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尼斯利的自我救赎

2015-09-10 12:25:36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尼斯利的自我救赎

文  Ivy弋人


《来自纳粹地狱的报告:奥斯维辛犹太医生纪述》书评

http://book.douban.com/review/7586747/


   我想用这本书里的一句话开头:“每个囚犯都会带几本书进来,书的数量和种类取决于他的智力水平和受教育程度。” 
   
   这句话说明了两点,第一,犹太人的的确确是个喜欢读书的民族。第二,我认同尼斯利的观点,读书的种类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思想和教育程度。例如我,在此之前是绝不会选择一本历史读物的。我不喜欢读历史,但我喜欢日记体文章,这是我尝试读这本《来自纳粹地狱的报告》的初衷。 
   
   曾经一度热衷惊悚恐怖电影,喜欢看血肉模糊的镜头,喜欢杀手拿着电锯开脑的变态举动,因为我知道那是电影,不是真的。可是如今,有这样一本书告诉我各种残忍的杀人手段真实存在过,并且每一次死亡人数都是以百万计量的。这一点都不刺激不精彩,而是恐惧和恶心。原来我一直以来对荧幕里的尸体表现出的洒脱和兴奋,其实是一种胆怯和逃避,我只是在自我欺骗:那根本不可能存在。 
   
   理查德.J.伊文斯在这本书的序里要求读者必须自己判断,尼斯利是一个作恶而不自知的人,还是一个怯懦而不抵抗的人。我觉得他是一个求生欲望极强的人,只要有活下去的机会,他会在极短的时间作出决定。即使这样,他依然逃不出恐惧的包围,靠药物来让自己镇定。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并非天生胆小,我只是小心翼翼而已。” 
   
   而关于门格勒,我期初觉得他就是一个冷血残暴,活在自己偏执幻想的伪科学里的变态,又受着希特勒的指挥作威作福。但是后来,我又觉得他还是残存着热血和人情的,否则他又怎么会答应帮尼斯利寻找他的妻子和儿女呢。最后,他也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彻底毁灭前,逃跑了。 
   
   其实我是佩服尼斯利的,他很清楚要让纳粹人觉得他有所利用,才能活命。所以他竭尽全力的完成门格勒交给他的工作,一次又一次的通过测试。虽然从道德上说,他确实算罪犯医生,但我不得不佩服这种绝地逢生的坚毅和勇气。 
   
   尼斯利死里逃生后,唯一能够摆脱沮丧和心理创伤的办法,便是将回忆记录下来。我相信在撰写这本书的过程,是一个撕开尚未结痂的伤疤的自残,也是自我救赎。他用痛苦记录历史,记录世人应当铭记的真相。 
   
   今年刚好是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我希望大家不要只顾着高兴公司可以放假,也可以在休息之余了解了解这段历史。不求感同身受,但求感知,当今世界的进步有一部分得有历史疼痛的推进。


后浪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