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新闻

市场经济也要流着“道德血液”

2011-11-14 15:34:4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地产商身上要流着“道德的血液”——在这个近日引起热议的话题背后,隐含了不少耐人寻味的现实。市场经济是建立在讲自利的理性经济人之上的,而道德是反自利的,这二者如何能统一起来?市场经济还需不需要讲道德?

  1997年我出版了《中国人的道德前景》。这本书经过两次大改动,出了第三版,销量突破十万册。有些地方政府和大专院校拿此书作为思想工作的重要参考书。殊不知这本书的写作是由于王国乡的开导,我才从事道德问题的思考和研究。在1985年前后,中国准备走上市场经济的道路,但是市场经济所要求的道德和传统计划经济的道德非常不同。我感到需要对此做一番研究。不解决这个问题,市场经济的推行必将遭遇极大的困难。但是我困惑于这样一个基本问题:市场经济是建立在讲自利的理性经济人之上的,而道德是反自利的。这二者如何能统一起来。难道市场经济就不需要讲道德吗?

  我认识王国乡最早是在 1982年全国第一次数量经济学年会上。以后我们经常交流经济学方面的心得,但我并不知道他对伦理学有研究。在80年代中偶然和他谈起我对两种经济制度下的伦理标准的困惑时,他对我说,道德理论的出发点其实是讲利益的,市场经济也讲利益,二者并不矛盾。这一句话开导了我,从此我开始了伦理学的功利主义的研究。这个结果就是《中国人的道德前景》。后来我又知道,王国乡还对美学有研究和心得。他确实是一位难得的极具创造性的学者,融会贯通许多社会科学。要不是他在北大当学生时被打成“右派”,从此被耽误了20多年做了20多年的苦力,他这一辈子会有重大的成果出现。

  现在这本书就是他从金融学院的国际金融系主任退休后的一本讲伦理学的专著,透彻地分析了伦理学和经济学的关系。他论证了道德原则如何导致资源的最优配置,这是对伦理学的一个重要贡献。其中关键的突破点就是王国乡和我先后发现的择优分配原理。所以由我来介绍他的理论是很合适的,固然我们两人在观点上也有细微的区别。

  英国哲学家边沁说得好,道德就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他这句话有深刻的含义。道德不是少数人的幸福,更直截了当地说,道德不是特权者的幸福。因为这里的少数人绝不会是平民百姓,只有特权者才会有特殊的幸福。所以道德是反对只照顾特权者的幸福的。当每个人的幸福或利益都同样重要时,在市场上就会出现公平竞争。当买卖双方都遵从公平竞争的规则时,将出现均衡价格。均衡价格导致资源的最优配置。所以道德和经济学有了联系。

  当供求双方都追求自己的利益时,买方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他寻求索价最低的供给方;卖方则希望价格越高越好,他寻求出价最高的需求方。对于大宗商品,如粮食、石油、黄金等,供求双方都追求自己的利益,在一个拍卖和招标同时起作用的信息透明的市场上,必将出现均衡价格。因为当数量上不均衡时,价格将发生变动。供不应求时会涨价;供过于求时会落价。因此在自由市场上价格是均衡的,供求也是均衡的。

  王国乡和我在70年代先后推导出了择优分配原理。这个原理解释了何以均衡价格是最优的。拿化肥的分配为例,全中国有几亿块土地,如何分配化肥给每一块地,使增产的粮食为极大。办法很简单,制定一个标准,要求每公斤化肥增产的粮食不得低于某个量。比如说,每公斤化肥至少要能增产两公斤粮食。实施的办法是让农民拿两公斤粮食换一公斤化肥。或拿两公斤粮食的钱买一公斤化肥。这就是说,增产效果最差的化肥其增产量也不会低于两公斤粮食。这就是择优分配的等边际定理。

  大家都知道木桶原理,木桶的盛水量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进一步讨论最节约木板的水桶要求每块板对盛水的边际贡献相等,也就是板的长度应该一样。如果有一块板特别短,加长一点就能够增加盛水量,它的边际贡献比其他木板的边际贡献大。这就不是最优分配。在分配化肥的例子中,如何确定最低的边际贡献?这只能靠试验。设定一个两公斤的标准,如果供不应求,说明标准定低了。提高一点再试试看。一直到所定的标准恰好使化肥的需求等于库存的化肥量。这里隐含的原则是每个农民都有同样的购买资格。谁也没有特权,或者说:金钱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是择优分配原理的道德基础。平等导致资源的最佳利用。

  说到底,道德就是不违反事理常规。不允许损人利己,不允许高人一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市场经济同样是不违反事理常规。借钱要还,说话算数,没有欺骗,老实做买卖。这样的经济恰好是效率最高的经济。经济学达到这个地步,就跟哲学、伦理学差不多了。它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我认为这就是王国乡的这本书所希望传达的道理。

  茅于轼(为《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所做序言,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