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新闻

刘香成:希望世博会能更全面的提升民族自信

2011-11-14 15:06:11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上海:1842-2010,一座伟大城市的肖像

主持人何婷: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读书访谈,我是何婷。今天作客我们节目的嘉宾可以算是我们的老朋友了,上一次我和他聊了一下从1976到1983年中国这个国家的肖像图,今天和大家聊一聊从1842到2010年上海这个非常重要的城市它是怎样的一个肖像图呢?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著名的摄影家普利策奖的得奖刘香成老师。

刘香成:大家好!

主持人何婷:刘老师今天给我们带来了一部大部头的书,这本书叫做《1842―2010:一座伟大城市的肖像》,讲的是上海,我拿到这本书的时候非常沉,比上一次我们聊的书这一本书跨度非常大,跨了170年。

刘香成:刚好跨了3个世纪,从鸦片战争1842年,19世纪,20世纪,21世纪的头十年。

主持人何婷:100多年要在这本书里都表现出来,对您来说是不是一个挑战?

刘香成:挺大的挑战,首先要把这么大量的找图片还是其次的问题,最主要的就是,我是58岁,我不是168岁的一个人,所以有大量的有关上海中外的书要去看,不同的人写不同的书,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上海,这方面的挑战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何婷:这和你上本书还真的不一样,上本书就是您个人的一个视野来讲述您视野里面的中国,但是这本书其实有非常多中外摄影家著名的作品在里面。

刘香成:是的。摄影是1843年发明的,所以这本书为什么会从1842年开始呢?像上海是在当时没办法之下,是鸦片战争的一个结果。1842年的《南京条约》,我到了伦敦怡和洋行的总部找图片的时候得到一个额外的惊喜,就是看了他们很多的图片以后,我快走的时候,那位先生说我们在后面还有一张来看一看,那一张就是铜版画,就是《南京条约》是在英国人一艘军舰上签的条约,但是这个是原作。所以我把它好好的拍,拍完了发过来,效果还是不够好。这本书从那个《南京条约》开始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刘香成:这本书是有关上海也是有关于中国人的一本书

主持人何婷:是的,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我不知道您的标准是什么?因为见证了这座城市发展的人非常多,在上海这座城市生活的人也有非常多,可能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上海的变迁的历史,您在选照片的时候您的标准是什么?

刘香成:首先我想说说我编这本书的时候,我在说这个故事的想法的时候首先有一个观点,我个人的理解,我的观点是这本书是有关于上海但是也是有关于中国人的一本书。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因为从满清之前就有中国人改革的,像康有为先生,梁启超先生,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他们在日本回来看的现代化,他们提出也是中国人几百年的一个梦想,就是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经过了上海风风雨雨168年的时光,里面包括了中国人的百年的耻辱,但是这座城市它相当代表着中国人在通过上海这个港口跟西方的来来往往的接触跟通商,到了目前我觉得因为在世博会还有30多天就要开幕的时候,有200个国家来到上海,来展示他们每一个国家的实力,包括美国,美国是前两届世博会他们都没有参加。

为了中国,为了上海他们还最后决定参加这个世博会。所以这次200个国家全世界来到中国,来到上海,来祝贺展示每个国家的文化经济,在这个时候所放出来的一个信号,我个人觉得中国的现代化在上海这座城市里面最少它可以画一个句号。

主持人何婷:体现得非常完整。

刘香成:它体现的就是中国人跟外国人的关系,在十年都不到,因为90年代才开始改革浦东,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把上海变成一个国际城市,所以对于13亿的人的中国来说,这个是一个句号。从经济的转型它是一个句号。然后下一个工程可能是社会的转型,但从经济的转型来说,这本书可以说是记录了它的开埠一直到世博会今年拍到的最新的图片。这个过程可以说是上海人的旅程,但是更多的是中国人的一个旅程。因为上海人你知道它来自全国各地,周围安徽、江苏、浙江、广东很多地方的人。所以这个也是一个中国人的故事,不单单是上海人的故事。

主持人何婷:所以您编这本书更大的一个侧重点就是它表现咱们中国的一个变化的过程。

刘香成:在某一种程度上中国人这种急于现代化,急于早日体现这个梦想,我们的前辈的梦想,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来说,可以说这是每一个人的梦。所以在这个城市里面,因为它的历史,我为了这本书也去看了很多学者,上海社科院的熊教授,我觉得现在上海人也好,中国人也好,看到上海的时候不再是以那种城市受害者的心态去看上海,也是充分的肯定在当时那个时候,外国人来自各个国家,到了上海,他们也带来了贡献。而不是说百分之百的受害者的态度来看上海。

刘香成:上海跟巴黎、伦敦、纽约没太大的区别

主持人何婷:也是一种发展的眼光。刘老师我特别好奇,您第一次到上海什么时候?

刘香成:我第一次是5月份,1976年。

主持人何婷:当时的上海是什么样子?

刘香成:我记得当时我在上海最高的一个饭店叫做国际饭店,面对着人民公园,过去是一个跑马厅,国际饭店是一个匈牙利籍的建筑师盖的,我刚刚进到房间以后不久就听到敲锣打鼓,我就拿着我的相机跑到下面去,南京路上。结果又是一次示威游行,那个也是邓小平先生第三次被运动批评,因为那个时候是刚刚过了76年的4 月5号,那是周总理去世的一周年。从那个时候,那次示威游行开始了我之后30多年来跟上海的缘分。

主持人何婷:这里面有您当时拍的照片吗?

刘香成:有。

主持人何婷:当时刘老师眼里面76年的上海是什么样子就可以在这本书里面看到。当时在上海是76年,现在因为这本书的创作应该频繁的去到上海,现在的上海给你什么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