达精神搞艺术的黄永砯来说,杜尚意味着一次极端的起点,那么对于九十年代初将其遭遇杜尚艺术的见闻从纽约带回北京的艾未未而言,他的形象则更接近于一位人本主义的范例。就是今天,由于各种出版物,例如学者王瑞芸2010年出版的《杜尚传》——此书为杜尚在艺术圈之外更广阔的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聚集了大量忠实拥趸——对于这位来自法国鲁昂的公证人的儿子,人们有一种不可名状的熟悉。
        最上面那段引文,是黄永砯2005年在沃克艺术中心筹办回顾展“占卜者之屋”时所写,它几乎完美吻合了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描述。黄永砯在艺术感性方面深受杜尚与达达的直接影响,这些话讲述了他的个人经历,然而他所唤起的动态因素——关于误读与曲解的诗学——可适用于艺术在中国立基后的几十年里无数次的艺术遭遇中,其中有些甚至延续至今。正是本着这种精神,我们从中国各地艺术家那里集合了为数可观的对杜尚的回应,并将其与杜尚的作品并置,而此次集中展示的杜尚作品的核心部分本身也是一个杜尚作品集——他著名的手提箱里的盒子。
        整合这样的一个展览绝非易事,在此我首先要感谢策展人弗朗西斯·瑙曼与唐冠科,感谢他们非同一般的慷慨付出。此次展出的大多数杜尚作品来自弗朗西斯 · 瑙曼的私人收藏,正是他强烈主张在中国展出杜尚,这个项目才得以启动,也是他用激情充沛的专业才干将它往前推进。唐冠科无疑是艺术界唯一可以声称与杜尚和中国两者都打过直接交道的人,作为策展人他在七十年代在费城美术馆策划了杜尚的展览,作为观察者他从九十年代起便开始参与北京的艺术圈,是他敲定了譬如黄永砯与艾未未这样与杜尚关联显著的参展艺术家,以及近期用更新的艺术见解佐证了杜尚影响的艺术家们。他还将这些观点糅合进他的文章里,梳理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如他写于1973年的那篇呈现杜尚对早先一代艺术家的影响的文章,此书也将该文一并收入。我还要感谢UCCA策展人蔡秉桥所做的工作,在理解策展人的理念前提基础上纯熟地将之制作成了一个精彩的视觉文本。罗冉漂亮地引领这本出版物最终成书,而高高与齐子樱则在争取资金赞助等方面推动了项目的进展,言及此特别需要感谢黎静、李莎与伊莉莎,以及驻京的法国大使馆的工作团队、法国文化中心和“中法文化之春”所提供的无私支持。诚然,正是由于UCCA首席执行官薛梅全身心投入地引领着全体员工辛勤地工作,才可能成就这样的机构,让这样的展览得以在其中发生。
       最后一点,探讨杜尚之于中国的重要意义固然令人兴奋,更令人激动的是,中国将经由杜尚参与进更大范围的当代话题中去。今天,随着全球艺术世界又一次出现杜尚转向——近期其中一个例证便是费城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围着新娘跳舞”,探查杜尚对罗伯特·劳申伯格、贾斯珀·琼斯、摩斯·康宁汉和约翰·凯奇的影响——此时中国则会通过杜尚发现一个串联一系列思考和策略的连接点,在今天它们似乎一样意义攸关,正如它们在一个世纪前的创新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