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一个医生的沉思录

2013-10-29 18:01:12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医生出身的作家不罕见,国内有鲁迅、郭沫若、郁达夫、赖和、余华、毕淑敏、池莉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作者,国外也有约翰·济慈、毛姆、契诃夫、维克多·谢阁兰等名家。所以,当我看到郎景和先生的《一个医生的非医学词典》时,并不感到惊讶。

    中国自古就有医文不分家的说法,和毛姆一样,郎景和早在学医之前就对文学、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常在当地的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报考大学时,受母亲影响,他放弃了想报的北大哲学系和吉林大学中文系,最终选择了白求恩医科大学。然而拿起了手术刀的手并没有放下笔杆子,反而得益于医生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他有更多机会了解社会各层人的生活状况,并学会用解剖刀一样冷峻、犀利的目光来剖视人性和社会。

    这本“魔鬼词典”即是作者对这个世界的沉思录,在书中,郎景和毫不客气的对社会之弊和人性之病进行了鞭挞讽刺。举“废话”一词为例,《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无用的话”,而郎景和则解读为“一些官员们使用率很高,比较省力、省时,又冠冕堂皇。是很保险的语言,也是秘书们的基本词量。”辛辣的嘲讽无疑会刺痛一批带着虚假面具废话连篇却又自命不凡的人物,而读者在捧腹之后也往往陷入深思。

    在这本有近千个词条的“词典”中,冷眼批判有之,“高尔夫——和小孩弹玻璃球进坑游戏差不多的成人奢侈花费”;幽默风趣有之,“剃须刀——面部锄草机”;温暖动人有之,“港湾——陆地将海搂抱过来,使她温柔,使她平静,使她深沉。否则,海总像顽皮的孩童,脱缰的野马,永远不得驯服”;睿智深刻有之,“烦恼——算了吧,没关系,会过去的”。这些词条涉及到哲学、科学、文学、医学、宗教、生活领域的方方面面,只是在一个医生的另类解读下有了全新的内涵。

    郎景和说过,医学不是纯科学,它是人类情感或者人性的一种表达,是科学与社会的结合。他毫不避讳医学存在的明显局限,且坚信医生应该通过文学和艺术充实自己。所以工作之余,他把逛三联书店作为一大嗜好,寻觅各种文学历史哲学的“杂书”,致使办公室进出得侧身挤才行,家中书房则更是“书满为患”。认识郎景和的人都折服于他广博的学识,李国文在此书序文《解剖的精神》里写道:“我很钦佩他,因为他首先是大夫,其次才是作者。他是位声隆望重、遐迩知名的大夫,但并不影响他对文学的热衷,对写作的兴趣。一个人同时做两件事,而且做得很好,这是谈何容易的事。因此,我佩服他饱满的精力,我赞叹他不倦的努力,我欣赏他知识积累的广博,我更羡慕他永无尽止的追求。”

    当我读完手中这本《一个医生的非医学词典》,也不免对这位作者肃然起敬,感佩他作为医生的仁心与医术,更钦敬其作为一个学者从未停止对于世界的思考。曾经师从郎景和的冯唐说,语言是人造的虚无,词汇是歧义的源头……定义词汇的过程就是定义世界的过程。多一本另类的词典,就是多一个看世界的角度,就是为人类减少一点愚昧。

    诚哉斯言!

(文/七月 原载/法制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