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医改的歧路与正途

2011-11-14 13:52:29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在朱幼棣先生的《大国医改》一书中,“歧路”一词反复出现,提醒着一种忧虑的心绪:在部门与团体利益的纠葛中,新一轮医改面临着方向性失误的可能。哪里是正途?作者没有直奔主题,而是将众多的歧路一条条指出,试图让答案渐次显影——读《大国医改》,的确需要一点耐心。
    医改牵涉利益再分配,由政府主导无可置疑。歧途在于,政府主导改革竟混同成了政府主办医疗服务,不仅迷失了政府应有的定位,创造了大量权力寻租的空间,而且形成了新的利益壁垒,抑制了各个层面的改革动力,尤为要者,正是公立医院的改革。政府主办的低效和监管缺失,通过梳理历次医改的成败得失,已经为事实所证明。至于主张政府主办的种种逻辑“软肋”,作者也一一加以批驳。比如,“基本医疗”的含混概念若不加以厘定,难以避免政府在民众的过高期望中失信;而对于所谓因信息不对称而难以监管“大处方”和“重复检查”的观点,以资本市场上信息披露制度的类比作答,则显出了意外的灵巧和力度。
    不错,中国的医改已经走过了太多的歧途:不分级的医疗服务统统作为公共产品由政府补贴或买单,这是歧途;不分类的医疗机构在从门诊到牙科、肿瘤、整容乃至特色服务的所有医疗服务领域混乱竞争,这也是歧途;居于垄断地位的公立医院顶着非营利的帽子行以药养医之实,则更是歧途。那么,正途何在?
    “从事医疗高端服务和、专科服务的,走向行政监管下的市场;从事初级医疗卫生服务部分的回归公益。”这是作者为公立医院改革所指出的正途。然而这莫如说更像一个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阶段性目标。如果公立医院的人、财、物的权力不能自主,其所有者与监督者始终徘徊于混一与缺位的模糊地带,上述正途如何能走通?事实上,在回顾1997年那一轮医改的失败教训时,作者已经有了更直接的答案:“医疗卫生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显然,这是公立医疗机构改革最终成功的前提。
    然而疑问仍在,正如作者在引述北大刘国恩教授的观点时提到的,“卫生部门并不愿意管办分离”。而管办分离却是医疗卫生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核心之一。最终的正途,究竟会是一条直道,还是一条绕行的弯道?作者曾提到的“理论与实际相去太远”的多元化办医与管办分离,哪一条路更容易首先走通呢?
      为纷繁芜杂的医改描摹一条可能的改革路线图,对任何一个学者或许都是一个太苛刻的要求。毕竟,《大国医改》通过大量事实、数据的梳理,为我们考察中国医疗卫生行业所面临的种种利益冲突和改革局限提供了丰富素材,而且,全书也不乏众多独到的思考和政策建议。比如作者对于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的批判性审视和对于在初级卫生保健领域实行免费药制度的坚持。更显可贵的是,作为一个长期在体制内浸淫的官员和学者,作者在本书中所呈现的,却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难得的学术素养和批判精神。

                                      (转自《中国医院院长》,作者 高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