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以恶俗为鉴

2012-10-19 15:31:27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今年的中秋、国庆长假也像一面镜子,游客的种种不文明习惯、不文明行为等被曝光得淋漓尽致,有些游客在景区景点的举止甚至可以用恶俗来形容,这也让我想起了保罗·福塞尔在新书《恶俗》(世界图书出版公司)中对人生和人性的深刻洞察和诘问。

    《恶俗》虽是一本从结构到情节都不复杂的书,但丝毫没影响作者延续他的社会批判经典著作《格调》的毒舌写法。作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英语系教授、文化评论家,保罗·福塞尔在书中通过无情的揭露和入骨的批判,向读者展现出了现代文明社会中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敏锐的他捕捉了这个商业欺诈时代最大的特点———恶俗后,就深入浅出地剖析其本质、根源和未来,尖锐刺耳但又幽默风趣。所以说,《恶俗》就像是由一幅幅与时俱进的讽刺漫画组成的集子,它总是恰到好处地把浮华的谎言与掩饰扎破一个小洞,让人看到各种恶俗的表演时莞尔一笑;又像一篇篇讽刺漫画的“观后感”,能令人把迷乱惶惑的心情暂时安静下来,独自想想应该如何摆脱恶俗。

    除了福塞尔敢于触犯一些势利的话题、恶俗影响下的大众文化等之外,还有译者在序言里非常中肯地告诫:“与美国相比,中国眼下的恶俗绝不在任何异邦之下,福塞尔在书中提到的种种恶俗现象,在中国都能找到对应。”故而,有人认为,这本书也是一剂摆脱恶俗的苦涩良药:当我们从书中描述的恶俗现象里看到自己生活中各种恶俗时,或许就能把握一次摆脱困境的机会。

    那么,何为恶俗?福塞尔给它下的定义就是:装腔作势却恬不知耻,是餐馆、酒店、电影电视、大学、网络等各领域充斥着的虚伪、俗艳和无知,是以丑为美、以假为真、以浅薄为深刻、以愚昧为智慧等的各种表现,而这些恰恰又是社会浮躁和人性弱点怂恿出来的。他还认为,恶俗总是推陈出新,并不停复制。在福塞尔看来,恶俗的产生并不断“膨胀”离不开三个条件:传媒广告的正式登场是其产生的必要条件,设计师们的“添砖加瓦”发挥了推动作用,大众身上一种容易轻信的特质也是其泛滥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很好理解,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眼里的“恶俗”大抵都与传统的、正常的、必然的标准等“反常”相当,如挪了位的五官、疥疮满身的躯体、创意乏味的建筑、长相奇特的罕见动物等,它们都不合乎正常人心目中的既定标准,故被排除在“正常”之外。然而,如今这个讲究“成功”的年代,许许多多“反常”变成了“正常”,“丑陋”幻化成了“美丽”。这方面的事例不胜枚举,低俗的表演被演绎成“勇气”和“才能”的展示,有毒的食物被加工成舌尖美味,糟糕的设计被吹捧成跨世纪的创意,无知的举止被当成潇洒的表现……如果说这些不符合大多数人审美标准的东西都是孤立的个案,那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可它们大面积的泛滥,就不得不引起重视了。所以,福塞尔提醒到,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恶俗就是善与美的缺席。从本质上说,当下如果没有自私心理从根源上去激励,以丑为美的闹剧在生活中是根本没有生存空间的。由此可见,福塞尔揭示的是一个可悲事实———所有心怀善意的人们都被他们容易轻信的特质所欺骗。

    记得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一书中是这样解释“美”的:“美源于我们的内心,是从我们心中引起的一种无关利益、无关占有或消费欲望的愉悦之情。”而以丑为美、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等等众多恶俗现象恰恰都与利益、占有紧紧相连。这说明,人们虽然知道恶俗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它往往是通往“成功”的“捷径”,再加上“敢秀就能赢、敢做就能成”案例的推波助澜,人们对眼下泛滥的恶俗现象麻木不仁也就见怪不怪了。从这个角度看,福塞尔的《恶俗》关注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恶俗现象,而是透过现象讨论其背后被扭曲的所谓成功学、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恶俗已经远远走在了前面,任何力量也休想一下子让它慢下来。唯一的办法还是嘲笑,如果连这个也不做的话,那你只能哭了。”保罗·福塞尔最后用这种冷嘲热讽的手法,是想把他唤醒大众的意图和反省大众文化的宏伟计划,缩小到一个可以校正的轨道。这一方面可以让他比较从容地利用比比皆是的素材、施展独特的写作手法,另一方面也能让曾经恶俗或还不知恶俗危害性的民众容易接受并醒悟过来。往深处说,福塞尔试图想重新钦定一条美与丑、善与恶的界限。但愿这位美国著名的文化评论家煞费苦心“熬”出来的良药对医治恶俗有点疗效。

                                           (原载于羊城晚报2012年10月14日,作者赵柒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