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30年细说从头

2016-05-31 14:30:18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作者/独孤岛主


  佐藤忠男的《炮声中的电影》1985年在日本出版,整整30年后,才有了中文简体版本,筚路蓝缕,算一份迟到的礼物。在今日中国电影学界愈演愈烈的“重写电影史”风潮下,对于20世纪初及至“二战”结束这段时间的中日电影交流史被不断赋予新的意义。

  本书提供了两个维度上值得参考的积极意义,首先是用吸引力强烈的文字来进行严谨的学术写作。影片第一章与电影无关,写的是川喜多长政的父亲、时任清朝北洋军事学校教官的川喜多大治郎之死,风波诡谲的清末中日关系复杂形态,及其对在日后中日电影关系中占据关键地位的川喜多长政的影响,辅以大治郎的遗书、报章报道等资料,如同一部历史小说般展开宏大叙事;其次是对于中日电影交流史上作为个体的人物尽量客观持正的描画,尽管在此书中,佐藤忠男将川喜多长政先固化为一个和平主义者形象,这一点有失偏颇,但围绕此展开的影史材料并不空穴来风。对于岩崎昶、内田吐梦、甘粕正彦等人亦从其行为本身出发,而非单纯的意识形态道德判断。在写到抗战末期,满映大厦将倾时,甘粕正彦召集员工自陈心迹、而后自杀,极富曲折桥段意味,同时又是一个人物的多元面向——他既做过杀人魔头,亦是不失本色的刚烈男子。这种写作方式在30年后的今天看来,似乎有些演义化,但史实无差,剩下的便是作者作为主体的个人观点了。

  阅读此书可以一气呵成,因为每个章节之间前因后果都非常清楚,对于“二战”中日本影人的心态与抉择亦书写得非常到位,龟井文夫以纠缠心态拍摄带有反战意识的电影、沦陷上海的中国影人拍片其实与重庆方面亦未中断联系,凡此种种,有些今日看来亦非机密,但今日重写影史的中文学者,往往较关注材料或曰还原事实本身,而对一种更具趣味探索意味的具体语境下的个体选择与背后的思维逻辑,其实关注不够;另一厢,亦说明其实是可见材料仍然有限。诚如佐藤自己所冀望的,最好先看一遍电影,再读这本书,在绝大多数影像资料因各种原因无法得见的情形下,写作者自然不可能拥有独立判断。

本文原载于《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