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再难一遇的汉学大师

2013-11-05 11:09:53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忆己怀人》包含“自传及人事记忆”与“周策纵教授著述目录”两部分。通过作者的回忆,也可窥见作者幼年时代的社会风俗、民生百态,以及八年抗战期间百姓的艰苦。而在作者回忆与友人交往的文章中,我们可从侧面看到这些知识分子的为人处世及治学精神。

    周策纵教授(1916年~2007年)是我的老师,他博学深思、治学严谨。有百科全书式的记忆与学问,分析与批评时惊人的机敏睿智,为人又好侠行义,是学者的学者,教授的教授。

    2007年5月7日,周教授安详辞世,享年91岁高寿。他的朋友与学生一致感叹,今天从中国大陆到港台,从北美到欧洲,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位像他那样学识渊博,贯通古今中外,多领域治学,跨领域研究,同时又具国际视野与创新观点的汉学大师(参考《创作与回忆:周策纵教授七十五寿庆集》所收文章)。多年前我重返母校威斯康星大学访问,站在望海楼(Van Hise)上眺望,不禁想起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周策纵教授在1994年退休前,担任威斯康星大学东亚语文系与历史系的双料教授,这是少之又少的学术荣誉。其教学与研究范围,广涉历史、政治、文化、艺术、哲学、语言、文字、文学等诸多领域。几十年来,周教授以各种学术职位,利用各种场合,以不同方式、不同角度,积极研究与发扬中国文化。退休前,他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开设中国文化史、佛学史、哲学史、“五四”研究、中国书法、《易经》、中国语言学史、中国文学批评、研究资料与方法、“五四”时期的文学等课程,另外他又在历史系研究所开设了中国历史的课程与指导历史硕士/博士论文。他以渊博精深的学识,引领中外学子跨越时空,以创新的视野,重新诠释中华学术问题。

    周教授一生著述立论谨慎,所出版的著作不算多。由于他学问渊博精深、品德崇高、处事公正、好侠行义,除了自己的教学研究,还把很多时间用在评审期刊论文与学位论文、教授晋升著作审核等方面的学术服务上。中国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大学的中文系,纷纷争取他担任校外考试委员。所以我说他是“学者的学者,教授的教授”。

    周教授喜爱阅读,几乎无书不读,无学不问。由于坚持汉学的学术精神与方法,立论谨慎,研究要专、窄、深,往往一篇论文写了几十年,像《中文单字连写区分刍议》,于1941年提出,1954年写于哈佛大学,1968年1月发表在《南洋商报》上,而正式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已是1987年。他探讨扶桑的那篇论文《扶桑为榕树综考》 《岭南学报》第一期,1999年10月,45~118页。据我所知,20世纪60年代我还是他的学生时,即开始写了,发表时已是1999年。

    从老师已发表的中英文著述(参考《忆己怀人》第七节)来分析,他的学识渊博精深,研究领域涉及范围极广,包括文学理论、诗词考评、经典新释、曹红学、古今文字学、史学、中西文化、现代化,以及政论、时论等等。除此以外,老师在其他一些领域,也有很高的造诣,如书法、绘画、篆刻、对联、集句、回文、新诗及旧体诗词等,都有不凡的作品。我们也不能忘记,老师也是一位重要的翻译家,印度诗人泰戈尔的《失群的鸟》与《萤》, 二集由白先勇推荐给台北晨钟出版社,于1971年出版。还有至今未成集出版的汇集许多西方古今诗歌的《西诗译萃》等等,都是他的代表性译著。

文/王润华 原载/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