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生活在冷战塑造的世界里

2011-11-14 13:54:4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美国是一个经常就别人的生死存亡单方面作出决定的世界性大国。所以,悲剧是否会发生,往往美国说了算。
    沃尔特拉费伯尔的《美国、俄国和冷战》,长期被奉为国际冷战研究的经典之作。尽管该书1967年首次出版,但沃尔特拉费伯尔一直没有停下研究和修订,最新出版的内容中,包括了“911”之后美国主导下的世界新问题。
    作为长期与美国主流历史学派对抗的修正派历史学代表人物,沃尔特拉费伯尔从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那就是美国在国际冷战中始终都在发挥的主导性作用。
    沃尔特拉费伯尔用非常尖锐的批评语言指责冷战对美国和世界造成的灾难:“冷战主宰了1945年以后美国人的生活”,“冷战使美国付出了8万亿美元的国防支出,夺去了近10万美国青年男女的生命;麦卡锡时代的政治迫害还损害其他许多人的事业生活;冷战还使美国全国陷入东南亚和中美洲的恐怖冲突中;冷战又在 80年代引发了50年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萧条。发展中世界到处发生血腥的冲突,在这里美国人和俄国人——更多情况下是他们各自的代理人——相互残杀,在朝鲜、越南、中东、中美洲和阿富汗以及其他地方的战场上共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丧命。”
    而这些灾难,都与美国战争,尤其第二次世界大战优胜塑造起来强势领导人的个人意志有深刻关联——“帝王式总统权”的恶果,美国和世界都在承受这种恶果带来的灾难。
    沃尔特拉费伯尔明确揭示,“美国是一个经常就别人的生死存亡单方面做出决定的世界性大国,这种决定涉及人命的数量之多,有时甚至超过‘911’恐怖主义袭击——美国国内的需求和信念(以及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美国以及与美国发生关系的国家的对外政策。”
        而美苏冷战最遥远的根源,则始于19世纪两国在亚洲的殖民扩展,这就是意识形态笼罩下的强权行为的本质。

                                                  (转自《世界博览》杂志,作者 陈星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