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香港文苑的辛勤“园丁”——刘以鬯与他的《迷楼》

发布日期:2017-10-17

著者:刘以鬯
编者:梅  子
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香港文苑的辛勤“园丁”

 

来源: 山东商报 

      “不写近三四十年的香港文学史则已,要写便须要先着力写好刘以鬯(ch ng)(1918—)这一笔。”1987年5月,香港文学学者黄继持先生(1938—2002)在《“刘以鬯论”引耑》中如是说。他这样断言,自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凭借以下丰厚的事实:首先,刘先生自1936年5月10日,发表小说处女作《安娜·芙洛斯基》开始,直至新世纪初叶近七十年间,有六七千万言笔耕不辍的成果披露于报刊,从中先后整理结集的三百余万言著作,包括了小说、散文和评论,逾四十种(译作除外),有些被译为英、法、意、日、韩等国语言,夯实了作者在现代香港文坛上的地位,使任何一位研究香港文学的人,都无法从他身边绕过。其次,他在20世纪40年代末至新旧世纪交会的半世纪间,作为香港文苑一名辛勤“园丁”,给披荆斩棘、艰难行进的香港文学队伍培育了大批新苗和生力军。


  文学是生活的反映,香港文学是香港生活的反映。若仿黄继持先生,说“不想了解近半个世纪香港的生活则已,要想了解便须着力读好刘先生的相关篇章”,能否成立?我以为可以。眼前这本《迷楼》便足以支持这一判断。


  本书是刘以鬯先生的小说精选集,收入了3题中篇、15题短篇和12题微型(极短篇)。作品展示的时间背景,倘着眼于执笔,则跨越了将近一个甲子(1942—2000年),自40年代始,每个10年,都结有硕果;倘着眼于想象,则贯穿现当、观照古今。

  他的创作追求,用八个字可以概括:“与众不同”“有所发现”。他在《我怎样学习写小说》里曾说:“我在求新求异时,并不 拒绝一切小说的传统 ”,“我不反对现实主义的基本原理,主要因为 所有小说都会以某种方式与现实主义的一般原则相联系。 ”“为了体现个人的风格,我尝试将现代主义和现实主义结合在一起。”于是,我们看到了姿彩纷呈的结构:将一个写作人的生存境遇、内心状况与虚构的情节相结合的《蟑螂》;没有故事,但人物相随紧扣的《链》;似乎无人,其实人隐细节之中的《吵架》;反映人性丑恶而又矛盾的《一个月薪水》;从经典翻出新思,如令幻想中的假象重回现实的《蛇》、用间接内心独白重现人性的《蜘蛛精》、揭示文艺家和文艺创作与梦关系微妙的《他的梦和他的梦》等。还有,触面宽泛的微型小说,也一样各有机杼,爱情、亲情、人情;赛马、赌狗、营商;租房、请客、治安等,港人生活的“典型项目”,无日不在上演,在作者笔下却是花样讲究,诸多惊奇;过程尽管曲折怪异,结局大抵蕴涵情味。所以有此,与刘先生修哲学出身、情思丰沛大有相干;直至百岁边上,每独处遐想,虽未克操觚,依旧常有创新冲动。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  合作书店 | 友情链接 | 索取试读本

服务热线
133-1127-6415 后浪官网已于12月12日关闭销售功能,购书请前往后浪天猫店、后浪有赞店。

关闭在线客服
Copyright © 2015  Hina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后浪出版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5647号-3 | 出版证

 

读者服务热线:13366573072