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新闻

朱幼棣:给医改开药方的人

2015-03-18 15:35:07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管依萌

“看病难、看病贵”是多数人对中国医疗状况的描述。

近日,“为中国医改刮骨疗毒”的《大国医改》的作者,曾为新华社著名记者、现为国务院研究室司长的朱幼棣出版了新作《无药》。此书延伸了《大国医改》对医药改革的思考与追问,同时又回到了“逻辑的原点”。

据朱幼棣介绍,从2009年施行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以下简称“新医改”)主要是医、药和医疗保险的改革,此外还包括政府的药品、耗材和医疗服务的定价、财政对医疗卫生的投入机制等的改革。

“虽然医改是世界性的难题,相对于发达国家或地区,中国的医改还是早期的。”他说。

法治周末记者就朱幼棣关于医改的作品及医改问题采访了他。

走出“历史三峡”

法治周末:《大国医改》之后,为何继续写了《无药》?

朱幼棣:《无药》可以说是《大国医改》的续集。《大国医改》出版4年多了。这期间我的学习、研究和写作转移到其他方面,但对医药领域的关注和思考没有中断,还参加了对日本、韩国等国医药流通体制的调查。有些判断的明晰、思想的成熟,需要时间的阻隔,才能看得比较清楚。

药品的定价、医药目录、药品的招标采购……一个接一个,这几年折腾得很多,有的专家甚至认为“医改成了药改”。

与《大国医改》相比,《无药》的内容更侧重于医药领域的研究,分析这几年中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理解力和想象力是未来所需要的。我甚至觉得,在网络互联和移动为标志的新的转折开始之际,医药和医疗领域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当下可能是传统体制、机制改革的最后一个窗口期。借鉴他国成功的医改经验,加快走出市场、政府、公立医院纠结的“历史三峡”,医改才有可能走上坦途。

法治周末:书中第一页写道:“我们还得回到当初的讨论,回到逻辑的原点上来思考。”“逻辑的原点”是指什么?

朱幼棣:指的是医疗的公益性问题,我们怎么认识医院的公益性和医疗服务的市场化的问题。有人把医疗市场化作为医疗行业存在的所有问题的根源,“向钱看、乱涨价、回扣”等,都认为是市场化过度。他们认为,公立医院整体要走向公益卫生服务,政府加大投入,把医院完全变成公益性,现在看来这种看法的方向是有疑问的。

法治周末:现在的医院市场化情况怎样?

朱幼棣:目前看,公立医院多为行政化和市场化兼而有之,而民营医院则市场化更多一些。不管是公立还是民营,多数均没有建立起现代医院制度。在医院的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上,这几年来几乎没有推进,令人特别遗憾。

现在一些人都把药品招标中的不正之风,如商业回扣、处方费、过度用药过度医疗等问题,归之于“市场化”,其实与市场化没有一点关系。从根本上来说,一是行业从业信仰的流失,二是现代医院制度没有建立起来。

法治周末:您怎么看待行政手段对医疗机构的作用?

朱幼棣:破除医院的行政化,实行管办分开,同时发挥市场在配置医疗服务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行政主要还是发挥规划、监管方面的作用。

医改路漫漫

法治周末:2009年至今,新医改已经过去了5年,效果如何?

朱幼棣:总体说,靠增加投入、建设完善能解决问题的,都基本做了。如现在我们经常说的“全覆盖”。

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也有很大的改善。但在改革方面,特别是公立医院改革、建立现代医院制度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医疗服务是一个中心环节,公立医院的改革推进不大,医疗资源没有得到有效配置,“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没有根本性的改观。

法治周末:医患关系不协调的事情时有发生,您认为该如何缓解甚至解决医患的紧张关系?

朱幼棣:经过了几年医改,医患关系总体上说没有太大的改善,反而有激化,这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卫生、公安部门通过加强安保,在医院设立警务室来解决问题,但往往治标不治本。

现在医患纠纷和伤医案件都呈逐年上升趋势。大致可分突发事件和医患纠纷引发两类。前者主要集中在急诊,患者一时抢救无效而死亡,亲友不能接受,失去理智,容易发生伤医事件,还有酗酒后伤医的,这类防控难度较大;而另一种多由医患纠纷得不到及时、妥善调处而生。

医患是两个依存度极高的群体。医患关系紧张由来已久,近几年趋于恶化,其实是与社会关系普遍趋于冷漠、紧张,甚至对立有关。医患紧张是社会关系在医疗服务行业的一种反映。

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医院资源配置不当,有的大医院医生的压力大,没有时间与病人进行交流沟通,对疾病的诊断也更多地依靠各种化验和设备。另外,高收费也造成了医患之间的不信任,高期望值和治疗实际效果之间的落差都是诱因。

法治周末:医改对于医生收入有何影响?

朱幼棣:医疗行业中医生收入差距很大。一般说,基层医生的收入低,大医院医生的收入高。公立医院是事业单位,医生基本工资不高,但奖金,还有一部分医生的灰色收入多。这是业内人所共知的。

现在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况。如果仍按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的标准,医生收入肯定不会太高。政府能保障的,也只是基层医务人员的收入。国外医生的高收入不是靠政府,而是从医疗服务的市场里取得的。换句话说,只有改革。

法治周末:您预计医药行业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朱幼棣:目前,全球化、信息化和互联网、移动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方兴未艾。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可能面临着一个根本性的变化。社会力量和基础设施建设也会发生巨大改变。

影响医学的许多新技术很快会投入市场。全球医保体系将越来越多地利用电子联通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通过互联网与医生交流、开处方、购药将会给人们带来极大方便。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自由执业和家庭医生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文章来源: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