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为什么是欧洲而非中国?

2011-11-14 13:51:50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帕尔默等人所著的《现代世界史》初版于1950年,一直广受好评。
 本书为“帕尔默现代世界史丛书”的第一册,它简要回顾了欧洲古代到中世纪的历史,重点讲述了从中世纪晚期到18世纪上半期欧洲的发展。它旨在阐明,欧洲这个原本落后的地区,如何最先演化出现代的诸种重要事物,从而开启了现代世界之门。
      “人无我有”的论证方式
    《欧洲崛起:现代世界的入口》是著名的帕尔默现代世界史的第一部分,出版者将其单独印行,却也不是随意为之。就像封底文字所言,我们在面对欧洲现代史的时候,难免会想到这样的问题:“为何是欧洲而非中国最先进入现代世界?”
    这是一个未必能够找到答案的问题。欧洲率先进入现代文明,这是历史事实,究其原委,也只能在欧洲的历史和文化中去寻找。但这些并不意味着,今人的研究便一定能够发掘出某些清楚、确然的“原因”,可以拿去解释今天与过去的一切联系。历史研究更多的是一种技艺而非科学,不能以实验室中的精密性和可重复性来要求它。即便我们能够细致详密地来描述古代的某个时期,我们能了解的与那个时代曾经存在过的人、物、事相比,也只是沧海一粟。对于推动那个时代演化、改变的诸多动力,历史学家往往只是根据自己的认知去删殳枝叶,保留“主干”,以给出结论。
   毋庸讳言,许多年来,我们追问“为何是欧洲”、“为何不是中国”这类问题,并不仅仅是出于知性上的兴趣,而是带有批判性、实践性的目的。因此,提出这类问题的场所,经常也是在文化批判或者社会革新的战场之上。特殊的场所带来特殊的氛围,大概正是因此,那些对于问题的回答往往态度峻急,逻辑简陋,目的功利,方法简单。简而言之,这类回答无非是“人有我无”和 “人无我有”两种。其中,“人有我无”者被视作灵丹妙药,延请入门唯恐不及,欧美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军事、宗教中的大小事类,被如此匆忙拜请进来的大概已不知凡几。“人无我有”者则被当作祸首、病根,需要立刻给踹进“臭粪坑”,本土文明中被绑进这一名单的,大到儒学,小到汉字,上圣如孔子,下愚如阿 Q,也算得上琳琅满目了。
   《欧洲崛起》的知识误区
   实践造成的后果不论,只从知识的角度看,这类答案的共同错误,在于它们简化了历史。简化的方法,有的是对历史的遗忘,有的则是对历史的架空。《欧洲崛起———现代世界的入口》第一章末尾讨论了“为何不是中国”的问题,作者给出的几个答案,正可以作为我们考察的标本。譬如,答案一:是像马可·波罗这样的欧洲人到过中国,而不是中国人去过欧洲。答案二:发明印刷术的是中国人,但通过印刷书籍而引起变革的却是欧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