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拼音之父”的醒世警言:关于周有光《拾贝集》

2011-11-14 13:53:03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今年已经106岁了。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人活八九十岁也不稀奇,百岁老人也越来越多。周老除了听力差一些,阅读和表达能力一点也不比年轻人逊色。我手中的这本《拾贝集》(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1年3月出版),是周老继去年的《朝闻道集》之后,出版的最新著作。文章平实而高远,简练而睿智,以此我们可以窥见这位百岁学人的醒世警言。

  《拾贝集》这本书,收入周老近年文章92篇。全书共分三辑:清流拾贝、浊浪淘沙、以史为鉴。周老从他长年积累的读书笔记和摘抄中,选出有价值的篇章,将其精华浓缩成超短篇,杂以自己对人类文明和中外历史经验的理性反思,对当下国家社会中种种问题的精辟评论。本书还收录了多篇周老的回忆性文章,以及读报随笔。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周老超然物外的胸襟和气度,深邃的世界眼光和历史眼光。

  我们认识周老,主要是他作为语言文字学家,因为他在这个领域的成就是突出的。从1955年起,周老便被委以文字改革的重任。由他主抓并最终制订完成的《汉语拼音方案》被世界所公认,人们尊称他为“汉语拼音之父”。本书的部分章节,收录了这方面的文章。周老的“拼音方案”造福世人,惠泽数代。他站在思想的前沿,以全新的学术眼光,提出了一系列独特的解读和诠释,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高远清新的窗户。

  书中还展现了周老不平凡的百岁人生。周老早年求学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56后由上海调来北京,躲过了“反右”斗争,但在“文革”中依然受到冲击,被下放到宁夏平罗“五七干校”。本书收录的《圣约翰大学的依稀杂忆》《看守高粱地》《大雁粪雨》等文章,就是周老对这些经历的回忆。此外,在《窗外的大树风光》《有书无斋记》中,周老以细腻的笔调,抒发了对生活的感触和对故人的思念,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终身教育,百岁自学”,周老秉承老一代学人之风,从八十几岁开始主要从事人类学研究。本书收录的《大同与小康》《剩余价值和信息化》《光绪被害新证》《思想控制的新技术》等文章,就是周老近年来研究成果的突出体现,展示了这位世纪老人孜孜以求、探索真理的精神。现在的周老,虽为学界人瑞,却思想先进,思路清晰,日日说着真话,月月有新文问世。
  
  在当今世界,百岁老人并不鲜见。但百岁以后还在密切关注全球新变化,思考不倦、笔耕不止的思想家,恐怕难得一见。周老就是这样的活着的奇迹。他兼有俯瞰全球的文化视野,百科全书式的知识背景,语言大师的清通文字,历史老人的清明睿智,现代公民的社会关怀,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所以,接触过其人其文者,无不对他表示由衷的敬佩,周老真不愧是我们年轻人的楷模。

  谈及该书出版缘由,周老在《拾贝集》前言中如此写道:“我85岁那年,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至今二十年。老伴去世,独居斗室。独居并不孤独。阅读古今中外书刊,随时笔记一闻一得。”原本“写给自己查看的,一得之愚,一孔之见”,被一位小辈亲戚“翻看”,并被认为“十分有趣”,亲戚后促成了“休闲读物”的出版,题名《拾贝集》。

  读完全书,我不得不正襟危坐。我惊异的是周老的这些读书笔记的微言大义,更惊异他竟然在垂暮之年,还能够如此的博览群书。最使我心生感慨的,其实不是周老在这个年龄还能阅读和写作,而是他在今天仍在不停思考。106岁的周老时下并没有收笔,我们还将从报章杂志或网络上,读到他一篇篇从容而透彻、清新而刚健的短论,每每读到周老的文字,会让人“言则启智,善莫大焉”。(荆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