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金陵王气黯然收

2012-09-03 10:46:19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西方媒体有句名言“新闻是历史的初(粗)稿”,前《中央日报》记者龚选舞的这部回忆录《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无疑对于我们了解1945年日本投降到1949年国民党政府垮台的这段历史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不论中外,在历史的大转折时代都会出现一批光彩照人的新闻工作者,为历史留下宝贵的记录,而他们也往往会在采访之余或者退休之后,撰写回忆录,深入叙述自己当年的往事与感触。该书与夏尔的《第三帝国兴亡史》相比,由于缺少档案资料的支持,明显不及夏尔著作的历史价值和保存史料的意义,虽然在历史考证和重大历史问题的思考方面或有欠缺,但龚选舞主要依据自己亲身经历的事件加以叙述、文采斐然,可读性较强,同时更重要的是透露了不少历史现场的细节和可资后人寻味的、罕为人知的内幕。此书第一部分楔子为作者回忆自己进入新闻行业的缘起经过,后面三部分分别叙述了作者在庐山办《中央日报》庐山版、汉奸大审和南京国民政府垮台前的诸多历史事件。

    1945年日本投降,国民政府还都南京之后最吸引眼球的新闻自然是一系列的汉奸审判事件。作者回忆了包括周作人、丁默邨、殷汝耕、缪斌、温宗尧、罗军强、周佛海在内的七名汉奸的审判过程,并分析了他们的人生经历和背景,其中诸如丁默邨审判期间,押解途中失踪六小时,最后安然回到监狱的离奇故事,可补充色戒续编。再比如罗军强与李士群之间汉奸狗咬狗的内幕,读起来都颇为惊心动魄。但是,将整个汉奸公审大戏推向高潮的无疑是审判大汉奸周佛海一幕了。

    历史诡异之处在于,周佛海在法庭上凭借其上佳口才居然赢得了场内外庭审群众的欢呼!周佛海以曲线救国的理论,诡辩说是不顾自身名誉,牺牲前途赶到沦陷区来保护沦陷人民,给他们阻挡日军,做了缓冲,减轻他们所受的苦难……此语一出,庭外爆发了一阵欢呼鼓掌之声。作者分析了这种吊诡,认为群众之所以会给汉奸欢呼主要在于,南京市民一心亟待王师归来解其倒悬,可是迎来的“重庆客”却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歧视甚至剥削在沦陷区业已受尽苦难的人们,国民党高官们乘着接受“劫收”日伪资产,搞“五子登科”种种贪腐行为早已令沦陷区人民深恶痛绝。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国民政府垮台前夕司法独立的状况。经过审讯,周佛海最后被判死刑,然而由于周佛海早在日寇败象初露之际,即暗中与军统戴笠搭上线,且在国民党政府还都之前助守京、沪完成交接,立下大功,蒋介石答应免其一死。然而在蒋介石的指示,陈布雷、陈果夫兄弟等高官向法院说情等种种压力下,法院仍然坚持司法独立的立场,判处周佛海死刑,最后逼得蒋介石不得不动用约法的特赦权力,最后免了周佛海一死。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初,民主战胜了极权,自由发展到极致,一时,新闻自由之声响彻云霄,新闻记者普遍受到尊重。中国也不例外,战时的新闻检查制度取消了。再加上美式新闻自由理念的东进,蒋介石政府为了美援不得不开放部分新闻自由,还有当时国内党派势力的壮大,都助长了这股巨大的民主自由风。特别在国共和谈期间,由于参与和谈的有国民党政府、中共和美国三方代表,国民党可以堵住自己代表的口,却无法堵住美国代表和中共代表的口,作者更特别强调周恩来凭借其上佳口才,隐隐然掌握了舆论宣传的主流脉动。最后逼得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放弃一贯的“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原则,变为主动向媒体公布有利于自身的新闻消息。

    该书作者还经历了国统区轰动一时的扬子、孚中公司套汇案。1946年夏《中央日报》———南京政府的“官报”揭发了孔、宋两大家族为背景的扬子、孚中公司利用手中权力进行非法套汇、官倒的诸多不法腐败行为,更引发了著名学者傅斯年发表文章公开批评两大家族的行为。事件虽然不了了之,但蒋介石并没有对这份官报的编辑和记者搞“秋后算账”,也算是当日新闻自由的一大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该书作者在庐山常驻报道时,曾经两次在庐山上面偶遇当时位高权重的“蒋主席”,场面虽然颇为尴尬,但并没有带来“蒋公”的丝毫恶感。更令吾辈今日不解的是,“独裁者”蒋介石出行的时候居然没有搞封路、封山、警车开道,也难怪李敖要说他独裁无胆了,另一方面也足见当日新闻记者地位之高。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报纸都有《中央日报》那么幸运,在国民党垮台前夕,广州的《天地新闻》就因为刊发了龚选舞的一篇讲述国府官员逃亡台北丑态的通讯而被迫停刊。后来《中央日报》转移到台北,一度因为采访尺度大胆而成为台湾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可是因为报社领导为了讨好国民党政府不惜“自宫”,最终江河日下,新闻自由终成昙花一现。

    “当年气焰掀天转,如今逃奔亦可怜。养文臣帷幄无谋,养武夫疆场不勇,到今日山残水剩。”孔尚任《桃花扇》中的这支曲子道出了国民党政府在大陆垮台的离心离德、众叛亲离的最后一幕,改朝换代的悲剧总是在这个国家重演,岂不可悲!    1945年8月15日日本签订投降书,这是近代史上中国人第一次战胜侵略者,随后国府还都南京,作为国民政府的南京一片喜气、乐观的气氛,全国人民满心欢喜会迎来一个幸福的时代,然而他们大多没有想到不过短短四年的时间南京国民政府就垮台了。龚选舞认为国民政府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垮台主要是遭逢了“三垮齐至”———“被经济拖垮、被共军打垮、也被学潮闹垮!”仔细分析这三个因素我们就知道,他们其实是一个因素,那就是在八年抗战结束的废墟上仍要继续内战的结果。在国共和谈之后,蒋介石坚定信心要把内战进行到底,他错误分析了各方面的形势,以为可以在短时间内取得“剿匪”的胜利,结果因为战争拖垮了经济,更引发了大规模的学潮。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王绍贝 深圳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