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国民党党报记者亲历的1949

2012-09-17 16:02:46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1950年代,退居香港的记者严庆澍以“唐人”为笔名,写下了270万字的长篇小说《金陵春梦》。小说以蒋介石为中心,以演义的方式展现了蒋介石和他身后的国民政府从兴到衰,最后黯然退居孤岛的全过程。尤其是1945—1949年国共内战的一段,记录颇详,一度成为了解那个时代风云变幻的主要资料。然而,《金陵春梦》毕竟是小说,非但有许多想象和虚构的部分,且在功过评价上有失公允,包含太多的个人好恶。实际上,更能精简生动地展现国民政府在短短几年之内由盛到衰的一手著作,当属目前这本《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龚选舞回忆录》。

    龚选舞早年毕业于国立政治大学,1946年因偶然的机缘进入《中央日报》工作,成为一名记者。作为党报记者,他有甚多接近党政高层领导人的采访机会,遂对许多重大历史场景均直接目睹。他曾在抗战结束后第一时间前往庐山,编辑供蒋介石一人阅读的《中央日报》庐山版;他曾在法庭旁听审判周佛海、周作人、丁默村等“汉奸”的全部过程;他曾亲自跟随胡宗南部队,采访被国军攻占后的延安;他还率先代表《中央日报》去台,为该报播迁台北积极筹备。这些内容,在书中多半都有记录。其中审判“汉奸”的内容,无论是学界还是大众媒体,目前可以见到的资料非常有限,龚选舞以亲历者身份,栩栩如生地记录下了汪伪“汉奸”的百态,并提供了种种独家分析,实为关于这一事件最生动的历史笔记。

    当然,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国民政府垮台这一部分。一直以来,很多人心中都有疑问,那就是国民政府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几年内彻底失败。不同的人给出过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是国民党的政策失误,有人认为是民心所向,有人将其归结种种偶然因素。龚选舞以个人亲历,道出了其中原委。除了我们熟知的战后接收大员“五子登科”,财政改革失败,军事部署失利等众所周知的原因,他看到更多的是一个政府精神上的严重颓势。比如,1948年的首次国民大会,被今天的学者视为中国最接近民主宪政的一次尝试,但他亲眼目睹自己家乡的土豪劣绅,因买官卖官而成为人民代表;孔祥熙宋子文贪污案被曝光后,蒋介石不惩罚贪官反而追究记者;前线一片炮声,南京仍旧歌舞升平;因国民政府的种种不得人心,连周佛海被审判时的强词夺理,竟然博得了广大旁听人民的喝彩。毁灭的种子在内部即早已种下,这些细节,今日读来,非常值得玩味。

    尽管龚选舞是《中央日报》的资深记者,半生服务于国民党的喉舌机构,与国民政府利益攸关,但他回顾起这段大江大海的江山易手,却可以做到持平而论。从他的回忆中,看不出一丝党国的意识形态化,也并未因立场而遮蔽或影响自己的判断。即使他早年在《中央日报》记者任上时,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御用文人。他对各种不正当现象深恶痛绝,比如,对于轰动一时的孔宋贪污案,他和他的《中央日报》同人就毅然决然地在党报上给予严厉揭露,最后导致蒋介石的愤怒。他亦具有一种本能的道义精神,当时的学潮汹涌,国共战事起伏,他在报道中尽可能持一种平视的态度,做到不偏不倚,客观公正的描述。从操守、气节,以及传统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等方面来看,他和那些自由主义派记者实在不分轩轾。但是,毕竟他人小职微,所能作为实在有限,对种种现状也只能是洞若观火,绝对谈不上有挽回局面之能力。生长于天地玄黄的大时代,人如沧海一粟,只好无奈随国运浮沉。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命运,而是一代人的宿命。

                                           原载于《博客天下》2012年8月15日,作者 韩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