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2014-07-21 16:51:03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特约撰稿 金敏华

    宗泽亚的《清日战争》引发了不小的争论,焦点在于他为什么要将这场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甲午战争”命名为“清日战争”,甲午之战中日本军队的军纪真有那么好吗,几乎完全凭借日方文献得来的结论如何避免片面性,日本战胜的种种理由真的是因为那是历史的事实而非后人的穿凿附会吗……

    宗泽亚以工程师特有的一板一眼回答了这些疑问。之前,我们已经聊了三个多小时。问他,读者对这本书有些什么反应。他老老实实地说,“争论的主要集中在那几个问题,90%的读者对这本书的内容是持肯定态度的”,“大多数读者认为,书里讲的那些内容,以前压根不知道,那么多年来我们当中知道这个事儿的人太少了,原来甲午战争是这么一回事儿!”还有5%的人认为书名起得不好,把它给上升到满汉分裂的角度上去看待了;另外“得有0.2%到0.5%吧,是属于人身谩骂的,反正就是连祖宗都给骂了。”

    对于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历史研究者来说,在四年的时间里写出这么一本引起广泛关注的煌煌巨著实在是个奇迹。约40万字、500幅图片、90张表格的著作的写作,居然是在他每天上班的通勤电车上开始启动的,利用一早一晚和休息天完成的。“就是蚂蚁搬家,愚公移山,用这样的方式去做。我没有别的爱好,不会打麻将,吃喝呢,我也没有太多朋友,圈子比较窄,搞点写作也是一种乐趣。”

    某种程度上,这本书可能会改变他的人生轨迹。《清日战争》是宗泽亚继《日本近世性文化》后出版的第二本书,目前这本书的繁体版已经印了三刷,简体版有新旧两个版本,上个月加印了“七八千册”新版,“已经没有了,正在赶印第二批”。去年他追根溯源,编写出版了《明治维新的国度》。今年的香港书展,他再接再厉推出《清日甲午战争写真集》。

    两年前他退休,本来的人生规划是有志于从事高龄者服务业,把日本高龄服务业中的一些好的做法、经验介绍到中国,今年二月宗泽亚的首次深圳行就是一次高龄服务业的业务交流之旅。

    不过,因为《清日战争》一书造成的影响力,出版社希望他在中日“其他历史时期的作品上再下点功夫”,“我自己也有这个愿望,这次回去之后准备调整一下,接下来想好好写写日俄战争以后日本人是如何开发满洲的……至于高龄者问题,主要是把日本的经验推广到中国来,在教育、培训上下点功夫,我想不会牵扯特别大的精力。”

    在等待宗泽亚晚上的分享会的期间,我去附近的书店闲逛,突然发现一本《甲午殇思》的书,开首第一篇就是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谈甲午战争认识的专访,看得出来吸取了《清日战争》中的很多材料、观点,他甚至提到了宗和他的这本书。或许,这多少能洗去一些宗头上若有若无的“高级汉奸”嫌疑?

    对于宗泽亚来说,他的一个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能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能够开拓人们的视野和思维方法”,而这本书,“是我一生中做的一件好事”,“如果说更多的人来看这本书,会转变他们的思路”。

访谈

挑战固有认识

晶报:据说写这本《清日战争》,你有两个担心。一是你挑战了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对这场战争固有的认知;再就是怕有人给你扣帽子。

宗泽亚:我们的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课本,还有长期以来关于这场战争的研究,简单说就是整个中国社会对于甲午战争的认识特别少,知道的不是特别深入,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就是又特别局限,在长期的认识中,甲午战争就是打了那么一个海战,根本不知道有陆地战这一码子事。

晶报:大家都知道邓世昌、北洋水师、定远号,甲午战争几乎等同于甲午海战……

宗泽亚:所以这本书首先会给读者这样一种感觉,哎,甲午战争怎么是这样的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啊,还有一些读者会觉得,啊,终于知道了真实的情况了。但是这就挑战了已经定格的甲午战争的解释和理解,不说矛盾吧,最少也该称提法不一致,这里面有一种潜在的冲突性。

一直以来我们知道的只是,在甲午战争中,我们的军队都是很英勇的,可是我这本书里面描绘的是中国军队的斗志、战力都不如日本军队,一打即溃。我担心这种观点会不被传统观念认可。

晶报:我知道这本书引发了争议,您也遭到了人身攻击。

宗泽亚:可能有些人认为,这本书是在宣传和美化日本。网上有读者说,宗泽亚是一个很高级的汉奸,是替日本人说话的,他是不是拿了日本人的好处?我把一支经过明治维新改革的军队,展现在读者面前,有人会立刻联想到后来抗战那段历史,心里很不舒服,认为我是在给日本军队脸上贴金。我说日本军队有军纪,有人就会问:日本军队有什么军纪?在抗日战争的时候,他们又屠杀、又强奸,我只能说这些读者不知道历史是有自身的推演层次,历史是从甲午战争开始的。

晶报:然后历经“北清战争”、日俄战争,然后到了中日战争……

宗泽亚:对,是这么延伸过来的,日本军队的素质也在发生变化,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已经变质了。但是在明治时期,日本军队确实是非常优秀的,比如他们在军法上仿照欧洲国家的军法制,在各个阶层都有军法纪,这点做得比我们好得多。甲午战争中,日军强调“文明战争”的主张,军队上到司令长官,下到普通兵卒、军夫都接受军法的监督。这种监督甚至延伸到请日本国内外记者、外国随军武官实施战场纪律的监督。良好的军纪军风甚至给西方世界也留下了深刻印象。实施“文明战争”的表现之二,是日本军队实行红十字理念救助俘虏。天皇下诏在战争期间保护居住在日本的清国国民;战中设立国内和战地战俘营,按照战争法规给予俘虏适宜的生活待遇。在当时国际战争法尚不成熟的历史背景下,日本在自己的标准和主张约束下,迈出了“文明战争”的一步。

仓促迎战命中注定的战争

晶报:回到甲午战争,清政府惨败,您在书里讲了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除了您一直强调的国民跟臣民的差异,在军事策略上有失误吗?

宗泽亚:我觉得这场战争首先是清国准备不足,军事上准备不足。

晶报:是实力不足还是准备不足?

宗泽亚:实力也不足,准备也不足,要想打一场战争,肯定要准备在先,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就是指的后勤。当时李鸿章不想打这场战争,他也知道日本一开始也不想打,所以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幕后调和然后回避掉这场战争,不过虽然日本的文官不想打,但是军方比较强硬,因为明治维新以后建立的国君,有一定的主导力,他们想雪耻,雪十年前朝鲜“甲申事变”之耻,

也想试试锋芒,所以军方较为积极,文官呢,心里大多没底,一看军方比较强硬,也想试试,不过当时谁也没想到后来发展为规模如此之大的战争。但是一些中国学者认为日本是蓄谋已久要进攻中国,这和甲午战争围绕朝鲜问题而起是有矛盾的。我认为日本发动甲午战争,主要是围绕当时政治局势发生的很有随机性的一场战争,日本是非常想拿下朝鲜,控制朝鲜的,所以他们非常积极地以东学党农民起义为诱因投入这场战争。

晶报:您认为这场战争有无避免的可能性?

宗泽亚:这场战争是肯定会发生的,因为当时清国为了维护在朝鲜的利益,和日本一直在明争暗斗。对日本来说,朝鲜太重要了,他的地理位置就在日本家门口,日本曾经对朝鲜发动过两场战争,近代以来,日本一直非常想控制朝鲜,可是朝鲜却一直被清国控制着。到了临近战争爆发的时候,清国和日本对朝鲜的贸易额已经趋于持平了,这让清国非常焦躁,害怕日本进一步加强对朝鲜的控制。而日本则想把清国赶出朝鲜。在这种对峙之下,这场战争早晚是会发生的,毕竟清国也不会自动自愿地退出朝鲜。

靠吃饷打仗的军队难取一胜

晶报:结果清军在朝鲜一败涂地,从此被剥去老大帝国的外衣。

宗泽亚:后来在朝鲜的战役,日本很轻易就把清国打败了,其实本来还是能打下去的,但是叶志超的临阵脱逃,让清军兵败如山倒,全面溃散……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即便清军士气高昂,也很难抵挡日军的进攻。你看旅顺要塞,耗巨资建设了十来年,号称东方最坚固要塞,可一天就被日军攻克了。这说明清国军队都不经打,一打就坏。

晶报:双方战力差别如此之大,到底是因为清军的训练不行,还是军队体制有问题?

宗泽亚:早年日本的藩阀武装力量都是一些武士,到了明治维新,就把各个藩阀武装力量统合起来,变成了国军,后来又改成皇军。这个过程中,山县有朋作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在日本军队整体建设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兵役制。兵役制是义务的,人人平等,不管什么人,都有为国服役的义务。而清国的军事体制实际上是佣兵制,靠吃饷,没饷怎么打仗?不管打不打仗,国库都要定时给各地部队拨钱过去。当时的中国,穷人家的孩子没饭吃,那就当兵去吧,还能混口饭吃。像北洋水师因为属于技术兵种,收入相当高,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来水师当兵。然而这样一个靠吃饷打仗的军事团体,如何能胜过实行义务兵制的日军呢?再加上清军仅仅只是学了一些外国新型武器的皮毛,并没有吸取整体外国先进军事技术、思维方式的精髓;而日本就不一样,他们不断地学习,进口的设备,他们都是要完全吃透,然后造自己的东西,日军军械的国产化程度很高,慢慢地双方在军事上就形成了很大的差距。

日军的武器更优良

晶报:不少人认为,从装备上来讲,这场战争双方的实力非常接近。

宗泽亚:实际上当时清国的军事力量和日本已经不对称了。虽然清国十年前确实建成了强大的水师力量,而日本水师因此受到很大的刺激,一路猛赶。到黄海海战,也就是甲午战争爆发之时,虽然清国水师的总吨位仍然略微超过日本舰队,但是从双方炮舰的性能,还有速度,以及其他技术参数来看,就已经出现不对称的状况。

日本军舰因为比北洋水师的军舰后购,因此代表了当时世界军舰的先进水平。清国买的军舰到战争爆发时已经使用十年了,这十年我们没有对装备进行任何技术改造、更新换代,军舰已经老朽化,不但速度远远落后于日本,炮也是一些老炮,定远舰的主炮六分钟发射一弹,可是日本军舰的速射炮是一分钟发射六炮,差距明显。作战时,日本采用饱和攻击作战,最后可以看到,他们把定远舰和镇远舰打得千疮百孔。但是由于定远舰和镇远舰装甲非常厚,所以最后没有被击沉。

晶报:再说说陆军吧。有人认为,当时清政府陆军装备的先进步枪大炮,火力甚至在日军之上。

宗泽亚:从陆军看,清国确实进口了很多欧美生产的枪支,甚至还有连发步枪,表面上看,清军装备的武器非常先进,可是整体武器装备却是五花八门,比如说我的部队使用十几种规格的步枪,而你的就用了一种规格,两家打仗,假如打的时间比较长,肯定有一个弹药消耗,需要后勤补充的问题,甚至枪械维修也会存在问题。我用的十几种枪,口径都不一样,一会儿这个子弹,一会儿那个子弹,不同的枪出了毛病,还得不同的修法;而你使用一种枪,搬一箱子弹来,大家都能用。后来在总结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时,也有大臣上书光绪,就讲这个事儿。

武器再好,可是你不规范,实际上也就成了没有用的武器。再加上清国陆军后赶来的那些部队,就没有装备热火器,都是使用长矛大刀的。所以在武器装备上,我认为日本的武器配备,总体上比清国的要优良。另外在后勤、科技力量、综合国力等等方面,日本都占有绝对优势。以后勤为例,日本的物流系统是相当优秀的,甲午战争的时候,清国只有三百公里的铁路线,可是日本那个时候铁路线已经有三千公里了,战争爆发后,日本的物流支援系统在海上运输、多海域作战中表现得都非常优秀。

对手胜战十要素

晶报:除了佣兵制、兵役制之别带来的军队士气差异、双方在军事装备上的差距外,甲午之败,我们还在哪些方面输给了日本?

宗泽亚:差距是方方面面的。现在国内的很多学者,还有很多民间甲午战争的研究者,大部分都是从我们为什么失败这个角度去探讨甲午战争,由于缺乏大量资料,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仍然在一个比较肤浅的层面上研究甲午战争。

五月底台湾铭传大学邀请我去参加研讨会,我在提交的论文《清日战争日本胜战的要素之考察》中,从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对手的角度,尝试找出为什么日本能赢得战争的原因。换句话说,就是弄明白了日本为什么赢,也就从反方向弄清楚了清国为什么输,这就是从敌国“胜战要素”的视角,来反省自身的“败战要素”。

晶报:那么,您觉得甲午战争日本胜战的要素有哪些?

宗泽亚:日本取得甲午战争胜利的基本要素,是在明治维新背景下,日本政府领导了一场国民战争。我把日本胜战总结为十要素:包括战争政治环境整备;战争军事动员;国民的战意;战争的军费;后勤保障;“文明战争”法规;国际关系公关;战争情报的价值;战争科学技术以及战争军事人才。我想弄清楚日本当时——战争发生之前和进行之中,都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通过研究、分析,终于发现,日本实际上在增强综合国力的方方面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福泽谕吉曾说,“‘清日战争’是文明和野蛮的战争,不是人与人、国与国之战,而是新旧两种文明的冲突,是一场信仰的较量。” 在这场较量面前,清国即使将全国兵力都投入战争,甚或慈禧太后不过她的六十大寿,留下银子买战舰,胜算的机会在我看来也很小。经过明治维新,日本接受了西方“国民”的理念,国家的人民从愚昧狭隘的个人意识,一举跃进到国家观的高度。“国民”的思想,超越了“人民”、“臣民”的概念。“民”的脱胎,成为国家为我,我为国家的近代国家主义思想。日本“国民” 思想的诞生,凝聚了国力,赢得了胜利,这就是日本创造清日战争胜利神话最本质的要素。而清国的情形则完全相反,那时的“民”仍是草民、愚民,清国根本没有胜战的要素!甚至清国的很多老百姓在某种程度上是拥护日本的,当日本打入满洲以后,马上就在鸭绿江那一带建立行政管辖区,给贫困居民放粮,搭粥棚,甚至给当地老百姓种刚刚在日本开始流行的牛痘。

晶报:日本的国际关系公关也做得不错。

宗泽亚:对,可以说日本做得非常优秀,伊藤博文曾说过,公关做得好的话,等于拿下战争一半的胜利。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老百姓识字率提高,报纸发行量很大。战争爆发后,各种报纸都非常关注这场战争,广泛的报道使得战争的透明度很高。这实际上是对国内老百姓的一种公关;另外一种公关形式,是在战争的时候,允许外国的武官、记者亲临战场,在甲午战争中,日本成功运作国际关系公关,在三件重大事件中躲过了国际舆论谴责。一是出兵朝鲜,日本以帮助朝鲜改革内政、实现国家独立为名目,利用国际舆论制造了出兵朝鲜的“大名份”。日本让西方觉得,他们是在救朝鲜于水火,帮助朝鲜挣脱清国攘夷锁国的禁锢,认同日本出兵的合理性;其次,“丰岛海战”中击沉英国商船高升号事件,日本游刃于当时尚不完善的国际战争法,合理规避了国际谴责,堂而皇之逃脱了责任的追究。清国反而成为事件的责任者被索赔;再次,旅顺屠城事件后,日本运作西方媒体极力诡辩取得成效。在清廷无作为的背景下,日本最终逃避了国际舆论的谴责。

当时在战场上,外国的武官、记者、绘画师、照相师,以及日本国的记者甚至僧侣,大概有114人,这么庞大的媒体数量直接参与这场战争的报道,对国际社会造成很大影响,当时日本明治维新正在进行中,他就想让国际社会留下日本要向欧美看齐、做文明国家的印象,而大清国既没有邀请武官,也没有记者,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

放下屈辱的历史包袱

晶报:回顾这场战争,中国人应该吸取一些什么教训?

宗泽亚:我觉得我们国家对甲午战争的研究,其实非常不彻底,到目前为止,对这场战争学术界还没有一个定论,造成国民一直感觉屈辱。首先我认为应该把甲午战争的所有文献资料全部公之于众,让学者来研究,让这场战争有一个结论。现在我们的结论是什么?就是战败,然后就耿耿于怀,其实我们应该放下这个沉重的历史包袱,去面对未来才是正确的。总是躺在屈辱上,会有很沉重的心理负担。从当前来讲,纪念甲午战争,不要总是怨声载道,不要总是惆怅满怀,这都过去一百二十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就输了,不要老是说雪耻,想扳回这一局,你就该好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国家强盛了,这就完事儿了,历史已经翻开新的一页。

晶报:但这场战争确实是一百多年来,两个国家命运的一个转折点。不知日本今年会有一些纪念活动么?

宗泽亚:据我掌握的信息,好像是没有。日本人对这场战争是非常平静的,没有举行什么纪念活动,而且他们的教科书,对“日清战争”几乎是一笔带过,没有很清楚地讲战争的来龙去脉,现在的日本学生,都不知道这场战争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形,只是知道很早以前,两国打过仗。换言之,就是日本并没有对这场改变其国运的战争刻意宣传,但是他们非常刻意地宣传、渲染日俄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对日本整个国际地位的提升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一个小国居然战胜了帝国主义列强,大和民族因此真正有了自信心,真正地崛起了。日俄战争以后,日本结束了所有对外国的不平等条约,这就是国家地位提高的象征。

晶报:除了百年屈辱,您觉得甲午战争还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宗泽亚:今年是甲午战争纪念120周年,我们该纪念什么呢?我觉得应该从更积极、更正面的视角来认识这场战争,没有甲午战争,中华民族不可能重新登上历史舞台,正因为甲午战争发生了,清国战败,清国的根基动摇了,日益走向衰落,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才把腐朽的清朝给推翻了。

晶报:您近日出版了新书《明治维新的国度》,您是怎么从这个“清日战争”的研究转到后来的明治维新研究上来的?

宗泽亚:甲午战争给我留下了一个大问号,为什么一个蕞尔小国能把这么大一个帝国给打败了,当然,这是日本综合国力的体现,但是我这本《清日战争》没有在这方面充分展开,主要是放在军事上,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把谜底揭开,所以进一步地去研究,去看看那个时代的日本是个什么样子,他综合国力究竟综合到了什么地方?不但军事、经济,还包括人们的思想,整个社会各个方面的面貌,都要进行全面了解,最后我们就可以把这个谜底全部解开。所以,要想解读甲午战争,必须解读明治维新,看看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当时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度,清国当时又是什么样的,比较一下,马上你就找到谜底。这也是我写明治维新,为什么还要加上个国度的原因。

原载:晶报 2014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