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日本文明:非原创的构成

2014-11-18 17:30:04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日本文明:非原创的构成
                                          文/ 谷立立

日本历史上有过三次与外来文明的交流,其中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深的一次,当属与中华文明的相互交融。

在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的今天,谈论日本文明的确是一件可堪玩味的事。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日本文明不可谓不丰富,它不仅完整地保留着能剧、茶道、花道一类的文化遗存,也盛产动漫、汽车、电器这样品类繁多的现代科技。但奇怪的是,这些“文明”并非原创,而是建立在外来文明的基础之上。那么,日本这种独特的文明形式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哈佛日本文明简史》(下简称《简史》)正是这样一本解析日本文明的书。作者阿尔伯特·克雷格是著名的哈佛燕京学社的社长,早年曾赴日本留学,深知日本文化的精髓。他从地理、政治、社会、经济等诸方面简明、扼要而又不失客观地回顾了日本各个不同时代的发展,深入浅出地解构日本文明的历史渊源。克雷格借用“二宫厚德的药丸”论来阐释整个日本文明的构成:日本文化好比是一颗混合了神道教、儒学、佛教(明治维新后还要加上西方文明)的药丸,但这种混合并不是硬性的叠加,而是缓慢的交融。在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之后,“所有成分都彻底地混合在一起了,以至于很难区分它们”,这才形成了适合当时国情的“日本文明”。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日本列岛远离亚洲大陆,孤悬于海外,似乎与其他国家没有多少交流。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日本永远不会也不可能独立于东亚文明圈之外。与亚洲大陆其他文明的交流恰恰是其早期文明发展的最大推手。

日本人擅长“拿来主义”,国民性格里的实用主义精神又要求他们像海绵一样,不断地从他国文化里汲取自身发展所必需的营养,之后加以利用、改造,就成了极具日本特色的文明。日本历史上有过三次与外来文明的交流,其中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深的一次,当属与中华文明的相互交融。公元7世纪,日本正式派出遣唐使。此前的日本是一个没有文字的国家,而中国正值国富民强的大唐盛世。通过亦步亦趋的模仿,日本开始了从文化到政治的大规模体制改革。汉字在几经演变之后最终以假名的形式,融入了日语的书写体系。在此基础上,日本文学也得到了长足发展,由此产生了《源氏物语》等经典名著。

不过,这种汲取并不是没有原则性的全盘接受。在吸收精华的同时,日本人自动地摒弃了某些不合国情的东西。比如,虽然从建筑格局来看,平安时代的京都与奈良是唐都长安活生生的翻版,天皇统治也与唐朝的中央集权制度相互雷同,但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日本,平民不可能通过科举制度“鲤鱼跳龙门”一样走入仕途,推翻唐王朝的农民起义更是闻所未闻。稳定的政局从根本上保证了日本文明能够持续、不间断地延续下去。

当历史的时针走到19世纪下半叶,克雷格的“药丸”顺理成章地添加了新的成分:西方科技与文化。16世纪末17世纪初,随着葡萄牙商船的进入,西方人以贸易打开了日本的国门。就像当初接受中国文化一样,日本人轻易地接受了业已成熟的西洋文化。19世纪六七十年代,明治维新将学习西方文化作为立国之本。随着西风东渐,欧美的科技新知、文学哲理、宪法制度被一并引入日本。从此,日本由纯粹的东方古国逐渐过渡为“非西方的现代国家”,一脚迈入雄心勃勃的帝国主义队伍,并最终发展为穷兵黩武的军国主义国家。

在日本,即使是经过了原子弹的毁灭性打击,本土与外来文明的交流也没有中断过。战后日本之所以能够在短短三十来年的时间里迅速崛起,与美国的资金投入、技术扶持有极大关系。在美国的默许下,最新的科技专利进入日本产业链,再经过改良、投产,日积月累就有了今天索尼、日立、松下等品牌庞大的国际市场。一言以蔽之,从远古文明到当下世界,这种文化的碰撞一直不曾停歇,它就像连锁反应一样影响并改变了整个日本和日本人,同时也改写了整个东亚乃至世界的历史。

原载 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