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怅望山河》:一种新的文体

2013-04-25 15:19:26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朱幼棣的《怅望山河》与他的《后望书》是一种新的文体。传统的文体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但朱幼棣这两本书的文体显然不是散文,也有别于报告文学。

  报告文学难免有一些虚构的细节“合理想象”、一些文学的手法,而且,从内容上说,是发生过的事实的纪录。而朱幼棣的文体,却基于学术著作一般严谨研究,是作者自己的观点与思想精准的阐述,但是,它又如此鲜明地区别于学术著作,后者大抵内容艰深晦涩,外行人难以读懂。但真正的大家是能做到浅入深出的,比如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这本书常在书摊上出现,可以想见的它的普及程度。朱幼棣也有这种功力,他以浓郁苍凉的文笔,将高深的专业知识,用充满文学色彩的语言,生动通俗地讲述出来,使读者在轻松的阅读中,收获了思想与知识。

  我们姑且称为“专业的文学与政论的写作”。 

  朱幼棣首先是一个出色的作家。早在八十年代初期,他便是首届《萌芽》文学奖得主,后来的郭敬明和韩寒所获的《萌芽》 “新概念作文大奖赛”实际上就是这个奖项更改。 朱幼棣的中短篇小说集《沉默的高原》收入《萌芽》丛书第一辑。他的报告文学《温州大爆发》当时被多家报纸连载,《报告文学》杂志甚至用了两期的全部页面刊发这部长篇报告文学。

  其次,朱幼棣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这可能与他的传奇经历有主关。他曾任新华社高级记者,历任国内部副主编,工业采访室副主任,教科文和政治采访室主任。政治采访室是负责采访政治局常委,是极少数能出入中南海的记者,所以《南都人物周刊》称朱幼棣是“红墙记者”。离开新华社后,朱幼棣出任山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之后又到国务院扶贫小组工作,再往后任国务院研究院社会发展司司长。朱幼棣还是我国第一批去南极的人,时为1984年。

  在《怅望山河》完稿进入修改时,2012年春节前,有位几十年不见的大学同学辗转找来,邀他去朋友处看一块玉石。那位朋友将这块玉石送到权威的宝石检测中心检验,对方说是玻璃,朋友遂将附在石头上的玉石再送来,对方这次说,不认得。朱幼棣当下查看了这块像玻璃一样绿色的玉石,问了产地后,他脱口而出:“这是消失多年的葱岭玉!”后来多方的资料证实了他的判断。朱幼棣最专业的方向是历史地理。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中国稍有点名气的山河,他自己说,他对中国地理的认识,一小半是从书中得来的,一大半是用脚跑出来的。吴晓波说:“朱幼棣算是上当今中国顶尖级的历史地理学者,跟他谈论此类话题,就好像在他家后花园散步,典故与现状随口道来,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对历史、地理及时政的了然于胸,使得朱幼棣的很多观察的笔触,显出绝无仅有的冷静与苍凉。”

  以朱幼棣《怅望山河》为代表的这种新文体的出现,无论于学术研究还是文学创作,都是一件好事,值得关注和期待。作家需要专业的知识,专家也得有人文知识和相当深厚的文字表达功力,便是记者,也要求是学者型记者。从吴晓波和朱幼棣书的畅销,展示了这种新文体的前景和未来。


来源:沈阳晚报2013年4月10日

链接:http://epaper.syd.com.cn/sywb/html/2013-04/10/content_9005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