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他就是爱写散文的王了一

2012-10-19 18:28:37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世人皆知语言学家王力先生,却少有人知写作散文的王了一。或许你读罢《龙虫并雕斋琐语》才发现,还有另一位王力先生——近日刚刚出版的王力先生散文集《龙虫并雕斋琐语》,是当初王力先生为生计起笔而写,说的是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离乱之苦 ,却道尽了国人亦苦亦乐、亦庄亦谐的人生常态。这位中国百年来最卓越的语言学家,同时也是写散文的王了一。中国现代文学史家把王力先生和梁实秋、钱锺书推崇为抗战时期三大学者散文家。但是,这一点却不为人所熟知。

    王力先生有子女8人。近日,本报记者联系到了王力先生的四子王缉志,请他讲述亦是语言学家、亦是散文家、亦是父亲的王力先生。王缉志说,父亲的一生就是在做学问,他的专长就是语言学,他把研究语言学作为终生的奋斗目标。他最典型的形象就是坐在写字台前,拿着毛笔在写作;另一个形象就是站在书架前翻阅资料。

    王缉志觉得父亲写散文属“无心插柳”:“抗战时期,父亲在西南联大当教授时的薪水很低,他当时写也是为了挣点稿费,后来生活稳定了,而教学和科研都很忙,于是就不再写了,所以我觉得并不能算散文家。由于他的语文功底很深,所以写出的东西比较真诚、逻辑性强和耐读,因而受到读者欢迎。”《龙虫并雕斋琐语》曾经在港台出版过,在大陆的社会科学出版社也出版过。此次出版,是因为以前的合同到期了,后浪公司抓住这个机会找到王缉志提出想出书,他就同意了。

    而对于散文,王力先生自己说得更“谦虚”:“像我们这些研究语言学的人,雕起龙来,姑勿论其类蛇不类蛇,总是差不多与世绝缘的。有时一念红尘,不免想要和一般读者亲近亲近。因此,除了写一两本天书之外,不免写几句人话。如果说我们写小品文不单为卖钱,而还有别的目的的话,这另一目的就是换一换口味。这样,就是不甘岑寂,是尼姑思凡,同时,也就是不专心耕耘那大可开垦的园地,倒反跑到粥少僧多的文学界里去争取一杯羹了。”

   季羡林先生曾在《回忆王力先生》一文中说,中国知识分子实在是一群很特殊的人物。他们生活清贫,饱受政治运动冲击,但依然任劳任怨,勤奋工作。这群以王力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是“世界上最好的知识分子”。王力先生是一百多年来中国最伟大的语言学家,继承中国语言文字传统,运用现代科学理论方法体系研究国文,奠定了现代中国语言文字学科的学科基础。

    子承父业,是很普遍的现象。很多人问过王缉志,你怎么没有选择你父亲的专业呢?“我从小喜欢数学、物理等,而父亲是搞文的。他曾对我说过,他也喜欢数学,但是他年轻的时候由于个人财力的原因,只能选择文科,要不然,他也会选择理科。所以他并没有要求我继承他的专业,倒是支持我学理工科。”王缉志说。不过,父亲对子女的语文要求很严,子女写的文章里不能出现不通顺的句子,更不能有错别字,父亲对他的最大影响是“做人正直,做事严谨,文笔流畅”。

    父亲很少和他一本正经地谈心,他记得只有一次,就是他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女朋友突然和他分手了,他特别想不通,心里很痛苦。父亲见状找他谈话:“中国有句成语叫‘老马识途’,我就算是一匹识途的老马,给你一点建议,世上好的女子那么多,要想开一点……”

    王缉志说,生活中的父亲是一个不追求物质生活的人,除了教学之外,大部分时间用在写作上,当然也带研究生。业余时间,喜欢和子女们一起到颐和园划船,或者一起到餐馆去吃一顿。“十年浩劫”期间,父亲历经了数不清的大小批斗,度过了艰难的岁月,文革之后仍在语言学领域做出巨大贡献。“他是一个能承受压力的人,即使是在逆境中,也能挺过来。他不吸烟,但是文革中有几天他拼命吸烟,说明也曾经苦恼过,但是在我母亲的关怀下挺了过来,的确不容易。”

    《王力古汉语字典》是王力先生生前编辑的最后一部著作,他以80多岁高龄挑战如此大部头,让人钦佩。遗憾的是未编完,王力先生辞世了。王缉志说,父亲想做的事情可能还不止这一件,他80岁以后,还自学日语,活到老学到老。此外,也许是研究的需要,他到80岁左右的时候,突然开始收集京剧的资料,还在不断思考。由于年龄大了,他更加珍惜时间,拼命写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人物名片

王力(1900~1986),字了一,广西博白人。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师从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等先生。他是我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之一,研究涉及音韵学、语法学、诗律学、语言学史等领域;同时也是杰出的的教育家、诗人、散文家和翻译家,创作了大量的诗词和散文,且翻译过多部西方文学作品。主要著作有《汉语诗律学》、《汉语史稿》、《中国语言学史》、《同源字典》、《龙虫并雕斋诗集》、《龙虫并雕斋琐语》等,主编有《古代汉语》、《王力古汉语字典》等。                                                                                                                                                                                                                     (原载于深圳晚报2012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