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美军航母上的自我奋斗

2013-07-08 11:20:11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可以预见,即使到2070年,航母仍将是人类战场上重要的可用武器之一。本书作者以自己的真实经历为背景,向我们展现了美国航母航空兵从招募、训练到战争的种种细节。

    “美国的华人子弟大多读书好,进哈佛、耶鲁、斯坦福等名校的学生不少,但拥有在美军航空母舰上的当兵经历,并亲身参加过战争的华人却非常少见。”郑一鸣在美国航母上是一名出色的军人,“截至目前,我很可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曾经亲手驾驶过美国现代主力核动力航空母舰的中国人。”

    起初他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孩、胆小、害羞,典型的闷葫芦,学习几乎从来都是垫底的那一个。从中国西北边的兰州到美国的特拉华州,他的性格一直如此,在高级知识分子的妈妈心里,他是最柔软也是最疼痛的部分。参军却出人意料地改变了一切,这是他人生中最执着的一次决定,之前都是听妈妈话的乖孩子,这一次不顾妈妈的反对,执意要去当海军。理由其实没有多么崇高,只是因为自己读书一直不好,妈妈当时没有出去工作,在美国上学要用继父的钱,而加入海军,政府会给钱供他读书,这是美国军人的福利。还有青年人浪漫的梦想——成为海军,可以免费周游列国。一次偶然的聊天中,他从同学查理的口中开始知道美国海军,并由查理带着去见士兵招募员,对海军产生了兴趣,不久决定加入。

    在郑一鸣的参军经历中,我们可以见识到美军魔鬼式的训练,新兵训练营充斥着高强度的训练和严谨的军纪,每天十个小时以上的训练,在最后的毕业考核时更是白天照常训练,晚上考核,要完成所有的实战项目,大兵们长达三十六个小时不能睡觉。按时集体训练、吃饭、睡觉,一人出错,全体受罚,锻炼出来的集体意识是很强的。最有意思的是吃饭时不准交谈,以至于训练营结束后,一个黑人教官跟大兵们闲聊,告诉大兵们现在毕业了,可以说话了,但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郑一鸣是一名飞机维护长,除了负责飞机的日常维护,还要在航母的甲板上打手势接发飞机,以工作极端认真负责、特别吃苦耐劳、不计较个人得失闻名,并且私生活干净利落,不抽烟、不喝酒、不找女人,被誉为“军中圣人”。得到过大大小小的奖项,其中最厉害的是得到过“年度最佳飞机维护长”,名字被印在了所在飞行队的飞机上。还被评为“最优秀水兵”,得以体验开十五分钟的航母,一般的大兵是没有这种待遇的。

    通过此书还可以见识到美国航母的运作模式,包括日常的例行训练,还有出海打仗的情形,以及像“老虎巡航”这类可以让军人家属体验航母生活的活动。新兵训练营结束后是分配工作的环节,结果只有郑一鸣得以被分配到航母。他工作过的第一艘航空母舰是卡尔·文森号,平常需要在不同基地来回训练,大概三周为一个训练周期,未完成训练项目会相应延长时间,一直训练到出海打仗。郑一鸣参军的八年中,一共随航母参加两次波斯湾战争,第二次工作过的航母是约翰·斯坦尼斯号。出海打仗的日子比在基地辛苦得多,有很多的工作让人应接不暇,还有很多的突发状况。

    这本书最质朴地描写美国海军的生存状况,他们必须完成的工作,福利,娱乐,还有精神状态等等。大兵平常都喜欢喝酒,常常满屋子的酒瓶子,还喜欢搞一夜情,只有郑一鸣会把房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并且他的冰箱里不是酒,而是各种各样的食物,相对于那些大兵来说,他的爱好是十分单纯的。他们每到一个地区都有些假期可以穿上便服出去玩,可以见识到各地的民俗和风景。更重要的是,对于这些平时必须听从命令行事,工作任务重,出海打仗时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军人来说,这是必须的放松。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在举办盛大的圣诞宴会以及海军的传统节日“软蛋硬汉节”,有一些类似考核的游戏项目,要求每一个海军都必须是硬汉,而不是软蛋。

    退役后郑一鸣利用军人福利回到学校读书,学习汽车修理,打算将来开一间汽车修理店。如今他在学校变成了全班最好的学生,以前沉默寡言的他现在也变得跟老师互动得最好。

    参军八年,他脱胎换骨,第一次真正悟出了人生的价值和形成了自己对成功的定义。他出生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父母在美国有房有车,可以养他一辈子,但如今他认为通过自我奋斗获得的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通过最大的努力将事情做得最好才是成功的人。所以,参军的八年是他自己最成功的经历。这是最终令我动容的地方。

文/春嫣  原载/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