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新闻

周有光笑称读书笔记是累赘

2011-11-14 15:35:22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本报讯(记者卜昌伟)世界图书出版公司昨天透露,百岁学人周有光的读书笔记《拾贝集》由该社出版。本书收录了周有光的92篇文章,是这位106岁的语言文字学家最新心得体会的结集,包括他常年积累的读书笔记和摘抄。此外,附录中收有几篇亲友的介绍和回忆性文章,读者能够更近距离地了解这位老人。

本书共分三辑:清流拾贝、浊浪淘沙、以史为鉴。周有光在常年的阅读过程中,选出有价值的篇章,将其中精华凝结成超短篇,杂以自己对人类文明和中外历史经验的理性反思,对国家社会种种问题的精辟评论。文章虽短小精悍却汪洋恣肆,兼顾了知识性和趣味性。

除了这些深邃的思考,本书还展现了一位百岁老人不平凡的人生。周有光早年求学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56后由上海调来北京,躲过了“反右”斗争,但在“文革”中依然受到冲击,下放到宁夏平罗“五七干校”。本书收录的《圣约翰大学的依稀杂忆》《看守高粱地》《大雁粪雨》等文章,就是周有光对这些经历的回忆。此外,在《窗外的大树风光》《有书无斋记》中,周有光以细腻的笔调抒发了对生活的感触和对故人的思念,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周有光说,他85岁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至今20年。老伴去世,自己独居斗室。“独居并不孤独。阅读古今中外书刊,随时笔记一闻一得,活跃了我的独居。斗室并不清冷。电视和电脑使我知道国内外的时事变化,亲友和记者来访,畅谈古今人事成败,热闹了我的斗室。我的笔记日积月累,成了累赘。”

对于这本书的出版,周有光谦虚地说:“在我看来,这是写给自己查看的,一得之愚,一孔之见。为了节省笔墨,多半写成超短篇,过于简略,不成章法。我年老力衰,所读所思,定多不合时宜,还希望读者给予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