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中国哲学的问题与限度

2013-03-15 18:07:15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个体在中国哲学里的“位置”在哪里?中国哲学的“位置”又在哪里?我们该如何看待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关系?作者在这本浅易的著作中,尝试性地作了解答。

    前几日正在阅读美国哲学家罗伯特·所罗门编著的《哲学导论》,这是一本教材式的著作,清晰有致,思路明了,结合经典的研读,饶有趣味。随手翻阅了一下,关于讨论中国哲学篇幅却寥寥无几,简单提及了老子与孔子,作为不同于西方哲学路径的思想对照。西方哲学界对中国哲学的隔膜由来已久,大概不单单是因为文化与语言的差异性,又或者是因为一种东方主义的心理作祟。简单思考一下就能明了,中国哲学所强调的实用主义精神,在描述上的着重于个体直觉性的体验,以及语言描述上故意的模糊与玄奥,都有意无意地阻碍了研究者对其的热忱。换言之,这种隔膜,恰恰是中国哲学的最大特质。

    关于中国哲学比较全面、清晰而且相对专业的论著,能想起来的还是上个世纪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和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稍后中国学者研究中国哲学的时候,更习惯用思想史、文明史等更为细化的学科称呼这一研究。而且相对而言,对中国哲学的研究,因为结合了更为细致的专业化的区分,愈加精细,却逐渐失之整全。西方学者对中国哲学的概括也纳入了更为广阔的范围,没有专业的哲学家,只有不同领域的汉学家分门别类的叙述,作为中国问题研究的背景陪衬。

    赖蕴慧的这本《剑桥中国哲学导论》优势在于,“一方面阐明中国哲学学科的一般精神与风格,一方面确定每个哲学流派的特点”。这种书写的特点也决定,这绝不是我们平常意义上百科全书似的中国哲学史,她只是选取了几家具有代表性的哲学流派进行概述,最后还提及了佛教哲学的引入对中国人精神生活领域的影响。本书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尝试将中国哲学的特征与西方哲学的类似方面比较,这种比较可以最大程度上阐明中国哲学本身的立场。

    哲学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学科,就因为哲学讨论的问题涵盖一切——不是那种巨细靡遗的涵盖,而是探讨一切主题的方法,思考一切事物。哲学使我们能够重新考察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它也能使我们欣赏其他关于世界的观点。中国哲学的特质相对于西方哲学而言,最大的不同一则是实用精神——五四时期胡适的思想继承了杜威的实用主义,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化尤其内在的奥理,后来的李泽厚提及的“吃饭哲学”与其也有着内在的关联。二则是“个体本质上是由关系构成的情境化自我”,个体总是依赖于他者的关系。

    这样的评价绝非为了简单概括中国哲学的特点——也没人能够如此概括——我只是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我们习以为常的问题。赖蕴慧在这本书中提及到的中国哲学的整体视角:“从总体的角度看,不同个体、存在者与群体间的关系是不可化约的。换言之,总体不止是部分的总和,对总体的恰当描述必须考虑都爱个体、个体与他者的关系,以及它们在总体中的位置。”个体在中国哲学里的“位置”在哪里?中国哲学的“位置”又在哪里?我们该如何看待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关系?这才是研究中国哲学真正关心的问题。事实上,赖蕴慧在这本浅易的著作中,尝试性地作出了解答。

    在当今的文化语境中,中国哲学的研究不可避免地要搁置在更大的一个背景之中,中国传统哲学如何应对现代化,中国哲学在西方背景中的现实存在如何,以及中国哲学的精神趋向如何,这些预设发问无时无刻不让我们这些问题中人陷入无尽的思索,有数不清的研究著作由此获得灵感。从大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提及“轴心时代”开始,中国哲学代表了一种东方的文明,但是这种文明有无真正的生命力应对我们时代中那些重大的矛盾呢?在我看来,书写中国哲学都不得不面对这一根本性的问题。

    当年的雅斯贝尔斯提及“轴心时代”时说:“这一时代的新颖之处在于,这些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人们开始意识到作为整体的存在,意识到自身及其限度。人类体验到了世界的恐怖性和自己的无力。人类探寻根本问题,面对虚空,争取解放和拯救。通过有意识地承认自己的限度,人类为自身树立了最高目标。”也许,我们在考虑中国哲学的时候也可以以此作为自我沉思的标准。中国哲学再也不是简单的研究经典与文本,更为重要的也许在于从经典与传统中找寻应对我们时代心灵危机的解决之道。

文/思郁 来源/《深圳特区报》2013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