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穿越月亮河

2015-01-20 15:09:16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胡艳丽

“月亮河,宽于一英里。总有一天我会优雅地遇见你。织梦的人啊,你如此伤心。无论你将去何方,我都会追随着你。” ——《蒂凡尼的早餐》主题曲《月亮河》

《清晨5点的第五大道:赫本、蒂凡尼的早餐和现代女性的黎明》是经典影片《蒂凡尼的早餐》的幕后书,作者山姆·沃森以电影式的笔法重现了该影片从生活原型到原著小说再到经典影片的曲折过程。那些隐藏在电影背后的才华横溢的作家、制片人、编剧、导演、演员、服装设计师、作曲家、演员,一个一个次第登场,他们之间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和谐,迥异的个性、对生活、艺术、情感不同的理解,再加上当时严苛的电影审查制度,都令这部最终大获成功的影片数次险死还生。如果这本全方位解构《蒂凡尼的早餐》的著作同样被改编成电影,相信它会同样精彩,甚至会比《早餐》带给我们更丰盛的营养。

小说的原作者杜鲁门·卡波特,在其幼年时总是被母亲抛弃欺骗,他的母亲不停地在他和风月场之间游走,把小杜鲁门对家、对爱的渴望,以及如影随形的孤独感一辈子种在了心里。在《蒂凡尼的早餐》中,杜鲁门便是融合了母亲以及他能想见的美好女子的原型创造出了霍利·戈莱特利的“交际花”形象。她出身平凡却拥有优雅的气质,不甘于现实一心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她可以被定义为虚荣的坏女孩,甚至被斥为放荡,但在书中,人们却分明可以从她身上读到更多的东西,她独立自主的意识击中了时代的靶心,把美国二战后昏昏沉沉的世界给摇醒了。书中锐利的幽默就如同杜鲁门独自在家时的自言自语,可以安慰自己也可以伤害自己,这或许就是他对母亲别样复杂感情的一次集中爆发吧,情之所至的作品总能打动读者。

小说原著中的霍利,远不是影片中的霍利,更不是后来人们心目中的霍利。小说里作者表达了太多未被时代主流认可的东西,小说的出版一波三折,险些见不了天日。而为了通过电影审查官的锐利审查,同名电影必须对原著进行诸多技术化处理,比如淡化一些纸醉金迷的场景、适当加入一些引喻、折射,用小细节、经典台词放大人物的个性特点,展现隐蔽的内心世界等。

要把所有的不合时宜全部隐去,又要求作品血肉丰满,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阳春白雪”型的编剧萨姆纳·洛克·艾略特大刀阔斧地删除游戏令作品失了魂,流失了作品中说不清道不明却很重要的东西。而名不见经传的“下里巴人”编剧乔治·阿克塞尔罗德却看准了这部小说“风趣、高端的鉴赏力,以及脱离了下半身低级趣味的高雅”,放手一搏,将之打造成超越世俗偏见的浪漫轻喜剧,用男女主角的同步觉醒连接真爱的到来。乔治成功地逃避了影片对“道德”、“风化”的评判,保留了原著中最动人的部分,令一个优雅高贵的交际花形象呼之欲出。

今天,我们挑剔指责《蒂凡尼的早餐》情节苍白、结局老套,但一旦随沃森回到半个多世纪前的美国,重新看到一众电影人的挣扎与徘徊,感受二战后一个国家正在萌芽、苏醒的个人意识、自由意识,我们会对影片有更多的包容。一个忙于与时代抗争的电影制作团队,在冰与火的边缘努力求得平衡,他们已尽了最大努力来奉献领先于时代、开风气先河的作品。艺术作品受制度审查,各国皆有相似之处,其中的分寸拿捏永远没有一个最佳尺度,而美国电影人的破局之方,就是小心地在制度边缘游移、试探,让电影自身的魅力松动制度的坚冰,一部成功的电影会深入人心,默默改变时代,也会悄悄改变制度。

“月亮河,宽于一英里。总有一天我会优雅地遇见你。织梦的人啊,你如此伤心。无论你将去何方,我都会追随着你。两个流浪的人,出发去看世界”。这首《月亮河》是电影的主题曲,它同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简单、优雅,在单纯中流露出异想天开。“当奥黛利穿着牛仔裤和运动衫,在消防通道上唱这首歌时,没有观众会羡慕她的小礼服”,也没有人会不被她的真情动容。这部影片的意义,绝不仅止于故事本身,它在半个世纪前开启了新鲜的好莱坞范儿,给生活以全新的定义、模糊了好与坏的界限,在若隐若现中呼唤现代女性的黎明,唤醒现代女性自我意识的全新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