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冷眼看世界 正眼看历史

2011-11-14 13:53:41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明成祖朱棣登基后,为防范悠悠之口,遂修改史书,使得自己的皇位“合法化”。于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永乐实录》记载:高皇后生五子,长懿文太子标……次上(朱棣),次周王肃。明朝正史告诉我们,朱棣是朱元璋和马皇后第四子。
    斯大林时期几乎吹捧成圣经的《联共(布)党史》,苏联解体后被指责伪造历史,顿时被批得体无完肤。俄罗斯开放苏联档案之后,历史学家根据档案重写历史。
    不管是古代还是近现代,当权者修订历史以维护统治的事都常有发生。而在现今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假新闻假研究更是层出不穷,真相往往隐没在扑朔迷离中。面对泛滥且真假难辨的各种消息,我们何去何从?一本《拾贝集》让人顿悟——从真相中笃学之,是为“清流拾贝”,自假象中明辨之,是为“浊浪淘沙”,于历史教训处慎思之,是为“以史为鉴”。
    《拾贝集》收录了“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的的近百篇文章,其中包括这位106岁的世纪老人最新的研究心得,以及他近年积累的读书笔记和摘抄。文章虽短小,却夹杂着作者对人类文明和中外历史经验的理性反思,其中不乏对国家社会中种种问题的精辟评论。
     此书出版后引起很大关注,不少人感佩于周老在如此高龄仍勤于思考、笔耕不辍,称奇之外无不庆幸国有这样的老人。然而,只是停留在对周先生 “百岁尚能思考”、“垂暮仍可出书”的敬仰,未免对不住周老的良苦用心。周先生一生,经历了中国历史最跌宕起伏的一百年,这段历史于我们年轻人,只是教科书上里的文字、历史剧中的影像,于周老,却是其人生不同阶段的真实经历。作为历史的参与者——或者某种意义上说,推动者,周老在多个领域内做出诸多建树。前半生在他工作的经济学领域,之后又在中国汉语拼音的制定、大陆的语文改革上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而到了晚年,我们仍在享用简化字和拼音带给我们方便的时候,他在思想领域又给我们带来其智慧和经验。他说:“先知是自封的,预言是骗人的。如果事后不知道反思,那就是真正的愚蠢了。聪明是从反思中得来的。” “了解真实的历史背景困难重重。可是旧纸堆里有时发现遗篇真本,字里行间往往使人恍然大悟。”如何抛开无处不在的误导,辨证的看待历史,周老一语指出。
     而对不尽如人意的现状,对于中国之外的世界,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五四之际,年轻的“愤青”们纷纷感慨德先生赛先生被关在墙外。殊不知强大的制度惰性存在,不管是经济还是政治制度都是缓慢向前发展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业。        经历过清末、北洋政府时期、国民党政府时期和新中国时期的周老见证了百年来中国经历的各种灾难,然而他的字里行间却鲜有愤懑,对历史长河的流向总是洋溢着达观和期待,与我辈动辄愤怒的谴责一切不公平事物的态度迥然不同。        愤青诚然无罪,却也无用。批评是件张张嘴就能做到的简单事情,而放弃空洞的愤怒去冷静的思索做更多的实事要困难的多。周先生或许正是因为目睹了太多的灾难和历史变迁,没有给自己戴上有色眼镜,也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无知的虚妄判断,才会有超越众人的深邃思考。对于他一直想了解的中国、苏联和美国,他从大量资料中“吹尽狂沙始到金”,令对现状深恶痛绝却并不真正了解反对的东西的我们不得不汗颜。总听耄耋之年的老人谈论《拾贝集》,有友人戏称周老是老一代人中的韩寒。周老受欢迎程度确实不亚于这位80后思想界的领军人物,不过韩寒毕竟年轻,也许经过岁月历练,明日的韩寒在很多事情上也会有更成熟的见解,在思想和气度上会直追这位老前辈。
   人们称《拾贝集》字字珠玑,周老却说是“休闲读物”,举重若轻的气度一览无遗。平实而高远,简练而睿智,《拾贝集》当得起所有盲目或不盲目的溢美之辞。胡适说:“那时我觉得世界上二、三百年来有一种公开的趋向,朝科学民主这个方向走,朝新的科学方法走。那个时候,我朋友陈独秀在《新青年》发表拥护”德“先生和”赛“先生。我表示过这样的话,把这个抽象名词人格式,把他看作人,最容易错误的,容易人格化,也就容易偶像化;偶像化了,便会盲目崇拜。……当时,我的朋友陈独秀因只认得两个名词,不知道科学是一个方法,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是一种生活方式。”
    人说“台湾不知鲁迅,大陆不知胡适”,好在我们有周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