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战争如何塑造了美军

2013-05-10 14:31:4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文/郑渝川

    美国及其军队的产生,源于英法争霸。英国和法国是对老冤家,多个世纪来战事不休。西半球“被发现”后,两国及西班牙为了争取对“新世界”的控制,矛盾渐趋尖锐,由来已久的民族、文化、经济、宗教信仰等多方面的分歧被激化。英法西三国派驻在美洲殖民地的军队,以及殖民地定居居民组成的民兵,从1690年起发动了彼此之间的混战,有时则演化为短期化的两国结盟对战一国的战争。

    这一旷日持久的混战,对随后的北美政治和军事带来了深远影响。首先,法国殖民地为了取得对英国敌手的优势,甚至不惜与先前的敌人印第安部落结盟,英国在混战中越来越依赖殖民地民兵,殖民地民兵成为一种传统,培养出较高的战略意识和战术素养;更重要的是,由此形成了英属北美殖民地持枪、公民临时参与民兵而非加入正规军队服役参战的传统。其次,英国政府因其全球战略需要,有些时候对法国等国作出殖民地领土分割的让步,让殖民地居民勃然大怒,萌生出脱离英国统治的普遍愿望。再次,战争造成英国政府持续高额的军费支出,不得不向包括北美在内的各殖民地开征项目更多、税率更高的税收,引爆了殖民地居民及其自治组织跟母国政府的矛盾。第四,英国政府效仿法国争取印第安人盟友,出台了阿拉巴契亚山脉以西土地属印第安人领地的公告,让北美殖民地白人居民大感不满。

    1774年,北美殖民地第一次大陆会议在费城召开,宣布以武力捍卫权利。英王乔治三世则宣告将以武力镇压“叛军”。这场战争以殖民地军队胜利,美国建立而宣告结束,今天的人们所熟知的是,政治学家、历史学者梳理出的“美国(北美殖民地)必胜论”的观点。这些观点实际上是美国建国后编造出来的。英国不敌实力远逊于己方的北美殖民地,更主要的是因为轻敌和战场指挥失误。

    军事史专家、美国弗吉尼亚州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名誉教授詹姆斯·M·莫里斯在其所著的《美国军队及其战争》(插图第2版)一书中,就专门详细分析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全过程,通过再现各回合战事,有力的说明英国一方的主观失误才是其多次葬送胜局的关键原因。在当时,英国政府对于如何处置北美殖民地“叛乱”显得优柔寡断,军方的决心也不足;派往北美殖民地“平叛”的英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更致命的是数次错过了围歼殖民地民兵(大陆军)的机会。詹姆斯·M·莫里斯指出,当时的英军将领身兼“和平专员”职务,总是在作战“平叛”和劝说“平叛”中摇摆。在萨拉托加大捷后,英国的宿敌法国成为美国的支持者,从法属北美殖民地派出军队驰援美国。

    独立战争临近尾声,大陆会议便开始裁减军队。因开战需要而征募军队,战争结束即裁军,成为了美国军队史上的一项传统,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这在世界历史上即为罕见,流露出美国开国领袖乃至整个英属北美殖民地白人居民对常备军、高税收危及个人自由的恐惧。

    建国后不久的美国,卷入到英法冲突之中,先后跟两国爆发冲突。松弛的军备更让美国在1812年美英战争中受挫,也让好战主义者终于有理由提出美国军队正规化建设的议题。拿破仑大军席卷欧洲大陆的辉煌战绩,以及若米尼和克劳塞维茨等人提出的近代军事思想,最终促成了美国军事职业化,典型标志就是建立起了西点军校与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两所军校培养出的毕业生在率领美军入侵、驱逐印第安部落,扩张美国版图的一系列战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同期,美国还发动了对墨西哥的战争,侵吞了大片领土。

    尽管先后与英法两国、墨西哥、印第安部落交战,但这些战役的规模都很小,无从检验美军军力和战争发动能力。美国南北内战就以一种惨烈付出百万人死伤代价的形式,培养出一支战争能力获得了检验的近现代军队。詹姆斯·M·莫里斯在《美国军队及其战争》(插图第2版)书中,分两章对南北战争战况进行了详细叙述,就开展双方武器使用、战术与战略发挥、后勤保障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强调指出“美国内战作为第一场现代战争,让人们预先感受到了现代世界的军事冲突”。

    1865-1914年间,美国军事科技、军队都实现了更新换代,许多旧时代遗留下的内部顽疾被革除,但总体上仍滞后于德国、英国、日本等国。1898年的美西战争、1900年参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为美国政府扩大军事主导权及美国军队现代化提供了机遇。

    两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全球体系,也彻底遏制住了国家间频繁发动战争解决争端的惯性。借助这两次大战,美国军队开始承担起“地球另一端与大洋彼岸的责任”,尽管还受到美国国内政治惯性的制约,但军事动员能力、军事科技研发能力和产业基础、军队体系已趋健全。在二战中,一贯以军纪松懈闻名的美军在登岛白刃战中,多次击溃以善战著称的日本守军。

    美国军力、战力上升到顶点后,步入缓慢衰退的过程。朝鲜战争让美国军队首次接触到为达到有限目的而开展的“有限战争”的理念,并因长期拒不接受这种新理念、新战法而在后来的多场局部战争、有限战争中蒙受了巨大损失。越战前后主导美国军事建设和战争思想的文职军官,将企业管理理念、数据分析方法引入军队,却造成了美军指挥与一线作战的脱节,这就让美国在侵犯古巴的代理人战争、美军直接参战的越南战场上落败。

    詹姆斯·M·莫里斯在《美国军队及其战争》(插图第2版)一书末尾部分指出了美国军队、军事领域应继续恪守的六项原则,包括军事行动要避免导致冲突扩大的后果产生、要首先通过谈判避免战争或避免战争升级、渐进递增开战而避免一开始就陷入全面战争、谋求尽可能小的平民与军事损失、继续以文职军官约束军队、力求军队开销得到控制。对照这些原则,可以让人发现,美国之所以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陷入越战式的困境,就在于对军力、战争手段解决政治问题的迷信,并因此违反了多项原则。

原载: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