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读丁韪良的《汉学菁华》

2011-11-14 12:09:0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汉学菁华

平时逛书店,我总会对介绍海外汉学这一类书籍快速浏览一下。每次都感遗憾的是,在《海外汉学史》这一类书中一般很难见到丁韪良的名字,似乎他并不在汉学家之列;即使偶尔被提及,也往往是在“美国早期传教士汉学家”这样一个篇幅很短的章节里一闪而过。至于丁韪良的著作,人们最常提到的也只是《万国公法》、《花甲忆记》等较为知名的作品,而《汉学菁华》(The Lore of Cathay,1901)则几乎无人提及。

  然而,假如我们翻开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西方人写中国的许多书籍,丁韪良却是最频繁被提及的“中国通”或汉学家之一。尤其是当时来中国考察或旅行的美国人,到了北京之后,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拜访住在西山的丁韪良。因为他是最早向西方,特别是美国,介绍中国文学和文化的学者之一。而且他在中国的经历确实是非常的独特和丰富:当过传教士、外交翻译、北京崇实馆的校长、京师同文馆和京师大学堂的总教习,甚至还被中国的皇帝赐予二品顶戴。光是他在中国生活的那62个年头,相信就无人可以与之比肩。

  那么,丁韪良的《汉学菁华》之所以被人遗忘,是因为书中的内容过时,不再令人感兴趣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书中所讨论的许多问题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是炙手可热的话题。而且有许多现在听来似乎还振聋发聩的观点,丁韪良早在一百多年以前就已提出来了,可惜一直没有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例如在中国办了一辈子教育的丁韪良于此书中就已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国教育制度中弊病的症结所在是应试教育:

  在其他国家,哪怕是一个启蒙课程的教师,也会给随机应变和原创性留出空间。对于那些不喜欢学习的人,老师会通过教授“符合学生兴趣爱好的知识”来激发学生对学习的热爱;迟钝的理解力必须要用引人注目和恰如其分的例子来唤醒它;而对于那些热切和勤勉的学生,“通往帕纳塞斯山之路”(帕纳塞斯山(Parnassus)位于希腊中部,传说是太阳神和文艺女神们的灵地,因而经常成为诗歌艺术的代名词)虽然并不平坦,但老师至少会把道路指得非常明确,以便学生们在攀登时不会因为走错路而白费力气。在中国却没有任何这样的情况。在这个以整齐划一而著称的国度中,艺术和文学的所有过程都采取固定的模式,就像他们的衣服样式和梳头的方式那样。学生们全都沿着他们的祖先在走一千年前所走过的道路,而这条路也并没有因为有这么多人曾经走过而变得更为平坦。(《汉学菁华》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