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太平洋世界的“大国沙龙”

2014-11-11 13:58:59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太平洋世界的“大国沙龙”
                                                                                                     文/ 陈 斌

    沃尔特·麦克杜格尔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教授,曾以《天与地:太空时代的政治史》一书获得1986年普利策历史奖。沃尔特这次化身为“说书人”,讲述了北太平洋地区400多年来与其说波澜壮阔不如说风云变幻的历史。

    沃尔特·麦克杜格尔“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本书中,他运用艺术“手段”激活了不同年代不同国家颇具代表的6位历史人物:夏威夷王国的女王加休曼努、“加州西班牙的创建者”传教士塞拉、美国内战时期的国务卿威廉·亨利·西华德、20世纪30年代日本驻美大使斋藤博,俄皇尼古拉二世的首相谢尔盖·尤里耶维奇·维特、孙中山追随者荷马李通过14次聚会,对各个阶段的历史进行了梳理也算是简要评述。

    当然,本书并非是一部关于国家如何富强的经济著作,沃尔特更关注的是地缘政治背景中的太平洋各国。十九世纪英国首相帕麦斯顿曾言,“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也被各国视为确立国际关系的圭臬。虽有利益为前导,但回溯北太平洋400多年的历史不难发现,站在地缘政治舞台上的永远只有强者:1810年前的航海大国西班牙自不待言,而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俄罗斯至今无人敢小觑,二战后承袭英国国际势力范围的美国综合国力领跑全球至今,“脱亚入欧”后的日本兵发太平洋有迅速飚升的国力为后盾。

    虽然太平洋周边有数十个国家,但400多年来,在激烈国际角逐中真正能够发出最强音的国家屈指可数,这也是为什么沃尔特挑选的代表只来自西班牙、俄罗斯、美国、日本等少数几个国家。加休曼努是个例外,其能够在本书出现,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带领夏威夷从传统社会跨进了文明社会。无论是从人口还是地域规模上看,中国在沃尔特打造的这个太平洋“大国沙龙”上似应占据一席之地,现实却是长期失语。

    本书历史叙事始于1565年。这一年,西班牙人乌尔达内塔开辟了高纬度的马尼拉帆船航线,从而实现了从亚洲到美洲(墨西哥)的直航;俄罗斯历史上以残暴著称的沙皇伊凡四世已即位18年;离美国独立还有211年;此时日本深陷战国之乱;这一年,也是明嘉靖四十四年……限于航海技术的掣肘以及各国内部事务影响,北太平洋诸国总体上勉强自顾,暂未出现大规模跨地域跨国境的激烈争霸现象。

    如果以1565年为节点,明朝国力并不弱,但因长期闭关锁国、夜郞自大,特别是推行愚昧的“海禁”政策,失去沐浴西方工业革命文明的宝贵机遇,国力外强中干,最终导致话语权旁落——所以本书中仅有来自美国的荷马李这一位代言人苦苦支撑。对于国内读者而言,最为关心的莫过于,在400多年的太平洋国际政治角逐中,中国为何长期处于被动挨打地位。最鲜明的比较对象当然是近邻日本,这个曾在明朝给东南沿海造成频繁骚扰的岛国,后来却走向强盛。

    1810年,受国内形势影响,西班牙退出北太平洋竞争,北太平洋从此便由英、美、俄三国鼎立。与试图蚕食中国土地和肢解中国的沙皇不同,英美更希望中国保持完整,从而能对贪得无厌的沙俄形成钳制。这一年,离鸦片战争还有30年,离日本的明治维新50多年。如果此时起步,中国还有拥抱世界的足够机会。然而,作为同样曾经闭关锁国的日本和中国,一个自明治维新后选择了开放,快速融入西方,最终实现崛起;一个则受阻于封建既得利益阶层的疯狂反扑,“百日维新”终功亏一篑,变革志士肝脑涂地。国家羸弱,所谓的国际话语权便成妄谈,近代中国便饱受列强欺凌。

    现实很美好,历史却很伤感。400多年的太平洋国际政治更像是强者的舞台。然而,如果任由强者意志成为一种国际行为规则,实际也意味着,人类发展至今,并没有摆脱强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强者未必一定恶,但也未必铁定善。我们常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那么,在国际关系中,这种强势力量是否也应一并关进制度的笼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