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盛世还要学西洋

2013-07-23 17:57:59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二十世纪的欧洲人经历了非凡的成就以及巨大的不幸,对全世界、全人类影响极深。《西洋现代史》论述时间范围为1914至2004年,结合欧洲文化背景,从一种比较的视角揭示了欧洲的权力、财富、创造力及其转移。

    罗伯特·帕克斯顿教授的《西洋现代史》,开篇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1914年。这一年,正式就职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先是修改《选举法》;接着公布《报纸条例》。因科举制度的崩解而被斩断“社会流动”的青年人、沉默的大多数民众的生活水平之低我们便不难想象。远望西洋,盛极一时的欧洲堪称世界霸主,其工业体系与贸易体系蔚为大观,帝国主义呈自我维持的态势(注意不是“扩张”!),大都会挤满贫民窟的同时也聚集着大量的金钱、权利与艺术,艺术、思想与科学不仅让世界仰望,还在迈向新的觉醒。如此条件悬隔,吾人向西洋学习,或许注定只能得其皮毛。

    另一方面,向西洋学来许多东西,并不代表我们很了解西洋。譬如我们长期以来只知“一战”而不知“总体战”,只知“冷战”而不知“热战”如何影响“冷战”;至于人人唾弃的“法西斯主义”,亦非“恐怖主义”,而是“革命对抗革命”;唱响全球的“披头士”乐队,竟然出身工人阶级、来自地方小城……罗伯特·帕克斯顿审慎地回顾了1914年以来欧洲的战争、革命、经济危机与种族冲突,也没有忽略思想观念、家庭关系及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等重要主题展开的历史,然后把其余的篇幅留给了大众媒体、电影、广告、体育活动、旅行、实验艺术这些乍听之下就让人很感兴味的题目。

    在大学里教书既久,除了目睹斯文零落依然要“替人读书”,对陈独秀的一段话不免感同身受:“‘教学者如扶醉人,扶得东来西又倒。’现代青年的误解,也和醉人一般。你说要鼓吹主义,他就迷信了主义的名词万能。你说要注重问题,他就想出许多不成问题的问题来讨论。你说要改造思想,他就说今后当注重哲学不要科学了。…… ”

    时代列车加速度运行,谁愿甘居人后?尽管根本很难做到,但至少可以不放弃在包括文件报告在内的一切书面材料中使用豪言壮语的机会,因此我们便能时常目睹此番怪象:一边是创新、创意、特色的口号震天,一边是抄袭、拼贴、贫乏与平庸充斥视听。

    对读二十世纪的中国与西洋,尤使人醒觉:是否在当下愈演愈烈的拒绝模仿、揣摩、研习、诵读的习惯背后,隐藏着近代以来我们凡事都稀里糊涂、急功近利的“社会态度”?该书对西洋历史上“社会流动”、“社会态度”等面向的深切观察,不仅启发我们思考中国自身的问题,也正使之迥异于其他西方学者撰写的同类书籍,而独具一格。

文/王贺 原载/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