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文章 > 书评

《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如何为首长服务?

2012-08-04 11:30:49 后浪出版公司 阅读
    在电视节目里跟梁文道谈及《二号首长》一书,他提醒,另有一本好玩的书叫做《为首长服务》,值得翻翻看看。

    节目结束,我立即上网查找,找到了,书名跟梁文道所说的不太一样,但应就是他所指的那本,该书名为《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 。

    此书初版于1994 年,只印了三千册,依盗版横行来算,我猜销量卅万册也不止了,作者署名为王怀志与郭政,是合著之作。今年3月,此书又由后浪出版公司再版。

    为首长服务,指的是秘书工作。内地的秘书跟香港的secretary 性质很不相同,香港的秘书每天八个钟头坐在上司门外,主要工作是处理文件、斟茶送水、接听电话、安排行程之类,属于纯粹的办公室任务;内地的秘书则比较接 近“近身助理”或“超级跟班”,不仅要处理办公室内的大小事情,更要跟随上司到处走动,一天廿四小时随传随到,甚至连上司的家庭事务亦须帮忙。

    所以两位作者说,“做秘书,首先是忙,其次是累,再次是苦,没完没了,没饥没饱,没昼没宵”,健康耗损率极高,很少人能够熬上五年。

    既然如此,何必受罪?

    理由很简单:做秘书,可以分享上司的权力光环,亦即成为所谓“二号首长”,执起鸡毛当令箭,从中取得不少好处。正如作者们指出:“秘书不仅常常可以代表首长,甚至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代替首长。所以谁都不敢得罪秘书。因为需要首长批办的事情,有很多先要通过秘书。得罪了秘书,以后办事当然也就难了。”

    例如,某个单位给首长送了一件很不错的纪念品,却没给秘书一份,秘书心里不很痛快。这也可以理解。不正派的秘书不仅有想法,还有做法。当这个单位想通过秘书让首长给办点事时,秘书心想,当初送东西时没想到我,首长进门时你给开门,我还没进去,你就松了手;现在有事了,想让我当桥当船,给你传话才想到我,没那么便宜。当然,嘴里不说,答应时也挺痛快:“没问题,可以说一说。”心里却说:“你等着吧。”结果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坦白说, 在中国目前的现实状况下, 《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不可能不被热烈追捧,尽管作者于行文之间常对滥权之事语出反讽,但看在读者眼内,这都不重要,要紧的只是该书确切列明各式逢迎拍马的谋略技巧,对官场或职场的新手来说, 都是“实用指南”,有如旅行guidebook,一书傍身,总是好的。

    再举个例吧。作者说,当你进门发现首长正跟职员打情骂俏,你应假装不小心撞在门上,并且揉揉手腿,让首长认为你并未发现他们,而是他们“发现”了你,以便立即回复严肃状态。又例如,当首长的儿子要求你代写学校作业,你应以“抱歉,我是首长的秘书,要连夜替首长撰写演讲词”之类借口婉言拒绝,否则其他同僚会看不起你,即连首长亦会瞧不起你,反而,你拒绝了,首长会更敬重你。

    此外,该书亦简述了送礼收礼的小技法,五千元以下的购物卡可以收,但不可以自己使用,应该转赠家人;企业送的烟酒可以收,但要拿出部分跟下属共享;拒礼之后要技巧地让首长知悉,以示清廉……在收与不收之间,思虑重重,稍为疏忽,即有后患。

    首长首长,今天努力为首长服务,明天自己成为首长,这是可笑的国情。而当“首长文化”渐渐渗入特区,在官场在大学在商界皆如此,便不止可笑,而是切身的可悲的“区情”。

                                        (来源 晶报·深港书评  作者 马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