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汉学大师周策纵的游戏之作

2015-03-31 14:21:44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文 /  韩三洲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周策纵教授(1916-2007年)是海内外著名的《红楼梦》研究专家和历史学家,他学贯中西,融汇古今,被其门生称作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国际汉学大师。他的扛鼎之作,是初版于55年前、至今仍被国内多家出版社竞相出版的《五四运动史》,一部全面诠释五四运动的经典之作。

写诗,当是作为汉学大师(国内则称为国学大师)的基本功,周策纵更是熟谙此道,其学生在为他生前暖寿的集子中,就有《周公好诗》的庆贺文章。近读老人的回忆录《忆己怀人》,传主说除去未发表过的,自己发表过的旧体诗与新诗有300多首,英译汉的西方诗歌有700多首,还与人合作汉译英过60多首敦煌词。如书中序言所讲,周老先生是“作为新旧诗词的诗人,一生创作不断,创意无限。”

接下来,传主有一件向大家提一提的“小事”,读来却让人感到兹事体大、不可小觑了。作者说他偶然写一些“回文诗”,还相当有名,其中有一首以新加坡为题的“字字回文诗”,只有20个字:“星淡月华艳,岛幽椰树芳,晴岸白沙乱,绕舟斜渡荒。”这首回文诗见报后,因为可以任起一字反复来回诵读,也可隔字换位来读,所以常被转载。书中提到他在国内的一个堂弟,花了不少时间来解读这首回文诗,说已读得五言绝句4800首,来回读成9600首,七言绝句1650首,全部诗词共计15200首,312732词组。对此,香港有研究修辞学的教授撰文点赞,说这20个字是把中国文字巧妙地展现到了新高峰。

查考回文诗,在中国原是流传很久的一种文字游戏。千年之前北宋的王安石也擅长此道,留有回文诗《泊雁》传世,但远远不及他诸如“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些诗词名句脍炙人口。回文诗,说到底还是旧时文人排遣无聊时的一种游戏之作,把固定的几个字像汉字魔方似的,编排拼凑出眼花缭乱的文字词组。如周策纵所讲自己选编的那20个汉字,竟能拼接出30多万个词组。可再多的字词所表达的意境,还是跳不出这20个字义所限定的内容吧。更让人惊异的是,居然有人为此苦思冥想、殚精竭虑,拼接出15200首诗词。假如按一天拼出一首的速度,那要花费40年的光阴;即便以每天10首的速度下来,也要耗费4年多的时间。将这么漫长的宝贵光阴,投入到20个汉字的颠倒组合之中,真不知道对人生、对社会到底能有何增益?

所以,尽管作为汉学大师的周老先生的道德学问让人敬仰,但在其津津乐道20个字的“回文诗”这个事情上,笔者却觉得失之偏颇与琐碎。明明是一时兴起的文字游戏,千万不要往传统文化上生拉硬扯。再如书中所讲的,如此这般,竟还能叫人费尽心机、沉耽其中,更有些莫名其妙和误人子弟的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