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中国的“亚当斯密问题”

2011-11-14 13:55:1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自利的“经济人”与利他的“道德人”是否可以融合,如何融合?

    人性的矛盾,除了通过人性本身来约束之外,还需要其他手段

    18 世纪的亚当斯密,留下的两部代表作,至今依然是全世界的伟大精神食粮。一部是作为伦理学家留下的《道德情操论》,一部是作为经济学鼻祖留下的《国富论》。所谓“亚当斯密问题”,就是亚当斯密在伦理学与经济学论证中出现的两个看似相互冲突的假设。在《道德情操论》中,亚当斯密假设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道德人”;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又把人假设为追逐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那么,在现实的经济行为中,自利的“经济人”与利他的“道德人”是否可以融合,如何融合,就成为我们常说的“亚当斯密问题”。
    著名经济学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国乡,出版新书《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从经济学视角求解伦理学难题》,在总结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把中国古典伦理学中由孔子最早提出的“推己及人”的伦理方法和斯密的“同情心”分析与现代微观经济学的边际分析方法相结合,尝试建立一种与国际接轨并具有创新意义的现代市场经济的伦理思想体系。
    王国乡提出“作为市场经济社会中的经济人,不是简单的理性自利人,而是理性自利的自主权利人。经济人之间的道德关系不是简单的相互满足需要的利益关系,而是经济人之间通过自主选择的交换各自满足自己的自主权利关系。从而,市场经济中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关系,是自利不损人的关系,即经济人实现自己的自主权利,应当以不损害他人的自主权利为界限”。王国乡教授的这种提法,虽然说不出有十分的新意,但也没有什么大的逻辑问题。但问题恰恰在创意提法的原因上。王国乡教授说:“经济人的利益需求是各不相同的,但是对于实现利益的自主权利需求却是人我相同的,因此,经济人会通过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推己及人的伦理方法,自发地形成自利不损人的市场经济道德。”在这里,王国乡为了得出市场经济道德可以内生的结论,而用“实现利益的自主权利”取代“利益”一词。实际上,无论自主权利这个词语听起来多么美妙,但它终究只是形式,利益才是内容和实质。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的开篇就说:“一个人的性格中,显然存在某些天性……”人性是丰富的,利己之心是人之本性,同情心也是人的本性。“仁慈和慷慨应该向仁慈和慷慨者表示。那些心扉永闭、不知仁慈为何物的人,我们认为应该以牙还牙,将他们拒之于同伴关爱之情的大门外,让他们生活在酷似广袤无垠、乏人问津的荒漠一般的社会环境中。”人性的矛盾,除了应该通过人性本身来约束之外,还需要其他手段。这就是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极力主张的“竞争”和“法治”。“强者的罪恶和愚蠢越来越少受到人们的轻视,而无罪者的贫困和软弱反而成了嘲笑的对象”,亚当斯密最为担心的是“道德情操之腐败”。

    解决中国的“亚当斯密问题”,不回到现实的表层,不从“竞争”和“法治”入手,而企图以主观的伦理概念来匡正道德滑坡,注定是难以成功的。王国乡教授的努力,固然可贵,但很多时候,方向比速度重要,选择比努力重要。他的《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从经济学视角求解伦理学难题》一书,会不会像茅于轼的《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一样呢?时间只能证明,从经济学视角解读现实的社会道德现象,看起来很有新意,但在市场经济的道德建构中,却难以担起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