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1. 佛学概论
  2. 佛学概论

佛学概论

本书整理自周绍贤先生于台湾几所大学讲授佛学课程时的讲义,框架清晰,内容全面,实为开始研习佛学的必备书籍之一。该书一方面阐明了十二因缘、三法印、五蕴、中道等基本佛学概念,一方面梳理了佛教在我国的发展情况,兼顾如“三武一宗之厄”等重要史实,以及鸠摩罗什、玄奘、永明延寿等高僧事迹。最后还着重介绍了天台、法华两个极具中国佛教特色的宗派思想,并详细论述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1. 详细信息

编辑推荐:

推荐1:台湾著名国学大师的经典佛学著作

   作者周绍贤为台湾著名学者,师从熊十力、梁漱溟,博通儒、释、道三家学说,曾在多所大学任教,已在台湾出版相关著作几十部,广受好评。

推荐2:海外流行数十年的佛学教材

      本书精心整理自作者在台湾多所大学的讲稿,经几十年而流行海外不衰,框架清晰,说理显明,是学习佛学的经典入门读物。

推荐3:涵盖佛教概念、思想、历史、人物、典籍等诸多方面,展现中国佛教全貌

·思想 从四谛、十二因缘、三法印等根本教义到大小乘分裂,再到后期一心三观、转识成智之深远发挥,以及佛学与我国儒、道精彩的相斥相融。

·人物 从安世高、支娄迦谶等第一批来华僧人,到法显、玄奘西去取经,以及梁武帝、武则天等与佛教结缘甚深之帝王,更有王维等众多学佛名士。

·历史 从佛教在印度之起源和几次结集,到汉代传入我国,魏晋佛学合流,隋唐八宗竞盛,宋明禅宗盛行,至清代喇嘛教传入。

·经典 从最早传入之《四十二章经》,到大小乘诸多译经完成和流布,再到高僧倾心所作之注疏,以及数版大藏经的刻印。

著者简介

周绍贤,山东海阳人。幼时便习五经,后师从梁漱溟、熊十力等著名学者。后赴台湾,历任台湾政治大学哲学系教授及台湾辅仁大学研究所教授。

一生治学严谨,博通儒、释、道三家经典,建树颇丰。著有《魏晋清谈述论》、《文言与白话》、《松华轩诗稿》、《道教全真大师邱长春》、《中国文学述论》、《道家与神仙》、《老子要义》、《孔孟要义》、《荀子要义》、《论李杜诗》、《庄子要义》、《列子要义》、《汉代哲学》、《应用文》等书。

内容简介

    佛教起源于古代印度,自汉代传入我国,历经几千年,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佛教经典数量繁多,义理艰深,语言晦涩,往往令人无从入手。

      本书整理自周绍贤先生于台湾几所大学讲授佛学课程时的讲义,框架清晰,内容全面,实为开始研习佛学的必备书籍之一。该书一方面阐明了十二因缘、三法印、五蕴、中道等基本佛学概念,一方面梳理了佛教在我国的发展情况,兼顾如“三武一宗之厄”等重要史实,以及鸠摩罗什、玄奘、永明延寿等高僧事迹。最后还着重介绍了天台、法华两个极具中国佛教特色的宗派思想,并详细论述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全书史料翔实,说理客观,不仅能让刚接触佛学者迅速入门,获得正确的见地,也能让有一定佛学基础者建立起全面的知识构架,驾驭起佛学全貌,以便更深入地研习。                                                                             

目  录

简目

推荐序   1

自序  2

第一章 佛教简史  1

第二章 佛家之根本教义  15

第三章 佛法要义说略 25

第四章 大乘小乘  47

第五章 汉时佛教来华  63

第六章 魏晋佛学之发展  85

第七章 南北朝佛理之阐扬  99

第八章 隋唐佛学八宗竞盛  145

第九章 宋明佛学禅宗盛行  185

第十章 天台、华严教义  233

附:自东晋至隋唐佛教最盛,对于中国文化有何影响 249

出版后记    268

 

细目

推荐序   1

自序  2

第一章 佛教简史 1

一、印度早期之宗教   2

二、吠陀之典籍    3

三、印度哲学之派系   4

四、佛教之兴起    5

佛教产生之背景 5

释迦牟尼略传 7

五、佛藏之结集    10

六、佛教之派别    13

第二章 佛家之根本教义 15

一、四谛   16

二、缘起论——十二因缘   18

三、三法印 22

四、八正道 23

第三章 佛法要义说略   25

一、中道   26

二、五蕴   28

色蕴 28

受蕴 29

想蕴 29

行蕴 29

识蕴 30

三、业 31

四、因果   32

五、轮回   33

六、三学——戒定慧   37

戒 37

定 38

慧 40

七、涅槃   42

第四章 大乘小乘 47

一、由小乘分出大乘   48

二、小乘三派  50

三、大乘三系  51

中道宗(空宗) 51

瑜伽宗(有宗) 53

圆觉宗 56

四、大乘小乘之区别   59

五、大小乘一体    60

第五章 汉时佛教来华   63

一、佛教初来之时期   64

二、西方名僧东来传道 67

三、中土高僧西游求法 70

四、汉世之佛教    74

佛老并尊 74

最先之佛经与理论 75

五、结论   81

第六章 魏晋佛学之发展 85

一、佛学与道家合流   86

养生成神 87

神与道合 88

二、名士与高僧    89

道理相通,情意相投 89

方内方外,品节同俦 90

论学谈心,俨然一家 90

三、般若学与大乘建基 91

四、结论   97

第七章 南北朝佛理之阐扬 99

甲 南朝  100

一、佛玄并盛  100

二、宋世弘扬佛学之主要人物——谢灵运   101

三、齐朝崇信佛法之中心人物——竟陵王   101

四、梁武帝之笃信佛教 103

五、陈世之三大师  104

六、佛理之研讨    106

涅槃佛性 106

渐悟与顿悟 107

成实之学兴 109

般若三论复兴 110

乙 北朝  111

一、帝王提倡佛教  111

二、北魏之毁佛    111

三、北周之废教    113

四、佛学与儒学及方术 117

五、佛学之阐扬    119

禅法 119

净土 122

戒律 123

丙 结论  125

一、南北佛学概观  125

二、神灭神不灭之说   126

形亡神存之辩 126

报应之说 129

结论 130

三、三教问题  134

义理融和 134

释道相争及反佛言论 136

结论 141

第八章 隋唐佛学八宗竞盛 145

一、帝王崇佛  146

二、中西名僧译经  147

三、中国大乘八宗说略 150

三论宗 151

天台宗 153

华严宗 156

唯识宗 158

律宗 159

净土宗 161

禅宗 163

密宗 166

四、小乘二宗  169

俱舍宗 169

成实宗 170

五、结论   171

天台之圆融论 172

华严之性起说 176

玄奘之博学   177

第九章 宋明佛学禅宗盛行 185

一、宋元明清佛教概况 186

二、台宗复兴  191

三、禅宗特盛  194

宗密所述之三宗七家 196

禅门之变风 201

五家七宗 203

宋元明清之禅元 208

各宗之融会 213

四、佛学对宋明理学之影响 214

五、明朝四大师    221

六、喇嘛教 223

七、结论   225

第十章 天台、华严教义 233

一、天台思想述要  234

统摄整体佛法 234

树立性具圆融 236

开出一念三千 238

成就五略十广 239

二、华严思想述要  241

主倡五教十宗 241

开显四法界观 243

提揭十玄缘起 244

树立六相圆融 246

成就菩萨十地 247

附:自东晋至隋唐佛教最盛,对于中国文化有何影响  249

一、三教相攻 252

二、三教相融 254

三、僧众杂滥因遭裁汰 260

四、佛教对中华文化之影响 263

五、结论 266 

出版后记  268

序  言

推荐序

    夫六合之外非文字所能述,神道幽玄岂意想所能测?故佛法浩瀚,义理艰深,经论纷陈,难可详究,良有以也。

    万象生灭,靡不由缘。缘合则起,缘散则灭,讵有常住者乎?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故名为空。若以“有”化为空,虽能观空,则“空”仍为一物,便不可言空。必也在有不有,在空不空,不凝滞于空有,空有皆不可得,斯为究竟空义。我法皆空,真空常净,何有纤累于我哉?然境由心生,心因境起,主客互引,辗转相缠,心之灵妙,通宇宙之造化,应事物之妙用,飘忽无定,随境变迁,在邪而邪,在正而正。大而言之,乃万象之主;小而言之,乃人身之主,人之为善为恶,或迷或悟,皆出于心。是以心能生万法、起万缘,法缘相随,而有生灭,因缘之生灭,心为之主,故曰万法唯心。究极而论,法性无碍缘起,缘起不判法性,性相不一不二,无偏无执。佛法无边,不出空有二门,而中观与唯识殆为其大较。惜乎一般论者,自限一隅,是其所是,非其所非,致佛门大义,陷于浩繁,初学之人,莫得资循,滋可叹也。

    吾师周绍贤先生,俊气高朗,玄心敏悟,博读三教大典,遍览内外群籍,于政治大学与辅仁大学研究所任教,所授学科有佛学概论。为使学者对佛家哲学有所认识,乃著此书,提纲挈领,寻理述要,汇成斯编,言简而意赅,词约而义彰,盖明其基本义理,方可拨疑云而见真谛也。余忝列门墙,承受教诲,亦滥竽庠序,于文化大学讲说佛学,兹将此书重加勘订增补,因作此序。

一九八四年刘贵杰谨序于文化大学 

                      自序

    宇宙之奥理无穷,人心之思想无限。虎豹争相长雄,枭獍反食其母,禽兽固为野蛮之物;人为万物之灵,由理性而发思想,不但求自身之幸福,深知必须“修已安人”,方能共存共荣,此古今圣哲一致之思想。是以纵私欲,擅权势,强凌弱,众暴寡,乃野蛮之勾当,不可以言思想。思想愈高深,人生愈进步,进步之思想即由“修已安人”之道,而达共存共荣之境。

    儒家修己志在用世,佛家修己志在出世。用世与出世不同,然不修己则不能安人,用世出世,皆以修己为本。用世之目的,在乎“兼善天下”;出世之目的,在乎“独善其身”。若欲人人皆得志用世,为天下造福,乃不可能之事;若欲人人皆能抛弃名利,出家苦修,亦为不可能之事。能得志用世者为少数人,而能出家苦修者尤为少数人。不得志而不甘寂寞,则怨天尤人,自寻烦恼,甚至巧事钻营,同流合污,甚至诪张为幻,惑世倡乱。大祸浩劫,胥由此起,何如荒山古寺,长斋礼佛,独善其身乎?是以陋巷安贫,箪食瓢饮,孔子赞颜子曰“贤哉”也!

    一切学说皆为解决人生问题,佛家之出世思想,独善其身,固为解决个人之问题。然个人之问题如不能解决,岂能助他人解决问题?林林总总之人群,如皆能独善其身,解决个人之问题,则政治易于实施,社会易臻昌隆。而况佛家之勖慰人心,引人为善,有助于教化之功,其思想理趣,固非多数人所能接受,即有粗浅之信仰者,由因果之论,得修身之律,其裨益人生岂浅鲜哉?余对佛教作如是观,对一切正大之宗教皆作如是观,故余好作三教一致之论。

    余出自儒门而与佛家有缘,十四岁读《玄奘大师传》,深慕其为人,屡欲出家,因慈母之苦留而止。其时思想简单,出家之动机,只以所睹世路之险恶,人事之烦恼,不愿参入其中,纠缠磨擦,乃窃思以玄奘大师之聪慧,其绝名利之念,修出世之果,且不惮艰险,而只身孤影,远赴天竺,探求真法,则佛门之中必有幽奇之境、绝妙之趣,非世俗所能想像者,当时出家之愿,只如此而发。未遂所愿,故沉落尘氛之中,怀用世之志,抱济时之心,而时不利兮,命运迍邅,饱经风霜,备历艰厄,不惟一事无成,而国破家亡,飘泊海隅,迄今马齿衰老,已近暮年,凄凉晚景,无限怆怀,回首前尘,幕幕悲剧,知有今日,悔不当初。噫!人世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斯观(《金刚经》)”,佛家善说此义,余今始得体悟矣!

    人生之痛苦,由执著自我,执著外物而生。以个人重于一切,故极端为我,此即所谓私欲;以外物为无上之利乐,故贪求无厌,此即所谓迷惑。由私欲而迷惑,则痴心妄想,大胆妄为,因此即坠于罪恶痛苦之中。故佛家之教义第一为破执妄,然破执妄谈何容易!此非道德理论所能化,更非法律制裁所能迫,非佛家般若理智之思想不能照见宇宙之实相、五蕴皆空,了悟空义,则执妄破矣。三藏要典不离空义,明真空始悟妙有,故空有圆融,活泼无碍,乃知真我自然,无入而不自得,于此方可达乎至善之域、涅槃之境,此佛家特有之哲学。余对佛法只有如此浅淡之信仰。

    吾师熊十力先生,精于佛学,尝谓“佛家理境高深,难为赞述”。又谓“读佛书,如入山采宝,必遍历荆棘,而后得宝。佛书中许多空想幻想之谈,皆荆棘也,然其间有至宝焉(《读经示要》卷二)”。余谓其空想幻想可助采宝之兴趣,如白云苍狗,可以启发幽思,如虚籁清音,可以涤除烦虑。其玄谈恢奇,盖如《庄子》之“諔诡幻怪”,有助于义理之衬托。余能领略其趣,而惜对其中之至宝尚未能享用。宋明理学家乃能采取大乘中之至宝,而善为享用者也。佛家之胜义妙理,精微广大,余所领会者,只沧海之勺水耳。今于政大讲授佛学,仓猝之中,撰写概论,简单粗略,只作临时讲课之资料,不足为通人寓目也。

一九七三年十月周绍贤序于国立政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