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影评是可以这样写的

2012-10-12 11:13:16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后浪出版公司

“再据服装考证,那时的北京人是坠裆棉裤,裤裆垂到膝盖,将腿踢高有点难度。即便不懂武术与服装,见到一百多年前的北京人个个都跟武打明星般将腿踢得又高又旋,多少有些怪味,如此迎合大众,破坏了影片的整体感觉。”这是《刀与星辰》中对电影《火烧圆明园》的一点解析。可以看出,作者徐皓峰是个剑走偏锋的人,《刀与星辰》则是本剑走偏锋的书。徐皓峰感兴趣的不只是电影,还有兵器、武技、佛道、围棋等现在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原因,这本书的序言和后记,都显得不够正儿八经,看起来和这本书没有丝毫的关系,好像作者在写这些字的时候,思绪飘在广阔的星空之上。

自序和后记发言玄远,其中的意思大概只有作者了解最清楚。好在书的正文很实在,并且饱有趣味,便也对自序不再那般计较。有趣的是书中的一些文章是发表在《电影艺术》和《北京电影学院学报》上的,像众多一板一眼的新闻片中突然出现的剧情电影,作者的文章在那些学科术语当道的期刊中看上去足够另类,它的随性的谈话式的语言更像是网络上的东西,却不是流于自我欣赏和故作惊人的句辞。

简单地划分好人和坏人的方法,现在不少电影都弃之不用了。《刀与星辰》中诸多对电影的点评,也不下好片与坏片的结论。虽然书中这样写到:“许多人只是在青春期时,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局限,对他人则用‘好人’、‘坏人’简单地区分,所以幼稚的好莱坞电影能赢得大多数观众,因为大多数人不愿费神去理解他人。”作者指向的,是电影故事内容和众多角色们,接着挖出它们背后的东西。可以看出,作者最钟情的还在武侠电影上,书中提到最多的还是武技,这从其之前出版的几本书中可以看出端倪。作者最近执导的影片,便是在武技展示上下功夫,意图别开生面,但更像是拍给行家看的,普通的观众接受者似乎不多。

不过,在论述起别的导演的影片来,作者却头头是道,趣味横生,环顾写作跟电影相关的文字的人,毛尖显得刻薄了些、马家辉显得空疏了些、洁尘显得自恋了些、周黎明显得板正了些。作者论张艺谋的《十面埋伏》,先从飞刀入手,轻轻巧巧地旁征博引,没有掉书袋的意思,并往往让人忍俊不禁:“古龙书中的小李飞刀,是将刀把贴在大拇指的掌肌上,浑身一抖,全身的力量打在这块掌肌上,掌肌再将飞刀打出去。这个写法,肯定是古龙找武术专门人士问出来的。外国人刀把冲外,局部发力;中国人是刀尖冲外,全身发力——这一点在《十面埋伏》中很清晰,刘德华和章子怡都是身动刀动。程小东不愧是香港的顶尖武指。”

影评的写法有很多种,最忌讳教条和千头一面,术语满天飞只能让人望而止步,沉溺于一己的抒情也不受欢迎。作者有着自己的写法,张艺谋、陈凯歌、李安、吴宇森等导演的电影,被作者装进自己知识的筐子里,稍加火候烹制,变成了可口的带有营养的爆米花,却没有贩卖思想和人生哲理之嫌。其涉猎的兵器、武技、佛道、围棋等知识,都没有闲着,随意出手,点缀其中,用以解析电影中一个个角色和情节。正像《赤壁》中说的那样,什么都略懂一些,人生会多彩一些,作者用其懂得的东西,为读者带来的正是有趣。显然,没有足够的内力贮备,是不足以点石成金的,怕只会奉上干巴巴的东西,让人觉得味同嚼蜡。

                                               (原载于中国图书商报,作者:○申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