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新闻

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推荐徐皓峰影评集《刀与星辰》

2013-02-01 10:05:51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凤凰卫视1月29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一代宗师》上演之后呢,当然毁誉参半,很多影评人觉得它拍的非常好,但是有很多观众觉得这部戏完全看不懂,不知道它在搞什么,但是无论如何这个热潮一起来,大家又会想起它其中一个编剧,就是徐皓峰先生,徐皓峰之前他有一本书《逝去的武林》,我们曾经几年前在这里给大家介绍过,不如今天换一个角度,看看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一个电影学院的老师,以及一个影评人,他自己怎么去看武侠片,我给大家介绍他这本影评集《刀与星辰》。

    《刀与星辰》这本影评集,其实它包含的东西并不只是武侠电影这么简单,但是这里面我觉得其中最值得关注,当然还是它怎么讲武侠电影,这一来固然是因为徐老师自己是一个学武的行家,此外,他也写了一些武侠小说,又拍过一些跟武术相关的电影,或者干脆说是武侠片吧。

    所以我觉得让他来写这些影评,看他写这些影评的,就会看到很多很内行的一些观点,比如说这里面,首先我们先来看一些一般的总体关于武侠电影的判断,这本文集的第一篇叫《无道之器——武侠电影与传统文化》可以说的非常狠,狠什么呢?我们知道武侠小说是中国类型文学独树一帜的一种,武侠电影也是中国独创的一种类型电影,但是他认为这些武侠电影,至少是说从香港开始以来就有武侠电影,全部都有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看不出一些很根本的基础价值观,而且这些侠,到底什么叫做侠也很有可疑,比如说这里面就讲,黄飞鸿的起点是泼皮竖子,终点是一个给人留面子的狠人,目的是维护一个家庭,或一个招牌,起点太低,终点不高,难以称侠,我们的武侠片几乎没有侠,叶问是为个人生存和讨薪民工性质相同,洋人不给钱是两部叶问擂台大战的导火索。

    后面干脆他还这么讲,武侠片历史上的大多数影片的性质和现今大片一样,不是叙事电影,是晚会,晚会没有价值观,只有口号,比如说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这句话,就和给您拜年了性质一样,一个故事的核心是辨析价值观,一个晚会的核心是凑场面和凑名角,这话讲的真够狠的。

    然后我们还可以看到,他的一些文章的写法很有趣,他好几个文章让人看起来这个结构不是很清晰,有点像一小段一小段笔记结坠起来,每一句话或每一小段都可以写得相当的出彩,或者相当的辛辣,相当的独到,但是串联起来看,你会有时候会发现一些阅读的困难,不过无所谓,我们读的爽就行了。

    比如说这里面又提到一点,他说,武侠片特别敏感,中国人的样,保留一些传统中国的生活方式,怕样消失,应该是武侠片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是臆想出来的,而是历史中一种庞大人群的共有的心理。不晓得我们最近看到叶问里面,这一整代人的消逝是不是也是怕某种样的消失呢?

    然后这后面他就说到,在这个总体的武侠片里面,这种对于传统某种样子的消失的恐惧感里面,他就说,徐克就相当特别了,为什么呢?武侠片总是古香古色,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而他在徐克的分寸感这篇评论里面他说,这其实是中国人陶醉于民族性的一种方式。而徐克的武打片中满是洋货,他不但是个既要思想又要商业的人,还是个既要文化典故又要生活细节的人。所以他协调好了是精品,协调不好则别扭。

    那么这本影评集里面我最欣赏的其实是他从一些更技术的角度去谈武术电影一些问题的一些文章。比如说这里面其中一篇武打片的瓶颈,他就说到,武打片或武侠片里面有个很特别的岗位,我们知道叫武术指导,武术指导这个东西严格讲,他认为是不应该交给武术知道去干的一些武打镜头的设计的。你如果说让他们负责当顾问,给导演一些意见,看这个武打的过程该怎么打,这些技术上的,内行的东西他给意见,那行。但是你连剪接、导演、场面都交给他们,那怎么行呢?他说这是从张彻以来的一个传统。

    他说对动作的理解是一种世界观,他人替代不得,从电影导演的创作本质上而言,对动作的理解是导演艺术最重要的一环,这个环节给了别人,导演的艺术就崩溃了。中国内地的导演,武侠片,多家武打场面托付给香港武指,导演也就湮没在武指的行话中,而个性不显。那么这个话我觉得说的非常精准。

    那后面又说到,举了一些特别的电影做例子,比如说很多人不欣赏的《十面埋伏》,我也不喜欢,但是我觉得这里面他写《十面埋伏》,跟写张艺谋的武打片里面的部分场景的成就,我觉得还是很有看法的。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十面埋伏》里面有一场竹林大战,他就比较另外两部武侠片的竹林大战,一个就是当今胡金铨的竹林打斗,说他是借鉴了日本剑侠片,气氛严峻,对峙时完全是日本风格,打斗时的剪接技巧又超越了日本的实战性。那么李安呢,在《卧虎藏龙》里面,基本上是把它拍成爱情场面,轻功本来应该是很快的,但是在李安的电影里面,轻功一慢,情调就从武打场面转化成了爱情场面,李慕白和玉娇龙竹林中根本没打几下,都是相互看相互的,节奏越来越慢,最终出现了抒情的慢镜头。

    而张艺谋就像爱迪生一般来到竹林,跟着竹子的性能,发明各种用法,丰富武打动作,令人钦佩。用竹子追人,用竹子擒人,用竹子做地雷。竹子既能提供便利,又能造成妨碍。他屡出奇招,在机械学说的通,不是泛泛的玩点神奇。后面还有很多的,对一些很经典的武侠片的一些场面,动作设计的分析,他完全不是从一个会武术的人的角度来说,这个拍的不像,那个说拍的不真,而是还结合他对电影的理解,对镜头剪接的配合等等。

    综合的在分析武术电影里面的这种技术细节,那么我看了这么多的武侠电影的评论,在这个角度来讲,恐怕还没有超过他的。

    视频地址:http://v.ifeng.com/history/wenhuashidian/201301/efe137cb-5383-4f96-a452-a10ce300b96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