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电影
  1.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
  2.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

本书是一部综合性的导读课本,自1996年初版以来,深受海外高校推崇。书中各领域专家对电影研究的理论重镇进行了全面的综述与检视,从最经典的蒙太奇和长镜头理论,到曾掀起思想怒潮的女性主义电影和酷儿理论;从好莱坞大片垄断全球的成功之道,到各民族电影为争取立足之地的奋力挣扎。

  1. 详细信息

编辑推荐

重视基础,梳理经典电影理论与研究观念

提供新知,紧跟时下最前沿的观点与方法

独辟视野,以新角度对电影进行独立思考

个案分析,最细致深入的理论研究实战示范

资料汇总,针对每章议题精选片单及参考书目

电影研究问题全面覆盖

对初学水平而言,所有重要课题的全面覆盖。对电影研究中大量观点、理论和问题的最新概括。对进阶水平的读者来说,其剖析的深度,其个案分析的方式,都能给进一步研究提供很大帮助。本书紧跟时代,对当代电影行业进行了深入讨论。本书分析了大量影史经典电影案例。对包括诸如《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1957)、《罗拉快跑》(Run Lola Run,1998)、《灰色花园》(Grey Gardens,1975)、《灰熊人》(Grizzly Man,2005)、等经典电影在内的更多影片进行的个案研究。

权威推荐

一个学科和一种媒体的故事该怎么讲呢?这问题是《电影研究导论》面临的挑战。经过对旧的和新的、本土的和全球的、广为流行的和不大为人所知的大量影片进行详尽分析,本书每一篇文章都令我们感叹电影这种媒体的威力和神奇。书中还向我们介绍了电影学者尝试和提出过的概念工具和关键问题,以及今天仍在进行中的关于电影的性质、功能和价值的探寻。《电影研究导论》对当今已成为一个研究客体的电影所具有的广度和深度进行了敏锐而又细致的扫描,将形式与内容两者连缀成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

——比尔尼科尔斯,美国电影历史学家与理论家

因为由多人著述,《电影研究导论》更像是某种散点透视的小百科:既梳理变化过程,又突出检视方法;虽美英电影为主,仍兼顾其他重要国度;以理论范畴区隔,却无处不渗透工业考量。作者们试图规范电影学术,打通形式、类型、明星等媒介元素与身份、性别、国族等文化概念的藩篱。于是,在历史与当下的张力之中,“电影是什么”的原始母题获得了新的解读。

——杨远婴,博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著译者简介

编者

吉尔内尔姆斯(Jill Nelmes)

东伦敦大学电影学高级讲师,教授从本科到研究生的一系列课程,学术研究的重点包括性别与电影以及剧本创作。她是威尔士联合教育委员会媒体研究专业的监审员,近两年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剧本创作学并供职于洛杉矶电影界。

关于本书其他撰稿人的情况,请见书中专页的详尽介绍。

译者

李小刚

1957年8月出生,曾任职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编辑部。1996年至今,任《世界电影》双月刊副编审。主要论文、序跋和导读多篇,散见《电影艺术》《青年文学》《文艺报》《世界电影》等报刊。发表的主要译文(含电影剧本)约50余篇,散见《世界电影》1994年至今各期。编著有《希区柯克经典悬念电影小说集》《九十年代世界流行影片》《鬼眼:世界经典恐怖电影小说集》《万事由来》(含合编)等。另有译著《权力伙伴:克林顿与希拉里的美国》《美国与东亚:冲突与合作》《基因突变》《游侠》等十余种。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综合性的导读课本,自1996年初版以来,深受海外高校推崇。书中各领域专家对电影研究的理论重镇进行了全面的综述与检视,从最经典的蒙太奇和长镜头理论,到曾掀起思想怒潮的女性主义电影和酷儿理论;从好莱坞大片垄断全球的成功之道,到各民族电影为争取立足之地的奋力挣扎。

全书各章节皆配以丰富、精彩的个案研究,囊括120余幅电影剧照,并对关键术语与概念设计了方便详尽的边注,而章末精选延伸阅读、推荐片目及网络资源,则为有志于电影研究的读者提供全球视野、指明深入方向。

推荐序

一个学科和一种媒体的故事该怎么讲呢?这问题既是《电影研究导论》面临的挑战,也需要通过一系列由单个作者书写并经过概念整合而成的论文加以解答的。经过对旧的和新的、本土的和全球的、广为流行的和不大为人所知的大量影片进行详尽分析,本书每一篇文章都令我们感叹电影这种媒体的威力和神奇,还向我们介绍了电影学者尝试和提出过的概念工具和关键问题,以及今天仍在进行中的关于电影的性质、功能和价值的探寻。不管是作为学科的电影研究,还是作为实践的电影制作,都走出了自己的历史轨迹,又各自代表着对无限宽广的影像世界的不同创造和理解,而这样一个影像世界除了以它们在影片中的存在的那种方式以外,不会再有其他方式。注意形式是必要的,这样才有可能充分认识到电影表达的特殊性,如果说这种特殊性只有放到它所供奉的更广阔的历史背景中才能得到充分理解的话,那么注意文本内容也是必需的。《电影研究导论》的一篇篇论文对当今已成为一个研究客体的电影所具有的广度和深度进行了敏锐而又细致的扫描,将形式与内容两者连缀成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

除了有一个共同的客体,本书中各篇论文又有什么共性呢?这个问题最直接的答案是,这本书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路径图,参照它,我们能了解正在电影研究领域应用的最重要的理论工具和批评方法。借此,也对电影和电影的不同种类,旧的和新的,看似意义重大的作品,进行了全面的考察。《电影研究导论》的确给出了这样一种答案,只是给得不那么直接罢了。这本书不是抓住一个已经被标准化了的批评方法加以说明,其介绍的大量批评方法和概念工具,应用到要求变化的特定话题中,其价值有大有小;这本书也不是简单地指出某些最伟大的影片曾经获得了怎样的成就,而是从更广阔的领域里引入了更多的作品,挑战、加深并拓宽我们对电影是什么以及将会是什么的理解。书中提供了大量给人新鲜感的、重在概括和互为补充的方法和评述,有助于读者与那些出色的、因自身个性得到报偿的电影产生契合。

这种批评方法和广泛的电影实例的多样化并不妨碍某种共性出现在所有论文中。这种共性,并不是某种占主导地位的电影理论、方法或准则,应该说,它存在于每一篇论文暗中压制某种对电影的常见理解的方法中。常识性见解是最有代表性的和未加思考的见解。

倒不是说这必然就是错误的,但最常见的情况是,它们往往限制了把握最常见的状况时所需的知识。常识告诉我们,绝大多数的电影是可以使人愉悦的消费品,是一次性的,而本书采用的判断方法告诉我们,在很多情况下,这样说或许不错,但那些同样存在的令人难忘的作品,可能支持也可能颠覆我们对娱乐消遣和一次性消费的习惯看法。

这些论文超越对电影的常识性理解,帮助读者带着无限可能的扩张感来看待电影。它们帮助我们重新审视电影,用新鲜的眼光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问题,超越常识让我们相信的印象和判断,警惕主观、情绪或批评式参与(critical engagement)所带来的限制。常识告诉我们,“好莱坞”是法力无边的铁板一块,它为影片的拍摄规定条件、制定规则,为全世界所接纳。在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如此,而本书中的几篇论文却把这个人所周知的简单事实复杂化了,比如说,通过研究英国电影或纪录电影,发现它们如何不单是一种存在,而且还在好莱坞模式占主导的背景下,有过茁壮成长的繁荣和辉煌。另有论文质疑好莱坞电影自身的大一统性质。电影批评家们早已充分认识到,不同导演在处理相似的主题,尤其是类型影片时的微妙差异。好莱坞电影可以放置在个体创造力的语境下加以理解,同样也可以放置在一个历史的框架中,二者的结合肯定能说明,占主导地位的主流电影在制作和市场发行上的巨大变化,在超过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是如何发生的。

同样,常识告诉我们,电影史上重要的影片一定也对它们最初的观众而言意义重大。这并非必然,正如本书中“20世纪20年代的苏联蒙太奇电影”(The Soviet montage cinemaof the 1920s)一章已经澄清的:最流行的影片创新性都是最低的,而最富创新性的影片,如谢尔盖 爱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吉加 维尔托夫(DzigaVertov)或亚历山大 杜辅仁科(Aleksandr Dovzhenko)的作品,则很难流行。这种反差也出现在绝大多数纪录影片和先锋派电影上,尽管它们对理解电影的形式和社会性这二者的重要性意味深长。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片也是如此,即便新现实主义风格有着全球性的影响,它还是未能赢得普遍的承认。法国新浪潮也不例外,尽管它对其他电影创作者以及新浪潮旗手的后续创作有着巨大的影响。

常识告诉我们,这些运动和浪潮都是各有盛时,它们来了又去。而编录在此的论文则另有提示:在一开始或稍后一些时候,重要作品也许会、也许不会得到普遍认可,但它们的影响却以察觉得到的形态扩散出去,这形态有迹可寻、可被理解。还是经由常识“已经确立的”关于民族电影“当然”就是一种孤立和独立实体的观念,也是可以做非单一的理解的。何以一种民族电影往往会回避民族身份和展示的问题?在故事和风格的复杂交织中,各种影响可以说无处不在,却唯独不会从根本上影响到纯粹的民族性。观众对一部影片以整齐划一的方式做出反应,形成铁板一块的观念,如果用像票房收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也会表现为一种常识性的理解,而这种理解疏于说明来自不同方面的反应,如不同亚文化的、不同种族的以及显然更加静态的男人和女人的。好莱坞电影历来是以一种为全天下人服务的姿态自荐的,但正如那篇《种族、民族和电影:非洲裔美国人电影》的论文所争辩的那样,这个常识性的印象却不包括对一段不短的电影制作历史的承认,这些制作由非洲裔美国人参与其中,同时也以他们为服务对象。非洲裔的美国演员们不但在好莱坞的镜头面前提供了一种通常可以说是老套的“娱乐”样式,他们也贡献了一批大部分已被丢失、被遗忘或被压制的另类电影,对它们重新审视,拓宽了我们对电影的可能性以及电影本身真实历史的感知。

这些都是意义重大的成就,而《电影研究导论》巧妙地引导其读者饱览这些已成为当今电影研究特征的进展。未来还会有什么问题困扰这个学科呢?这些文章多少提示了一些这个问题的苗头,而真正能对这个问题给出全面的和结论性回答的,仍将是本书的读者们,那就要靠他们出于自身渴望知道更多、理解更深的愿望去耐心追寻了。

比尔尼科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