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文化和艺术如何改变历史?

2014-02-15 17:46:1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文/郑渝川

    从1400年,到1600年,文艺复兴使得欧洲开始挣脱中世纪的蒙昧。文艺复兴时期的遗产,不仅仅包括辉煌的文化成就、璀璨的艺术成果,而且更因观念和社会机制的更新,为随后上演的全球大变局提供了可能。文化和艺术就是以这样相对间接却更具持续的方式改变了历史。

    美国密歇根大学荣休人文与历史教授罗伊·T·马修斯领衔多位历史学者所著的《人文通识课》丛书自1992年出版第一版以来,已经再版过多次,最新的第七版最近陆续引进到国内出版。这套书一经推出,就广受学界赞誉并获多项图书大奖,以其材料丰富、观点鲜明、结构编排合理成为流行至今的人文通识标准教材。以《人文通识课III: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为例,这本书较好地从政治、哲学、科学、宗教、艺术相互影响和相互交融的角度,介绍了15世纪至18世纪,从文艺复兴到宗教改革再到启蒙运动的文明史,阐明了文化和艺术在历史进步及社会发展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对于中国读者特别是之前主要通过偏重于政治、军事和宏观经济角度了解历史变迁的读者,阅读这本书,将有助于启动深层次思考,树立更为宏大的历史视角,一改对文化和艺术的低估乃至轻视。

    1494-1564年迎来了文艺复兴时期,这是意大利乃至整个西方最具有非凡创造力的时代之一,涌现出列奥纳多·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三位大师级美术家,以及对近代民族国家政治运作起到重要影响的作家马基雅维利。文艺复兴带来的观念解放,开始转化为经济繁荣和殖民扩张。银行家主导的商业资本主义悄然成型,成为技术、航海、战争以及科学、医学进步的基本动力来源。而在艺术领域,以三位大师为代表的美术家、雕塑家、建筑师创作出了最高水准的古典主义艺术成果,他们的作品按照时间先后也反映出时代转型带给艺术家的巨大压力,预示着艺术作品的风格将在下一个时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宗教改革在意大利的北方,包括德意志、法国等地区兴起。这股潮流对社会、政局和经济的直接影响,实际上被高估了,但怀疑主义、世俗主义却悄然植入到欧洲国家的社会和文化观念之中,累积起来,再晚一些将显示出其对欧洲传统秩序的破坏力。宗教改革的另一项遗产则是教会的分裂,不同教派在欧洲大陆及美洲新大陆乃至全球其他地区的混杂传播,也将为接下来几个世纪的文化和社会冲突埋下伏笔。《人文通识课III: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书中也指出,宗教改革倒逼教廷开展的反宗教改革运动,对美术、建筑、音乐等艺术领域都产生了很重要影响,教廷通过教令要求美术和音乐要让未受过教育的人易于理解,绘画和雕塑的主题应该简单直白,1600年后就出现了符合这些要求的巴洛克艺术。

    1600年之后,欧洲也进入了巴洛克时代,这是一个教廷权威得以重建,世俗国家观念得到广泛普及的混乱时代。巴洛克艺术总体风格趋向于辉煌宏大,得以支撑文化和艺术方面巨额投入的来源在于,欧洲国家向殖民地掠取了惊人财富,而这期间的技术和科学革命则保证了欧洲殖民国家相对殖民地的绝对强势(科学和技术革命中的推理方法、怀疑主义,恰好均为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的遗产)。法国在此期间出现了所谓的“太阳王”路易十四,这位现代时尚艺术的发明大师还一手定义了承袭至今的法国文化艺术理念。最璀璨的文化和艺术与最专制的国王联系在一起,颇显历史的吊诡。而同期的英国,则丰富了影响更为深远的民主和宪政理念。在清教徒文化占据主导地位的北欧和荷兰等西欧国家,则培育出相对更为简朴的严谨巴洛克风格。

    18世纪则是欧洲的理性时代,启蒙运动促进了世俗化潮流,现代意义上的报纸、小说、戏剧、诗歌及公众舆论都开始大行其道。这是一个新时代,启蒙思想家完全信赖人类理性,这种信赖一直要等到20世纪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才被画上句号。由于笃信理性,宗教教条变得更加不受欢迎,思想家们呼吁建立不受教会控制的公共教育体系和大学。巴洛克风格在此时已变得不受欢迎,取而代之的是洛可可风格。

来源:佛山日报2014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